內容簡介:
尚書府上的二小姐,相貌標緻,知書達理,只可惜身有殘疾。
十七歲這年,明霜身邊多了一個沉默寡言的貼身侍衛。
明霜:「哎,他們總嫌我麻煩,不帶我去,我也知道你嫌我……」

尚書府的二小姐,相貌標緻,知書達理,只可惜天生殘疾。

十七歲這年,明霜身邊多了一下沉默寡言的貼身侍衛,為她遮風擋雨,上天入地。

披著錦衣的荒城,光鮮亮麗的廢墟,江城和明霜演繹著唯美傳說,愛情神話,只需一個眼神,只需一句問候,只需知道你在哪兒,就倍感安心,倍感幸福!


作者簡介:
賞飯罰餓
一個標準的吃貨,懶散又愛開腦洞的奼女。
喜歡小貓小狗,喜歡溫馨治癒的文字,更喜歡古色古香的事物。
寫文是機緣巧合,但沒有想到這個巧合能持續這麼久,也算是個意外了。
理想並不遠大,只希望這樣的故事也能給人帶來快樂,比心。

★最新作品:三朝書

內文試閱:
第一章 貼身侍衛
剛過驚蟄,這些天連連下了好幾場雨,空氣裡都是濕意。
茶爐子裡的水滾了三次,滿室清香,大丫鬟將烹好的茶水倒入青花瓷杯中,等著茶湯已不燙口了,才小心翼翼地捧給明霜喝。
這茶真沒味道。她喝了口,笑了笑便推回去。
您將就些吧。杏遙接過杯子來,語氣略帶埋怨道:大夫都說了要忌嘴,等咱們病好了再喝也不遲。人家背著姚嬤嬤偷偷給您煮的一杯,您還嫌。
明霜靠在軟枕上仍望著她笑,毫不吝嗇地誇讚道:遙遙真好。
杏遙掩著心頭的高興,哼了一聲收拾屋子去了。
明霜祖籍在杭州,住了十幾年,從小到大都沒離開過,眼下突然被接到京城,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連茶葉吃著也不香。
她垂頭輕輕揉著兩條傷腿,要不是乳娘和祖母相繼去世,這會兒自己還在江南好好的呆著,哪怕是日子清平枯燥些也無妨。
到底是住慣了的地方,山山水水都比京城要好。
二小姐這是腿酸了嗎?小丫鬟喂了鳥雀探頭進來望了一眼,忙殷勤地走上前:我來給您揉揉。
不用妳。明霜將她推開,眸中雖是含笑卻沒什麼表情:叫杏遙來。
小丫鬟顯得很為難:杏遙姐姐她還有事在忙……
那我等著。
二小姐……
正說話,杏遙放好茶碗,剛打起簾子,一見到她就沒好氣道:誰讓妳進來的?事兒做完了嗎?院子裡幾盆花還放著呢,就往小姐跟前湊!這屋子也是妳呆的地方?
小丫鬟不敢還嘴,應了幾聲是,慌慌張張施禮出去了。
杏遙噘著嘴朝她背影啐了一口,回頭坐在床邊給明霜揉摩腿腳。
這幾天雨水就沒停過,您夜裡睡得著嗎?腿上若是疼得厲害,咱們還是叫老爺找個大夫來看看吧?
還好,都是老毛病了,看了大夫頂多熬幾付藥來吃。明霜慢悠悠捶了兩下腿:又不是什麼好吃的玩意兒,吃完了等明年等雨天等冬天還是得疼,反正都要遭罪,不如不吃。
杏遙沉默下來,半晌才歎氣道:您就是懶。
明霜的腿幼年時就傷了。
那時候她娘親還活著,自己也就六七歲的年紀,一大家子人浩浩蕩蕩到城外廟裡面去進香。
當年父親才剛升做都督,鎮守建德,仕途一帆風順,前來巴結的人不少。
他審時度勢,知道當朝的右丞相喜文章奉承,故而獻了不少贊詞,一邊是升官發了財,一邊卻也因此被朝裡另一派記恨在心。
都說樹大招風,名大招禍,於是一家人在返城的官道上時,馬車便遭到一群來路不明的人劫持。
父親怕死,帶著夫人和嫡姐駕車跑了。
她和娘親乘的另一架車子,車外亂成一團,馬兒受驚失控,混戰中她不甚從車內摔落出來,車輪恰好碾過雙腿,從此落下殘疾,終身不治。
而她的娘也隨著馬車滾落懸崖,香消玉殞。
也許是心懷愧疚,父親待她一直很好,即便是個庶出,吃穿用度也已趕上嫡女的份例,還揚言要找個門當戶對的青年才俊給她做夫婿。
明霜也很知足,五年前父親高升進京,她安安心心的留在杭州養病治腿,日子過得平靜舒適,曾經想著若能一輩子這樣安穩就好了。
直到數月前她被接進京來。
杏遙一邊給她按壓腿上的肌肉,一邊悄悄回頭去瞧室外,隔著屏風,那小丫鬟心不在焉地拿剪子修花枝。
她遂壓低了聲音:這幾個人,都是葉夫人安排著過來的,依我看沒安什麼好心,咱們可留不得。
我知道,劉管家那邊已經讓姚嬤嬤去說了。明霜抱著軟枕,頭靠在床邊,若有所思。此前的生活過於太平,杭州家裡人少,哪裡起過什麼浪有什麼風,以至於她連戒心都忘了留一個。才剛進府不久,就被人推到水裡去了。
到底是什麼情況,明霜自己也說不清楚。
杏遙和個小丫鬟推著她在園子裡曬太陽,因為風大,一個回去取斗篷,一個給她拿糕點,她就在花池子邊兒喂魚。
喂著喂著,忽然一個黑布蒙頭就罩下來,還沒等回神,噗通一下便給人扔進了水。她六歲腿殘,別說不會游泳,便是會腿也使不上勁。
好在池水不深,但等人撈上來又驚又嚇又冷,足足病了大半個月。
她確實是被嚇到了。
花了許多天明霜才想明白,人就算是安份守己地呆著,日子也不可能如自己所想的那般順遂。
因為總有人會變著法兒的讓妳不安生,畢竟她可不是妳。
不過到底是府裡的小姐出了事,明見書這一家之主雖不管庶務,卻也將服侍她的下人們狠狠懲戒了一番。
府中上下鬧了好一陣,總算把推她下水的真凶揪了出來。
據說是個後院打雜的伙夫,明見書也沒手軟,劈哩啪啦一頓好打,扔到溝裡不知死活。
明霜也不是傻子,她才來幾日?平白無故為何會招惹到一個連面都沒見過的伙夫?這若不是替罪羊,打死她也不信自己長得有那麼拉仇恨。
背後裡指使的是哪個,她不明說,也不去問,心裡有個數就對了。
府上除了夫人還有個姨娘,一個嫡姐一個庶妹,她宛若空降一般,才來就給了個最大的院子,好吃好喝的供著,任誰看了會舒服?
這個下馬威她受著,也只能受著,誰叫自己寄人籬下呢。
正午吃了飯,姚嬤嬤就回來了。
管事那邊已經回了話,說是等明日就帶幾個丫鬟、婆子來給她挑。
小姐,這房裡的人,要留哪幾個?
明霜喝完藥,把碗遞給杏遙,淡笑道:不用,這屋子裡的我全都不要。
杏遙是從小和她一起長大的,姚嬤嬤是從小看著她長大的,兩個人都是隨她自杭州而來,除了這兩個,其餘的還不知是什麼底細。
這虧吃一次就夠了,再吃一次豈不是傻?
於是說攆就攆,還沒到晚飯時間她屋內除了幾個粗使的婆子就沒別的人了。
反正靠不住,要不要都一樣。
因此,等明見書在外忙完公務過來瞧她的時候,就見這院子裡冷清之至,門可羅雀,簡直像是剛被查抄過一般……
妳這兒的人夠用嗎?他皺眉感到懷疑。
不要緊,之前在家裡也就只杏遙和姚嬤嬤照顧我。明霜讓人斟茶,含笑道:而且劉管家說了,明日就送人過來。
唔。明見書略一頷首,拿茶蓋刮了刮上面的浮沫兒,沒喝卻問了她一句:身子好些了不曾?
好些了。
若是要請大夫,妳只管找老劉便是。
明霜並不同他客氣,笑著點頭道:好啊。
很少有交流的父女倆寒暄了兩句,明見書方把茶杯放下:今兒來還有一件事。
妳嚴世伯聽說妳遭人算計,擔心會是從前那般惹了政敵,故此特地借了個人來給妳使,也好護佑妳安危。
明霜稍稍愣了一下,明顯沒料到,她反應了好一會兒才笑問道:是嗎?是個什麼人?明見書向左右示意,底下的小廝便小跑出去,不多時隻聽見有人打簾子的聲響,一個身影踏進視線。
今日的陽光有些淡薄,細碎而溫和。
她抬起頭來,那人一雙星目便映入眼簾,看上去年長她四五歲,一身青布長袍,黑髮高高豎起,面容清冷,不苟言笑。
這是妳嚴世伯的一名侍衛,身手極好,為人也穩重,妳身子不方便,我想著能有個人貼身保護也不錯。 明霜看了他一會兒,對方視線卻仍舊垂著,她半晌微微一笑,朝明見書道:多謝爹爹。
嚴世伯是樞密院副使,和明家世代交好,但明霜只不過與他有一面之緣,要說突然送這麼一個人過來,想必還是明見書的意思。
他知道家裡有些人和她不對付,但又不好挑明,安排個侍衛在身邊,也算是警告。白得個人來用,何樂而不為,明霜豈有不收下的道理。
自己缺什麼要什麼,儘管找太太找老劉去要,都是自家人別那麼拘束。
明霜依言點頭道:好。
送走了明見書,杏遙推著她到門邊坐了一會兒。
偌大的院子草木繁盛,天晴日朗,饒的是陽光溫和,她心裡也感到陣陣寒意。
人家可未必把她當自家人。
明霜望著前面,忽然隨口問道:叫什麼名字?
怔了好一陣,對方才應答:江城。
她轉過頭,細細打量他,後者卻不太自然地移開視線。
明霜含笑道:別躲,抬眼我瞧瞧。
江城無奈,只好與她對視。
四目相視,她笑容未減,似是想也沒想就說道:生得真好看,遙遙,妳說呢?
杏遙掩著嘴和姚嬤嬤在旁艱難的忍住笑道:好看,小姐說好看就好看。
江城頗覺尷尬地皺了一下眉,未言一語。
明霜捧著茶杯輕輕摩挲,沒再看他,卻不住問道:老爺說讓你做我的貼身侍衛,是隨叫隨到嗎?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805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