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都市女一朝穿越到古代,稟著平安度日,人不犯我,
我不犯人的原則行事,奈何人算不如天算……

羅二姑滿心想把自己的庶女殷雅蘭塞給羅昊當妾,結果羅昊當場給殷雅蘭難堪。恰巧碰上二嬸母廖夫人前來求娶殷雅蘭為妾,

羅二姑想要的是能襲爵的羅昊,根本就看不上羅星。曲清幽肚子大的不像話,眾人憂心不已,特別是羅昊,越接近產期越是每晚做惡夢,總是夢到妻子難產。

生產時,因胎兒過大,有難產現象,羅昊無法接受,衝進產房呼喚著昏迷不醒的妻子,歷經千辛萬苦終順利生下胎兒。

就在眾人歡喜之際,曲清幽驚覺肚子裡還有一個……

作者簡介:
築夢者
人氣網絡寫手,熱愛文學,喜愛美好的事物,喜歡用自己的筆寫下腦中天馬行空的各類情節,期待寫出更多打動讀者的作品。

★最新作品:貴婦難當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十裡紅妝
愛蓮院裡,鍾嬤嬤趁沒人掀簾子進來道:「二奶奶,老奴可全都調查清楚了,這蔣興家的在背後不知說了二奶奶多少壞話,上回國公夫人煽動親戚那回事,八成還是她攛掇國公夫人做的,這種人早就該把她攆走了。」
曲清幽瞄了眼鍾嬤嬤那略帶興奮的表情,這老太婆無論怎麼改也改不好,一拿到別人的短處就會魚目發亮,神情亢奮,似乎整人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曲清幽道:「行了,這事我知道了。」
鍾嬤嬤見二奶奶沒什麼表情,頓時頭冒冷汗,這二奶奶真的不好討好,悻悻地行禮告退了。
申時,曲清幽起身坐上騾車到那正堂附近的抱廈間處理了一下府裡的雜事,聽完其他管事娘子的回報之後,揮手讓她們都下去,獨留下吳進家的道:「妳把那蔣興家的調到莊子去,我不想看到她留在國公府裡。」
「二奶奶,可是她做錯了什麼?」吳進家的雖然與這蔣興家的不和,但也不會落井下石。
「沒有,只是莊子上缺人,讓她去就行了。」曲清幽神色冷淡地道。
吳進家的一聽就知道二奶奶不想說,遂識趣地道:「是,奴婢知道了。」
第二天,穆老夫人帶上羅二姑、曲清幽、殷雅詩三人進宮拜見羅皇后。
羅二姑未出閣前與這長姐關係算不得好也算不得不好,只因穆老夫人有些偏愛長姐,幼時沒少吃醋,漸長才沒放在心裡,但隔閡已生,自是親近不來。
踏進這皇宮,處處都要等候,巍峨的宮殿,高高的宮牆,到處都是皇家氣派。她是一點也沒想到長姐會有機會當皇后的,當時以為她最多封個貴妃已經是極限了,世事真是難料。
一進椒房宮,宮娥就把她們幾人領到偏殿去。
福壽公主早已等在那兒,一見曲清幽,即衝上來道:「母后跟我說,曲姐姐要來,所以我一早就等候在這兒呢!」
「妾身參見公主。」曲清幽行禮道。眾人也見禮,雖說是長輩,但畢竟眼前的是公主。
「曲姐姐跟我還客氣什麼,這禮不行也罷。」福壽公主笑道,然後目光瞥到殷雅詩居然暗地裡露出一抹嘲笑,瞬間大喝一聲:「大膽!」
穆老夫人順著福壽公主的目光看去,正是外孫女兒殷雅詩,遂溫和地笑道:「姐兒,她可是妳的親表姐呢!」經過這幾天的相處,她對這小女兒所出的外孫女兒有些失望,但畢竟還是自己的血脈,所以此時也唯有出聲維護她。
曲清幽沒有說話,這殷家的表姑娘真的似乎有些高傲過了頭,總是拿著鼻孔看人,所以她沒有替她圓場,只是站在一旁冷觀。
福壽公主道:「我才不管她是不是我表姐,敢對本公主不敬的人她是第一個,表姐就了不起了嗎?」
殷雅詩在殷家是嫡姑娘,從來都只有別人看她神色行事的,她可從來沒有看別人的神色行過事,頓時臉色就一變,
羅二姑板著臉對女兒道:「詩兒,妳不懂三綱五常了嗎?還不快點給公主賠禮道歉。」殷雅詩這才福了福道:「請公主恕罪。」
福壽公主仍是氣鼓鼓的,穆老夫人見此朝曲清幽使了個眼色,曲清幽這才安撫小公主的情緒。
福壽公主這才道:「若不是看在曲姐姐的份上,我才不會原諒妳呢!一定讓妳像那個小三子一樣。」
殷雅詩不知道這小表妹嘴裡的小三子是什麼玩意兒,但是一定不會是好話,抿緊嘴不搭話了,這公主表妹太威風了。
羅二姑卻挑剔道:「公主,怎可叫二表嫂為曲姐姐呢?這不合禮數。」
「我愛怎麼叫就怎麼叫。」福壽公主不大高興地看著這個老女人道。
「福壽,不得無禮,她可是妳的二姨。」羅皇后在宮娥的簇擁下步進來。
眾人這又再度見禮,福壽公主卻嘟著嘴坐在一旁。
羅皇后上前拉著羅二姑看了看,道:「妹妹倒是多年未回燕京城了,姐姐都快不記得妹妹長什麼樣了,好在這一眼還認得出來。」
羅二姑笑道:「姐姐倒是比起從前變化大得多了,妹妹都不敢仰視了。」這姐姐真的是更加的威風。
穆老夫人道:「我就只得了妳們兩個,一轉眼,妳們都這麼大了,我也老了。」
「母親哪裡老了?」羅皇后、羅二姑同時出聲安慰。
眾人坐下聊了一會兒後,外頭有宮娥稟道:「娘娘,林貴妃前來請安,正在殿外等候,傳是不傳?」
羅皇后看了看外頭的女人,笑道:「本宮正在與家人閒話家常,讓她等等吧!」
穆老夫人道:「聽聞這林貴妃自一進宮就連跳數級,女兒呀!妳這樣做皇上會不高興的。」
「沒事,娘,這女人自恃得寵,沒來我這裡請安已有些日子了,昨兒我才發話出去,今兒個她就跑來了。不給她一點顏色看看,她不會把我放在眼裡的。」羅皇后的鷹眼又看了看外頭的女人,嘴角勾起一抹曲清幽相當熟悉的微笑。
曲清幽也順著她的目光看去,殿外候著的女人一身合適的宮裝包裹著小巧的身材,頭上戴著粉色牡丹絹紗,斜插一支金步搖,看來如那蒲柳一般,不勝風力,隨風起舞,原來永安帝喜歡這種類型的女人。
羅二姑也打眼看去,頓時就怔住了,這人的長相、穿著都太像那個人了,轉眼看向羅皇后。
羅皇后不甚在意地道:「很像嗎?本宮也覺得很像。」
曲清幽聽著羅皇后與羅二姑這模稜兩可的話,又朝大殿外面的那個女人看去,她到底像誰了?
穆老夫人看了一眼道:「沒想到皇上倒是個長情之人,居然能找到如此相似的贗品留在身邊日夜思念另一個同一張面孔的人。」
「姐姐,昔日那個女人就用陰謀手段對付妳害妳滑了胎,怎麼現在妳還得天天對著這麼一個贗品?」羅二姑皺眉道,即使與長姐情不深,畢竟是姐妹,卻也不希望她過得不舒心。
羅皇后笑了笑,示意宮娥添茶:「好了,別提這麼一個女人,掃興,讓她在外等上一、兩個時辰磨磨她的傲氣,她自也知道我的厲害。」
曲清幽聽了這些對話,已經猜得出來這林貴妃像誰了,柳皇后。看來永安帝還是個癡情種,像老祖母說的倒是個長情之人。她又看了看與羅二姑說著話的羅皇后那一臉的笑容,總讓她覺得就像那蜘蛛面對著獵物時那獰猙的樣子。
「二姪兒媳婦望著本宮是何意?可是有話要說?」羅皇后挑眉道。
曲清幽這才發覺自己看她看得太過顯眼了,於是放下茶碗,笑道:「稟娘娘,妾身確實是有話想說,小姑出閣那天的禮儀還有些疑問,還想等娘娘示下。」
「問吧?」
曲清幽隨意挑了個問題問了一下,羅皇后笑著一一解答,然後又凝重著神情道:「稹兒與桐兒的婚禮要辦得漂漂亮亮的,不可以出差錯。」
「妾身知道。」曲清幽笑道。
羅皇后這才把目光轉到殷雅詩身上:「這是妹妹的閨女吧?」
羅二姑道:「正是,我就生了這麼一子一女,兒子要參加今年的秋闈,估計可能入秋了才會到燕京城來。」
「這事我怎麼沒聽妳提過?」穆老夫人疑道。
「不是我有心要瞞著娘,只是想著過些日子再提才好一些。」羅二姑朝母親恭敬地答道。
曲清幽聽了也不禁要皺皺眉,看來這個羅二姑的長子到了燕京城也還要安排一番。「詩丫頭,上前來給我看看。」羅皇后朝殷雅詩招招手。
殷雅詩走上前給羅皇后福了福,她本來以為這皇后姨母沒什麼了不起的,現在靠近她才發現自己連喘氣也有些困難了,不敢抬頭直視她的容顏,唯有低垂著頭站在她的面前。
羅皇后拉著這姑娘的手細細看了看:「模樣兒長得不錯,秀氣,不愧是書香世家的女兒,有股書卷氣,我若沒記錯今年都十六了吧!許了人家沒有?」
羅二姑一聽這話愣了一下,然後嘆道:「小的時候許過人,誰知那家的男兒前些年騎馬摔了下來,結果癱在床上幾年起不了身,今年開春時那家人上門要求成婚,我以夫君的喪期未過推了,然後帶著她到燕京來避避,看來明年推不去了。」說完,又長長嘆息一聲。
曲清幽聽著這羅二姑的哀嘆聲,心裡突然明白了許多事,轉頭看了看老祖母雖然一聲不吭,但是那神情卻是肅穆得很,看來這次入宮覲見還是別有目的。
羅二姑要推婚事,可是殷家是書香門第最是講究禮議,在江南推不了,所以才會帶著女兒趕來燕京尋求別的力量為女兒推了這門婚事,而自己又不用承擔毀婚的名義。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806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