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劉香美在病苦中,勉力用文字療癒身心,期盼讓生病中的你我,找到生存的勇氣,讓生命飛揚。

◎作者現身說法,記錄得病與抗癌的過程。
◎因疾病關係,導致作者記憶力減退,手指乏力,但作者仍勉力透過碎裂的文字療癒身心,並傳達熱愛生命的樂觀態度。
◎收錄親友給予的祝褔,讓讀者知道雖然別人無法代替己身,但總有人會在身邊默默給予支持與關心。

感謝老天,讓我活下來!
只要還有一口氣在,我都要努力和病魔搏鬥,
為了,「我在乎的人」及「在乎我的人」!

劉香美,一位空中大學的面授講師。
18年前她在重大車禍中重生,3年前卻因莫名鼻塞獲知得了「鼻腔淋巴癌」,堅強鎮定的度過一年艱辛的療程,原以為苦盡甘來,不料腦部腫瘤又來捉迷藏……當不知道手在哪的恐懼降臨、神經沒有感覺的窘迫發生,沒有人可代為身受,只有自己可以承受那種痛。

但是,藉由文字的力量,她一字字敲打鍵盤;在記憶迷失中,她勉力回味痛苦的滋味……透過碎裂的文句療癒身心的苦難!

再苦也要笑著活下去!期盼她的文字讓生病中的你我,找到生存的勇氣,讓生命飛揚。

國立空中大學校長陳松柏:
要特別感謝香美老師對學校的認真付出,在本書中她所分享的抗癌心路歷程,絕對是鼓舞人心,並能點燃每一個人對生命的敬重與熱愛的絕佳教材。

桃園市光明國小林廷香:
文字是有力量的,透過文字可以療癒身體的痛。希望有人能因為看她的書,而更有生存的勇氣。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3584537.pdf

作者簡介:
劉香美
作者一再告訴身邊每個人,不論未來變化如何,都要珍惜生命,要對自己的生命負責,要努力勇敢面對眼前的困境,不要輕言放棄。然而死亡並不可怕,在生命必須走到盡頭時,能瀟灑離開是福報,因而先前的準備很重要,預立遺囑是重要的事,不論是對於當事人或身邊的人,讓彼此不在遺憾中度過。因此,作者把身後事也交代了,期待在生命盡頭的那一天能讓彼此都放下。

透過《讓生命飛揚》,作者想傳達再苦也要笑著活下去,不要輕言放棄生命。此時此刻,她還在努力著,或許有一天她可以再度站起來與大家同在。在未知的未來,再壞也只不過是最終「死亡」這條路,但在這之前要為自己生命的長度多些努力,期盼生病中的你我可以一起努力,找到生命的出口。


內文試閱:
神經跟我玩起躲貓貓

兒時最愛玩躲貓貓,躲得越隱密的越厲害,而我學會如何躲藏不被發現,我喜歡當下當贏家的感覺。這次,神經跟我玩起躲貓貓,為了當贏家而卯足了勁,或許是因為跟著我學會了精湛的躲藏技巧吧!今日躲這裡,明日躲那裡,抓都抓不到,這讓我吃了不少苦頭。

下床靠人抱,被人拖著走
你有辦法理解半邊身體癱瘓?從腹部以下的大腿、小腿、腳踝、腳掌、腳趾、腳底;上半身從頭以下的眼部、臉部、手臂、整隻手、手掌、手指全癱軟,沒有感覺。想在床上滾都沒辦法。無法翻身,起來要靠人,下床靠人抱,被人拖著走。
手術術後恢復良好,還沒做放射治療,8月莫名其妙摔倒,怎麼跌倒沒有記憶,記憶停格在8月4日中午,媽媽到妹妹家叫我回來吃中飯,妹妹家廂房從2013年3月鼻腔治療開始,成了我白天休養的地方。我請媽媽先回來,我再慢慢走回家吃飯!在爸媽房外廊下掛好陽傘轉身要開客廳的門……
記憶時間停格在那剎那,醒來已經是第二天在醫院的病房。至於自己怎麼跌倒?怎麼被送醫?完全沒有記憶!
又照片子,顏醫師說沒拿完的!要趕快做電療和化療,電療也就是所謂的放射治療。沒有馬上接受治療,先出院馬上北上尋醫,到車站附近一家中醫腫瘤中心就醫,這是二弟用心找的中醫腫瘤中心。前半個月看似有改善,後半個月左手掌指再次張不開,指頭縮著伸不出去!藥沒有吃完又住進醫院。老朋友去醫院看我,介紹二弟帶我去台中豐原看中醫。9月中住院開始接受放射治療,治療幾天後出院馬上去豐原那裡看診。之後每天來回醫院治療,治療到11月中旬才結束治療。

神經啊神經,趕快回到原來的位置
這次住院後,手腳神經漸漸萎縮,尤其是左側從頭以下到腳趾全面失衡。中藥調理身體機能,治療腫瘤;推拿理療活化神經,兩者同時進行。11月底回彰基跟血液腫瘤林敬業醫師說已經在埔基完成放射治療,不要再做化療了。感謝林醫師尊重我的選擇。大家有相同的納悶,鼻腔沒有復發,也不是轉移!最後一致認為頭也是原位!就如光田陳子勇院長說的:「頭部沒有淋巴結,如果我是妳會先吃類固醇看看,如果沒有了就好了!」不知道是中藥神奇還是類固醇?左邊腫瘤真的不見了。但似乎沒有真正消失!只是換巢穴直奔右腦。
感謝陳院長,不必冒險作穿刺取檢體檢查,後來才能遇到顏醫師。兩位醫師曾經在台中慈濟醫院共事。兩位都是神經外科。
吃藥的過程總是辛苦,吃的時候先咬碎膠囊,喝溫熱開水慢慢吞下。幾分鐘後開始全身發熱,從頭部及臉發熱,身體每部位,手、腳也都發熱。至今就是左手感覺最差,尤其是五個手指頭,躲進被裡溫熱也改善不大。右側沒問題,左側手臂會熱,手腕、橈骨、指頭好慢,甚至一直都是冷的。常調侃自己,末梢神經的運作有如沒搭上末班車的旅客一樣,那種常落拍的節奏久了也逐漸習慣,就當左手是「冰山美人」吧!不就是越冰越美嘛!雖不愛也默然接受。左邊從前手臂到手腕的橈骨、手掌、尺骨、五根手指頭,神經遲鈍,已經比先前完全沒有知覺好些,或許那時候左手整支被剁掉也沒有感覺。這些日子總覺得常常找不到手,尤其秋冬天的夜裡,左邊手腳冰冷,腳窩進被子裡,手不能外露,要用右手抱住不外露,萬一不小心露出去,冰冷沒有感覺,往往不知道手在哪裡?常常要安娜找手給我!因為神經在哪裡感受不到!自然不知道手在哪裡?現在知道手連在身體上,用右手找左手,也是不錯的遊戲,這對好朋友始終不離不棄的緊握對方,給予溫暖的協助。「雪中送炭」是右手送左手最好的禮物。「禍福相依,不離不棄」為左右手留下最美的記憶。
現在不害怕手不見了,微微知道手連在身上,神經也稍有感覺,感覺神經不是在手掌中心,就在拇指或小指附近,當不在應該在的地方!就要趁熱運動手臂和手指。
「神經啊神經,趕快回到原來的位置!別再和我躲貓貓,我已經不玩這遊戲了。」每天在拉指、運指中請求神經歸位。也慢慢感覺到神經的脈絡,享受手部及指間神經的奧妙。

與疾病共處

用感恩的心體驗人生承受不起的重
週一開始要展開充滿未知與挑戰的旅程,用感恩的心體驗人生承受不起的重。事實無法改變,還是得充滿感恩,這也示現重罪輕報!相信這樣的安排必有其意義存在。祈願通過這場試煉,浴火重生,脫胎換骨迎接另一新人生。2013年3月遭受人生排山倒海,不可承受之重的土石流。感恩彰基陳穆寬副院長細心安排,快速檢查、確診,安排醫師配合,化療和放射治療同時做。經歷懵懵懂懂的一段治療,度過迷迷糊糊,臨在生死邊緣的治療期!慶幸
度過恢復良好,很快又回到職場,生龍活虎般過著正常生活。第二年2014年11月21日,土石流來得讓我措手不及!

為何土石流再度席捲而來?
2014年11月21日惡性淋巴腫瘤直擊左邊的腦部。從沙鹿光田醫院回彰基急診,報告很快出來,急診部護士問我是否簽署不急救意願書?她在健保卡上看到註記。我說已經簽很多年了,她說在她們醫院沒簽署。無力氣回應!什麼年代了?都已經在健保卡註記了,還在一院一簽的時代嗎?!經過一連串檢查後,醫生說安排星期一穿刺切片。二弟知會陳穆寬醫師和林敬業醫師。
病中常常會聽到「不要悲觀,要樂觀,好好與疾病共處」,或是「勇敢點,運動很重要,我告訴你,做拍手功、走路、爬山很好……」無言!請不要用老師的口吻對我說,這些我都知道。遇到了就接受,2013年我曾經得此病,治療過,就一直運動著直至2014年,復原情況良好。2014年暑假6月底跟姪女去江南,7月下旬跟學校孩子們去新加坡,當時身體還很健康。腦部長腫瘤這件事,連醫生們都納悶不可思議!不要給我一堆要怎樣做的建言,充滿說教意味。雖然一直以來,我對學生說教,但我不喜歡別人說教式的鼓勵,或說我想保留病後微薄的自尊也不為過。當了大半輩子老師,又讀過生死學研究所,理應不會為此動氣,但自尊心作祟就是不喜歡別人重複我懂的事,或許這是一般人的弊病,由此足以證明我也是「一般人」。雖然不喜歡別人的說教式鼓勵,但我仍笑笑點頭,感謝這些好的建議,我會心領。對一些指導又充滿說教意味的話,給我的感覺是炫耀意味比關心更濃。但是,我的納悶更多,很想說:「你不是我,能真正同理病人的苦,真正了解我嗎?還是要別人接受您的成功經驗?」
你讀過《病床邊的溫柔》嗎?或沒有讀過《病床邊的溫柔》?想問「您曾經經歷過這樣的事嗎?能真正同理體會他人的需要嗎?」這是我極想得到的答案!我不說冠冕堂皇的話,不說表面好聽的話!我不想隱藏自己,說一些虛偽的表面話,我只想表達自己真實的情緒。我也不是不樂觀,不樂觀能承受不只一次的「生死」關卡嗎?我常對學生說要學會同理他人,站在對方立場設想,才能進入對方的心裡面,說出貼近對方心理的話。在一次一次的醫院出入,我突然透悟,看事情不能以自己的觀點或立場。
因為同理心才能真正照顧到被照顧的人。絕不是用話刺激就能讓患者振作!除非病患無感!不然只會削弱病患的信心,而不是幫他好起來。真心照顧患者心靈,陪伴患者,才能真正幫助患者康復。

要與疾病共處
8月莫名昏厥跌倒又住進醫院!手術休養那段時間開始,二弟用心尋找最好的醫療,找到埔基顏醫師,開啟我生命的鎖。
「這個地方可以手術,交給我沒問題,我是專門開腦的,六十幾年就幫人開腦了。」醫生滿滿自信。他豈止是開腦,還是全方位的外科醫師。雖然掛神經外科主任,連腹部都開。對全身癌症研究透徹。我手術那天原本是第一刀,手術前告訴我,要我等他先幫普台中學一位女老師開腹部。這位老師的媽媽從台北趕下來照顧女兒,而不是把女兒接回台北大醫院手術。一個多小時手術順利,還比我早出院回學校上班。所以,顏醫師有他的一套專業,不是一般看到這樣只守住一科的專科醫師。今天分科太細,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沒有深入專研疾病中的關聯性。就如中西醫的比喻,中醫莊醫師說的:西醫的治療是治標不治本,中醫治療不只是治標,還兼顧全方位的治本。
試煉還不夠!連復健都這麼艱難。現在怕黑夜一過,一起床又是日復一日的行事。要學習與疾病共處是一門好難的課題,我從病中邊學邊修。

以上內容節錄自《讓生命飛揚:劉香美的抗癌之路》劉香美◎著.白象文化出版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3584537.pdf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807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