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沒有網路之前的日子嗎?
當我們連生命中曾經屬於自己的空白時光都自願交給網路科技時,
你是否曾仔細想過:
我們究竟放棄了什麼,來交換現在這一切?
而我們還留下了什麼,給我們自己?


從沒有網路,到現在隨時能夠上網的時代,只不過區區數十年。現在只要上谷哥搜尋,就會跑出我們想要的各種資訊;只要點一下臉書或是LINE,就可以隨時看見我們親朋好友的新鮮事。但與此同時,那些對我們很重要的事物和經驗、一種人與人或人與物事的連接,實際上已從我們的生活中慢慢溜走了,無法再恢復。

現在的我們,或許還依稀記得網路出現之前的生活。我們會為了傳達思念寫出一封封動人的信、會為了課堂上不明白的事物學會去探究思考原因,甚至只是為了無所事事,而讓自己獨處,翱翔在自己的天馬行空之中。

但現在,你還曾經如此做過嗎?
作者麥克‧哈里斯將80年代前後作為分水嶺。在80年代前出生的人,開始接觸網路時已是成年人,他們曾經驗網路出現前的生活模式,屬於「跨立的世代」(Straddle generation),因此能感受當中的差異,但是80年代或之後出生的人,他們將完全失去那些寶貴的經驗。麥克提出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我們應該留給後世什麼呢?答案是「抽離」(absence),從網路科技、從自身之外的事物「抽離」。當網上生活佔據你生活的全部經驗時,有些連接(經驗)開始一點一滴地流走,你失去了它,就難以恢復它的價值。

現在的我們就猶如過去的古騰堡時代,當時古騰堡的印刷讓宗教學家認為:「信心會減弱,法會滅亡,而聖經將湮沒無聞。」如今的網路就猶如古騰堡的印刷,大大的衝擊並改變我們的行為,甚至是思考。
如今全球網路使用量較過去十年擴大了近五倍,根據Youtube的統計數字,每分鐘用戶上傳的視訊長度高達一百小時,亦即我們每天都在過著十年般的時光。而美國的調查顯示,平均18至64歲的人,每天花三點二小時在社交網站上。

在這新古騰堡時代,麥克認為網路讓我們持續保持「連線」,卻擾亂了「思考」的本身,我們的數位設備無時無刻都在嗡嗡作響,它打斷了我們「想像」的機會,甚至是可能的新見解與發現。我們渴望上傳美食的照片到instagram上更甚於吃下美食;我們在網路上創造虛偽的自我化身來掩蓋真實的自己;我們透過數位螢幕上由點陣圖像排列而成的「我愛你」來表達自己的感情;最後,我們任由它取代我們的一切。

在這個能令我們著迷的資訊年代、什麼都能隨手可得的年代裡,我們很少思考人類究竟放棄了什麼,換來現在的一切。作者試圖重現這些在地球已經消失和缺少的特別連接,從生活的各個層面,如性愛、記憶、距離等,逐一探索,提醒我們,那沒有網路科技、只有自己的抽離時刻是人類不可缺少的部份,是值得我們保護的,也是人類獲得持久滿足感的根源。

作者簡介:

麥克‧哈里斯 Michael Harris

麥克‧哈里斯Michael Harris,是位《Western Living》和《Vancouver magazine》的特約編輯,他的報導已榮獲多個獎項。作者網站:http://www.endofabsence.com

譯者簡介:

威治

淡江大學歷史系畢,曾擔任書店店長、出版社行銷,在澳洲打工旅遊一年,目前任職於出版社從事編輯工作,同時也是自由編採與翻譯。

朱詩迪

政大俄文系畢業,曾任影展電影字幕翻譯,目前兼職自由翻譯工作。

TOP

章節試閱
  在不久的將來,將不會有人記得網際網路出現前的生活是什麼模樣。這無可避免的事實意味著什麼呢?

  對未來接踵而至的數十億新生人口而言,當然了,這段陳述與疑問並沒有太顯著的意義。網路線上科技以鋪天蓋地之姿接掌了生活,漸漸成為某種基本神話─一種渾然天成、人們幾乎很難意識到,也因此被忽視的故事。就像上一世代為電視生動影像深深著迷的人,對眼前收音機的存在彷彿僅能以悼念心態看待。未來的一代將沉浸於網路世界,也就很容易遺忘了對網路存在目的與意義的疑問思考。某些重要珍貴的事物將在他們生命中消逝─那些深植於祖...
»看全部
TOP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1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