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讓人無法停止心痛,讀者哭求別再虐了!
超人氣新秀作家小妖,最催淚的青春傷痛之作。

我是被丟在陰暗爛泥裡的種子,
開不出美麗的花,
但我拚了命讓自己綻放,
就算花期如此短暫,
也想讓你看見我奮力向陽的一瞬。


成長從來就是痛的,至少對我而言是這樣。
曾擁有過的美好,總是一下子就不見,
不想再感覺失去的疼痛,
我學會不把任何人、任何事放在心上。
「曾千花,妳值得被愛。」
如果沒有遇見你,
我一定可以繼續「無所謂」的勇敢活下去,
自從遇到你,我變得好怯弱、好貪心,
害怕再也聽不到你溫柔的聲音,
害怕失去你溫暖的手,
渴望永遠留在你身邊,
甚至偷偷幻想,我還剩很多很多的時間能愛你……


●連載期間,佳評不斷●
小妖寫的所有小說我都有看,部部深虐我心!每看一部都是又愛又恨,因為傷心的感覺已經沒有形容詞可以形容了。小妖好狠啊啊啊啊啊!!!------讀者‧大魚水中游

看了《花開之時》,覺得對於「幸福」,我們該做的是把握當下擁有它的機會,然後好好享受,因為人一生中能得到的幸福並不多。------讀者‧雨未停.

小妖筆下的故事,既現實又加入一點類似少女漫畫的情節,每個角色的設定都很真。這次的《花開之時》我很喜歡,看完很想哭。------讀者‧水果汁

閱讀《花開之時》的人,都需要一顆強健樂觀的心臟,因為看完鐵定會悶好幾天!------讀者‧芃芃

好虐好虐好虐好虐,可是我好愛。------讀者‧橙夏


作者簡介:
小妖
常發呆,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出門容易被各種東西吸引,然後莫名其妙走丟。
喜歡奶茶、巧克力、狗;討厭蟑螂、樓梯、塞車。
國文常考不及格,卻愛上寫小說,是個充滿矛盾的怪傢伙。
做事情三分鐘熱度,人生中唯一努力不懈的事只有寫作,而未來還會繼續寫下去。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yau1133 
粉絲團:www.facebook.com/yau1133


內文試閱:
對我來說,男朋友存在的意義就是養活我。
所以,只要他們能做好這件事,我並不會在意他們其他的行為。
包括帶女人回家過夜,也無所謂。
「千花,我朋友今晚住這兒喔,她是客人,房間讓給她,妳今天委屈點睡客廳吧,好嗎?」
放學一回家,就看到昌翰與一個年齡和他相仿的女人坐在客廳看電視,兩人並肩而坐的距離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肌膚的溫度。
兩人先是看了我一眼,接著女人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昌翰,應該是不知道這間屋子還住著一個我。
昌翰則是一臉鎮靜,帶著笑跟我說話。
也是,這不是他第一次帶陌生女子回家,當然知道如何處理這尷尬的情境。
我慢慢走進屋裡,看了他們一會兒,接著假裝委屈的露出為難的笑容,聲音故作結巴:「好、好吧……」
昌翰起身朝我走來,摸摸我的頭:「乖。」
「嗯。」我繼續扯著笑。
事實上,我根本不在意他帶誰回來,男生女生,一個兩個,或一群……都沒關係,只要我今晚還能住在這兒,屋子裡多了誰都無所謂。
只是身為「女朋友」,在這種情況下還是要裝得委屈些,免得昌翰看出我的不在乎,覺得我對他沒感情,然後甩了我。
簡單回了聲後,我走進房裡,房門一關,我稍稍鬆了口氣,終於不用繼續在外面演戲。
這時,客廳也傳來交談的聲音。
「那是你女朋友?」
「是我表妹啦,她個性溫和,不會介意妳住這裡的。」
每次有女人來,昌翰都說我是他表妹,漸漸的,他身邊的朋友似乎都以為我真是他表妹,借住在他家。
「這樣呀,呵呵。」
但不管我是以什麼身分住在這裡都無所謂,反正有得吃住就好。
放學時間本來就接近晚上,所以很快的,我就被趕出房間,和阿花一起坐在客廳裡。
雖然昌翰總是說把房間讓給「她」,但其實都是讓給「他們」。
這間房子坪數不大,隔音也沒多好,坐在客廳裡的我,總能聽到來自房裡的聲音。
聽著他們的喘氣聲和那女人的嬌吟,我一點也不覺得吃醋,只希望他們別把床單弄得太髒,因為床單都是我負責清洗的。
「阿花,希望床單別髒髒的,洗床單很累。」
「說起來,我歷任的男朋友,昌翰是最常帶女人回來的,以前的男朋友都是偷帶不小心被我發現,但昌翰都正大光明帶回家,我還算不清這是第幾個……」
「小孩都知道他對我只是玩玩的,跟我交往就是需要一個能穩定洩慾的對象吧?」
我看著阿花純真的大眼睛,那雙眼從不夾帶感情,它圓滾滾的黑眼珠子,映出了我的雙瞳,同樣也不帶任何情感。
「阿花,昌翰跟我交往一年了,大概也快玩膩我了吧?看來該開始尋找下個對象了。」
我壓著阿花的頭,讓它做出點頭的動作。
「妳也這麼認為對吧?」然後,我動了動腦,「昌翰有幾個朋友好像對我有意思,而且都滿有錢的,我看就從裡面挑一個好了。」
我往沙發上一躺,試圖增加自己的睡意。但那女人實在太會叫了,好吵,吵得我實在沒辦法入睡,眼皮開開闔闔的。
最後我索性不再閉上眼,有些怒意的坐起身,皺著眉瞪著阿花:「他們好吵,睡不著……」
睡不著,又不知道能幹麼,我開始在屋裡來回走動,想讓自己累一點,希望能比較好睡。
結果走沒幾步,房間的門開了,只見昌翰一臉不悅的看著我,卻遲遲不說話。
我看著他,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對不起,我會安靜點的。」
他皺著眉閉起眼睛,然後一句話也沒說的關上房門。
「阿花,看來走路會吵到他們。」我嘟起嘴,「那我們要幹麼?」
我看著阿花,它的雙眼瞅著我:「乾脆去外面走廊走走?」
一有這想法,我立刻走到門外,秋天時節,外頭的風有些涼,讓我不禁全身打哆嗦:「阿花,有點冷耶,要不要進屋算了?」
我看著阿花,接著操控著它做出搖頭的動作:「不要啊,那我們還是待在外面好了。」
站在走廊上,我看著外頭漆黑的夜色,雖然我住的地方不算偏遠,但鎮裡的燈光稀稀疏疏,大部分的人應該都睡了,沒人像我這麼無聊在外面閒晃。
晚風吹拂我的髮絲,我輕輕閉上眼,任由身子隨風擺動。
半晌,一個貌美的三十多歲女人走了過來,我從沒見過她,不禁多瞧了她兩眼。
注意到我的視線,那女人也看了我一下,像是對我充滿疑問。
她先是靜靜看著我,然後微微啟脣:「妳怎麼站在屋外?」
我轉過身面向她,笑笑回答:「屋裡好吵,我睡不著,出來走走。」
「屋裡吵?那也不該這個時間讓妳獨自站門外啊,是妳爸媽趕妳出來的?」
「不是。」昌翰不是我爸媽,也沒有趕我,「是我自己想出來的。」
「喔……」女人似乎對我的回答感到不可思議,接著溫柔一笑,「還是早點進屋吧,現在都十點多了,而且妳穿得這麼單薄,小心著涼嘍!」
我微笑點頭:「嗯。」雖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幾點才會進屋。
倏地,洪育修的家門被打開,他探出頭來,眼角餘光掃到我時,臉上閃過納悶的表情,但很快的就看向方才和我說話的女人。
「媽,妳怎麼還沒去上班?」
「哎呀,我差點忘了我是回來拿東西的。」語落,那女人慌張的跑進屋裡,過沒多久又很快的走出來。她朝著洪育修一笑:「育修,那我先走嘍。」
「嗯。」
女人離開後,洪育修看向我:「妳……」
「那是你媽?」我打斷他,提出疑問。
那女人看起來頂多三十幾歲,外貌十分美麗,看不出兒子已經是個高中生了,聽到洪育修喊她「媽」,我實在吃驚。
「對啊。」
我睜大眼:「你媽好年輕、好漂亮!」
「喔。」洪育修對我的稱讚似乎不以為意。
「她為什麼這個時間出門上班?」
「因為她上這個時間的班。」
「什麼工作啊?這麼晚才上班。」
「加油站。」洪育修回答,然後蹙眉中斷我的問話,「妳這個時間站在這兒幹麼?我還納悶我媽在門口跟誰說話,原來是妳。」
「對啊,剛好碰到她,她也問了一樣的問題。」
洪育修有些不耐:「所以妳到底為什麼在這兒?」
「家裡吵,睡不著,所以我出來走走。」
「吵?妳男朋友趕妳出來?」
我噗哧一笑:「你媽也以為我被趕出來……沒有啦,是我自己想出來的。」
「為什麼會想出來?現在都幾點了。」
「因為昌翰帶女人回來,有點吵,我睡不著,想說出來外面走一走,這樣等一下應該比較好睡。就是這樣,嘿嘿。」
聞言,洪育修的兩道眉毛皺得更深,他欲言又止,但最終一句話也沒說。
他關上家門,與我一同站在門外,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妳說他帶女人回來?」
「對啊。」
「帶回來做什麼?」
我笑了出來:「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帶女人回來除了上床還能幹麼?」
只見洪育修一臉嚴肅,他認真的雙眼扣住我的視線,讓我瞬間停止發笑,氣氛忽然變得有些沉重。
「妳居然還笑得出來?」沉默許久後,洪育修終於開口說話。
我嘴角尷尬的扯了扯:「為什麼不能笑?」剛剛的事我覺得挺好笑的啊……
「妳男朋友帶女人回來,妳這個女朋友站在屋外吹冷風,為什麼妳還笑得出來?」
「因為我無所謂啊。」
「他這是背叛妳,這樣妳都無所謂?」
「對啊。」
「他真的是妳男朋友嗎?」說著說著,洪育修莫名有些慍怒,口氣越來越差,甚至還動手扯住我的肩膀,「你們真的是男女朋友嗎?」
我愣愣的看著他,對他激動的言行感到不解。
「妳怎麼會連這個都無所謂?他怎麼可以這麼做?他根本不珍惜妳,而妳無所謂的態度表示妳根本也不愛他!你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你幹麼……」
「妳簡直怪到亂七八糟!你們這樣子……你們……」洪育修氣到咬牙切齒,我瞄到他脖子上的青筋微微浮出。
他深吸一口氣,像在拚命克制自己的怒火,盡可能冷靜的道:「妳這樣簡直像被他包養!」
我的雙眼對上洪育修的黑眸,眨了幾下,語氣輕快的回:「對啊。」
「什麼?」
「我說:『對啊』。」
「妳……」
「名義上是男女朋友,實際上就是包養。」我甩開洪育修放在我肩上的手,直言不諱。
他不敢置信的瞪著我。
「你幹麼這麼意外?鄰居們都看得出來我被包養。」我以為洪育修早就看出來了,原來他一直以為我們是認真交往嗎?
「因為昌翰常帶女人回來呀,看就知道我只是被玩玩的。」
他深吸幾口氣,終於能好好說話:「那為什麼還要跟他在一起?」
「因為我想被包養。」
「什麼?」詫異是他臉上唯一的表情。
「因為這是養活自己最簡單的方式。」
洪育修似乎又要發怒了,他朝著我低吼:「我是不知道妳爸媽怎麼了,但就算他們不養妳,妳也可以打工賺錢,為什麼要做這種糟蹋自己的事?」
我看了他一眼,然後把視線移向鄰居種的那盆火紅玫瑰花,我蹲低身體,垂下眼睫,久久未語。
見我沒說話,洪育修喚了我一聲:「曾千花?」
我仍舊沉默,像沒聽見洪育修的聲音,伸出手愛憐的輕輕撫摸那花的花瓣,然後猛然抓起阿花,狠狠往那玫瑰花一砸,花莖瞬間折斷,花瓣紛紛落在地上,美麗的玫瑰花眨眼間變得殘缺破敗,再也無法吸引人們欣賞的目光。
轉眼就成了爛花一朵。
洪育修應該被我突如其來的詭異行為嚇了一跳,一時間,連指責我的話都沒說,只是瞠目看著我,彷彿在觀察我下一步想做什麼。
我沒有半點罪惡感,靜靜撿起阿花,拍掉它身上的花瓣碎屑,然後盯著那不再美麗的花朵,喃喃自語。
像是說給死去的玫瑰花聽,也像是說給洪育修聽,又或者是說給自己聽。
「這朵花之所以開得這麼美,是因為從她還是種子時就被細心照料,人們給了她這麼好的土壤,每天用心澆水,放在陽光可以照到的地方,一發現生長的狀況不好,馬上就補救。多虧了這個世界善待她,所以她之才能美麗綻放。」
「如果她像現在這樣被傷害,或是顆被丟在爛泥裡的種子,就開不出這麼美的花了。」
洪育修靜默聽著,目光沒有離開過我。
我抱著阿花站起來,淡淡瞧了他一眼,咧開嘴笑著:「就像我一樣。」
我知道,我笑裡沒有笑意。
我只是在諷刺自己的人生。
諷刺我的人生,就像是顆被丟在爛泥的種子,永遠開不出美麗的花。

不知為何,自從我弄死那朵玫瑰花後,洪育修便不再和我說話了。
不論是在學校、在回家路上,或是偶然巧遇,他都只是冷冷瞄了我一眼,便撇過頭不理會我。
怪了,那朵玫瑰花又不是他種的,他氣什麼?
雖然滿腹疑問,但維持這種狀態幾天後,我也懶得再思考。不理我就不理我,我根本沒放在心上。
這天,我和洪育修差不多時間回到住處,電梯門一開,就看見昌翰正帶著上次來過的那女人進屋,我沒事般的繼續我的腳步。
當我準備進家門時,身後的洪育修卻拉住我。
我回過頭看他,只見他一臉有話要說,卻又遲遲不出聲,臉色凝重的看著我。
「怎麼了?」
怪了,他不是不想理我嗎?幹麼還拉住我?
「妳男友又帶女人回家……」
「對啊,我有看到。」所以呢?
「那妳今晚不就又要在外面亂晃?」
我思考了一會兒:「不一定耶,看心情。」
洪育修嘆了口氣,手指往他家一比:「妳來我家好了。」
我訝異的直視他:「什麼?」
「我說,妳來我家。」他有些不自在的解釋:「既然知道妳可能會在外面亂晃,讓妳一個在外面待著不太好,畢竟天氣開始冷了。」
他這麼一說,我才發現天氣的確越來越涼了,我不禁打了個哆嗦。
「同學一場,我就當一次好人。」語落,他拿出鑰匙打開家門,我跟著他走進屋內。
洪育修的家裡擺設不多,東西整理得有條不紊,非常乾淨,我一點也不意外他家是這般樣子,直覺他應該是個愛整潔的人。
「坐吧。」他將書包拿進房裡放好,又走出來懶懶的看向我,「我只是把地方借妳用,可不會特別招待妳,所以妳自便吧。」
「喔。」反正我也沒期待他會特別招待我。
他轉身走進廚房,開始忙了起來,過了一會兒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瞧我:「曾千花,妳要吃晚餐嗎?」
我眼睛一亮,驚喜道:「可以嗎?」
「看妳瘦巴巴的,應該吃不多,順便多弄妳那份也沒差。」
我笑開懷,倏地站起來:「我要吃!」
他似乎被我激動的樣子嚇到,愣了一秒後才回答:「喔。」
幾分鐘後,餐桌上擺出三樣家常菜,雖然都是簡單的料理,看起來卻十分美味,目光掃過一桌菜色,我興奮的嚷嚷:「沒想到你會煮飯!」
「拜託妳小聲點,我媽還在睡覺。」他怒瞪我一眼。
我趕緊噤口,還用雙手摀住自己的嘴,表示知道了,才又小聲問:「你媽媽都這個時間睡覺喔?」
「沒辦法,因為她上夜班。」
「喔。」也是,晚上十點、十一點才出門,現在傍晚六點半,在睡覺也是正常的。
洪育修添了一碗飯給我,然後拉開椅子坐下:「快吃吧。」
我小心翼翼的拿起碗筷:「好。」
安靜吃完晚餐後,我動作輕柔的放下碗筷,十分滿足的看著洪育修:「謝謝,晚餐很好吃,嘿嘿!」
「不就是幾道簡單的家常菜。」
「可是很好吃啊!」我真心的讚美道。
「明明就很普通。」他不以為意。
我不語,看向桌上那些飯菜,低聲說:「很好吃,真的。」嘴角輕輕彎起,「再也沒有比家常菜更美味的食物了。」
像是注意到我微妙的情緒轉變,洪育修沒再堅持這幾道菜真的很普通,反倒有些羞澀的撇過頭:「妳不嫌棄就好。」
他站起身收拾碗筷,我跟著幫忙,突然注意到微波爐裡還留了一些飯菜,那應該是他幫媽媽準備的。
我微微一笑,洪育修真的是個好人、好兒子。
碗筷清洗完畢後,他準備回房裡去:「我要念書了,妳自便,但拜託別太大聲。」
「喔……等等!」
「幹麼?」他回頭,等著我說話。
「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問啊。」
「為什麼我弄死那朵玫瑰花後,你就不理我了?你在氣什麼?」我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聞言,他臉上的神情變得複雜。
「你不想說就算了。」見他不說話,我也不打算追問。
當我對他的答案失去興趣後,洪育修出聲了:「妳是個讓人生氣的人。」
我投一歪,疑惑的看著他:「為什麼?」
「妳對妳的人生消極無比。」
「對啊。」我承認。
「我討厭妳這種什麼都無所謂的個性。」
「為什麼?」
「我看不慣妳這種放棄自己的人。我不知道妳過去發生什麼事,讓妳變成今天這樣,但妳自己都放棄自己了,那真是沒救了。」
「對啊,沒救了。」我聳聳肩,完全沒有否認的意思。
我的確就像洪育修說的一樣。
「什麼叫被丟在爛泥的種子開不出美麗的花?不要以為只有妳生在不如意的環境!不是只有妳過著爛泥般的生活!」洪育修的語氣激動起來,音量也隨之增大。
我愣愣聽著。
「是妳自己不努力,不要全怪環境!」
「喔……」我低下頭。
「妳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對於我的反應他似乎很不滿意。
「有啊。」我再次抬頭,對他眨了眨眼睛,「你就是要我爭氣點,不要放棄自己,未來還是可以很美好的,對吧?」
「妳知道就好。」洪育修正經八百的表情讓我覺得有點好笑。
「這些話很多人對我說過啊,我都聽膩了。」
「那妳還……」
「但我真的覺得凡事都無所謂啊,我的未來好或不好,都無所謂。」
「算了。」他的眼裡閃過一抹對我的失望,轉身準備進房,「懶得跟妳說。」
我湊近他:「你好像老師或長輩喔,好愛說教,哈哈!」
他目不斜視,眼神筆直的望向房裡:「我不是愛說教,是……」
我等著他把話說完。
「算了,沒事。」他走進房內,把門一關,獨留我在客廳。
「什麼啊……話說一半……」我咕噥著。
我坐在客廳裡發著呆,忽然發現雖然都是自己一個人待在客廳裡,而且一樣被叮嚀不能太吵,但在洪育修家竟比在昌翰家裡更自在。
不知道要做什麼,我懶散的往沙發上一躺,眼皮漸漸重了起來,我放任睡意蔓延,就這麼讓自己睡著……

「千花。」

隱隱約約,不知是從哪兒傳來的聲音,我聽見一個女人溫柔的喊著我的名字。
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

「千花,晚餐煮好嘍,來吃飯吧。」

下一秒,我看見一個有些眼熟的身影站在廚房,帶著笑喚我。
那是我的母親。
我的視線落向餐桌,桌上早已擺好幾道家常菜,不算豐盛,卻十分溫馨。
我慢慢移動腳步,試圖走向那張桌子,但不管我走了多久,餐桌還是離我好遠好遠,始終無法靠近。
和藹的媽媽微笑著站在桌邊等我。
我跑了起來,卻沒辦法離那美好的一切更近一點……

「千花。」

媽媽喊著我。

「趕快來吃飯呀!」

「我……」我也想過去呀……可是、可是……
倏地,眼前的媽媽和餐桌同時消失,畫面驟然變成一片漆黑。
我杵在原地,對忽然降臨的黑暗感到惶恐,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千花。」

媽媽的聲音從後頭再次傳來,一聽見這個聲音,我又驚又喜的回過頭。

「啪!」

頭才轉了一半,還沒看清楚媽媽的臉孔,一記重重的巴掌便朝我襲來。
我驚恐的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白色天花板。
我大口喘著氣,試圖讓自己冷靜一些,原來剛剛的一切只是一場夢,我在洪育修家的客廳睡著了,所以才會做夢。
感覺到額間冒出了冷汗,我伸手擦拭著自己的額頭,手滑到臉頰,發現臉頰一陣熱辣。
明明只是一場夢……
好痛。
痛到連心臟好像都跟著微微刺痛起來。
「曾千花?」
還沒回過神,洪育修從他房裡走了出來,見我目光渙散,他靠過來看看我的狀況:「妳怎麼了?還好嗎?」
「沒、沒事……」我拍拍自己的臉,故作鎮定。
「看起來不像沒事。」他靜默了一會兒,接著問:「做惡夢了?」
「醒了就沒事了。」我扯出一抹難看的笑,「不過是個夢,沒事啦!」
他看了我一眼,然後走進他房裡拿來了一條被單,披在我身上,溫柔的拍拍我的背,像是在安慰我。即使隔著衣服和被單,我也能感受到他手心的溫度,那讓我覺得好過很多。
「謝謝……」我輕聲道謝。
他只是靜靜的繼續拍我的背,沒再多問。
我再次輕撫臉頰,閉上眼,刺痛感好像還沒有消失。
我想不起夢裡那桌飯菜的美味,也記不清夢裡媽媽溫柔的樣子,只有那記巴掌清楚刻在腦海裡。
我不禁想起多年前,我曾真的接下媽媽的一記巴掌。
當時的痛楚不曾真正痊癒,直至今日還隱隱作痛……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2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