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最終還是報復了我們。
我這一代人粗暴地理解了歷史,將世界看作一幅實用主義的圖景,
把任何事物都當成了手段,最終我們要承擔缺乏生命意義的痛苦。


中國曾化身一條邪惡的紅色巨龍,吞噬掉牠的子民。中國也曾以改革開發的新姿態擁抱資本主義,並掩蓋住殘酷的歷史記憶。現在,這條已經變得駁雜莫辨,混合了多種顏色和主義的巨龍,釋放出膨脹的夢想、向外投射出巨大的陰影。如何與之相處或共生,變成了一個全球性的議題。

這是中國的又一種新姿態嗎?而這會是所謂的新的常態嗎?

許知遠試圖從不同的角度——歷史的回溯、內部的各種掙扎、來自西方的評論、被逐出國境的異議分子的聲音、周邊國家的反應——來描述這個中國。他指出,對龍的迷戀與魔力,讓中國社會在經歷不管多麼劇烈的朝代更迭、社會災難之後,仍回到它的舊有軌跡。「歷史的暴政」、「暴政的歷史」,這兩種力量一直環環相扣,似乎形成一條巨龍,把其他可能性排除在外。「我曾經誤以為新一代將逃離這種歷史宿命,如今看來,這實在有點過分樂觀。」

尤其是,中國巨龍正越來越裹緊周遭的城邦、島嶼和國家。比鄰而居的香港和台灣之焦灼,正是這一衝擊的表層反應,也更可能是令人生疑的歷史變遷的一部分。
收錄在這本書的文章,陸續寫於過去幾年中,它由或是遊記、或是評論的散文構成,作者經常試圖藉此在現實與歷史中尋找平行線。「這種嘗試充滿不足,它太迷戀歷史的循環之感,簡化了問題的複雜性。我唯一的期待是,其中某一些段落能激發你某種聯想的樂趣。」

作者簡介:

許知遠

一九七六年生於北京,二○○○年畢業於北京大學,為當代中國知名作家、公共知識分子、媒體人。

許知遠以其對時勢堅定的批判立場、豐富的文化知識,以及個人獨特文風著稱;他是當代中國少見的向外部世界表達其中國思考、並以中國自身視角看世界的作家和記者。著有《極權的誘惑》、《偽裝的盛世》、《抗爭者》、《未成熟的國家》、《祖國的陌生人》、《一個游蕩者的世界》等書。

TOP

章節試閱
參、荒誕與沉默

一個村莊的故事

人民幸福就是社會主義,全人類幸福就是共產主義。

——吳仁寶

山頂上的天安門城樓上有點清冷,它的兩旁是蜿蜒的長城城牆,緊鄰城樓的是山海關。山下遙遙望去則是巴黎凱旋門、華盛頓國會大廈和雪梨歌劇院,更遠的地方,是成排的英國式、美國式別墅,還有那一片塔林,其中最著名那座叫做華西金塔,這一切籠罩在有點灰濛濛的空氣中,遠遠地你看到煉鋼廠的高爐與巨大的傳輸帶……

那個來自河南的小夥子正站在這座的天安門城樓前,身後金水橋,兩座金色的老壽星雕像矗立在一旁。「天有些冷,人不太多」,這...
»看全部
TOP

作者序
序_邊緣的聲音

總記得那個初夏的午後。我和朋友驅車穿越過那個沙漠之城,到墨西哥的小鎮上短暫一遊。

租來的破車上,音樂應景,正是法蘭克.辛納屈(Frank Sinatra)的《國境之南》(South of the Border)。我的心情卻怎樣也無法放鬆。此前,我們剛拜訪過一個年過七旬的女士,談話的主題是她那位亡故的丈夫,一位天體物理學家。在八○年代的中國,他的名字無人不知,被視作科學與民主的精神化身。對於海外觀察者來說,他正是「中國版的薩哈羅夫」——一個熱忱宣導人權與自由的偉大科學家。

在過去的二十多年中,他們一直生活在亞歷桑...
»看全部
TOP

目錄
壹∣歷史的迴旋
帝國的遺產
老舊戰艦的陌生挑戰
一個國家的慢性潰瘍……
模糊的五四神話
鄭芝龍與資本主義幻影
批判的荒謬劇
《革命軍》與另一種幻想
錢穆的中國

貳∣他方的回聲
蒙古大夫的良方
孟德斯鳩與中國模式
卡夫卡的中國長城
天鵝絨監獄
叫魂――焦慮的盛世
知識分子的北京夜話

參∣沉默的哲學
一個村莊的故事
被遺忘的人
沉默的哲學
一個詩人的轉變
朋友們
一個脫黨者

肆∣流亡的囈語
流亡的里程碑
巴黎的先時之聲
漫長的休假
鎮定的黑手
從北京到台北
寧做太平狗
從夾邊溝到拉斯維加斯

伍...
»看全部
TOP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