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講大道理,只是自自然然地寫出真心,
讓人不能不接受她的善意與愛!

親愛的三毛與讀者談心的療癒之作!

我願將自己化為一座小橋,跨越在淺淺的溪流上,但願親愛的你,接住我的真誠和擁抱。 ──三毛

三毛逝世二十週年紀念
重新編輯‧全新改版


我喜歡把快樂當成一種傳染病,每天將它感染給我所接觸的每一個人……


在過去十數年來,收到上萬封來信,拆來拆去,只見一個個善良但是十分寂寞的靈魂。很多年輕孩子在信中寫著:「陳姐姐,我但願永遠不要回那個沒有溫暖的家……」我總是要他們試著用自己的智慧去與父母相處,畢竟成年人的觀念很難被改變。有的人則抱怨沒人愛自己,我告訴他們人活在世界上,最重要的是先要擁有愛人的能力。也有人聽了我的演講,汲取到對生命有幫助的東西,或看了我的文章提出批評,都讓我感受到一股暖流。其實,回信之後,受善最多的人,可能還是我自己。藉著讀者朋友的來信,看見了本身的不足和缺點,這些信件,是一面又一面明鏡,擦拂了我朦朧的內心……

三毛的文章感動了全世界無數讀者每天向三毛求助求教的信件也不斷的如雪片般寄來讀者的問題包括家庭感情學業等各種困擾,甚至還有人請她幫小孩取名字、問她怎麼學習外語……但她都耐心細閱,一一回覆,從不說教,也絕不刻意討好,而是把每個來信的讀者都當作朋友,挖心掏肺的分享她的看法,並提出具體的建議,真心誠意自然的流露在字裡行間,令人感動之餘,也從中獲益良多!


封面故事:
在玻利維亞海拔四千公尺的首都拉巴斯,賣魚的印地安女人身上的銀魚別針晃動著,好似在游著一般閃閃發光。三毛臉紅著請她賣給自己,但後來一直想著要送回給那女人。

作者簡介:

關於三毛

她本名陳懋平,因為學不會寫「懋」那個字,就自己改名為陳平。

她十三歲就蹺家去小琉球玩,初中時逃學去墳墓堆讀閒書。

旅行和讀書是她生命中的兩顆一級星,最快樂與最疼痛都夾雜其中。

她沒有數字觀念,不肯為金錢工作,寫作之初純粹是為了讓父母開心。

她看到一張撒哈拉沙漠的照片,感應到前世的鄉愁,於是決定搬去住,苦戀她的荷西也二話不說地跟著去了。

然後她就和荷西在沙漠結婚了,從此寫出一系列風靡無數讀者的散文作品,把大漠的狂野溫柔和活力四射的婚姻生活,淋漓盡致展現在大家面前,「三毛熱」迅速的從台港橫掃整個華文世界,而「流浪文學」更成為一種文化現象!

接著,安定的歸屬卻突然急轉直下,與摯愛的荷西錐心的死別,讓她差點要放棄生命,直到去了一趟中南美旅遊,才終於又重新提筆寫作。接著她嘗試寫劇本、填歌詞,每次出手必定撼動人心。

最終,她又像兒時那樣不按牌理出牌,逃離到沒人知道的遠方,繼續以自由無羈的靈魂浪跡天涯。

她就是我們心中最浪漫、最真性情、最勇敢瀟灑的──

永遠的三毛。

TOP

章節試閱
自愛而不自憐。





三毛大姐您好:

前些日子在城區部參加了您的座談,一直有股衝動想寫信給您,雖然料必此種來信您定看得不勝其煩,但相信您定能深切瞭解一個不快樂者的心情,因此很抱歉又給您增添麻煩,只希望能藉您的指點,給我精神上的鼓舞。

我是淡江夜間部的學生。基於那種對自我的期許,我參加了大學聯考。現在我正積極的準備托福,由於英文程度不挺好,因而讓自己搞得好累,有不勝負荷之感。出國留學的真正目的為何?我真的不知道,可能就只為了逞強吧!由於自小好勝心強,再加上感情的挫折,讓我一直有股「向上爬」的意願,...
»看全部
TOP

推薦序
導讀。 ──【明道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陳憲仁

三毛寫作甚早,年輕時即曾在《現代文學》、《皇冠》、《中央副刊》、《人間副刊》、《幼獅文藝》等發表文章。但真正踏上寫作之路,應該是一九七四年與荷西在西屬撒哈拉沙漠結婚後,寫下一系列「沙漠故事」才算開始。

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註:此為舊版《三毛全集》書名,收入新版《三毛典藏》系列《撒哈拉歲月》中)是中文世界裡,首次以神秘的撒哈拉沙漠為背景的作品,對於長期蟄居在台灣島國的人,無異開啟了寬闊的視野,加上她的文筆幽默生...
»看全部
TOP

作者序
三毛二三事。

──三毛家人

「三毛」並不存在

在我們家中,「三毛」並不存在。

爸爸媽媽和大姐從小就稱呼她為「妹妹(ㄇˇㄟ ㄇˊㄟ)」;兩個弟弟喊她「小姐姐」;在姪輩的心中,她是一個稀奇古怪但是很好玩的「小姑」。

「三毛」這個名字從民國六十三年開始在《聯合報》出現,那些甚至連「三毛」的家人都沒經歷過的撒哈拉沙漠生活,讓我們的「妹妹」、「小姐姐」、「小姑」頓時成了大家的「三毛」;但即使在她被廣大讀者接受後的七十年代,家中仍然沒有「三毛」這個稱呼,大家一切如常,仍然是「妹...
»看全部
TOP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