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倫敦占星學院指定教材
極具啟發性的基礎入門書
詳實的解說各宮位所代表的具體情境
及各行星落點所產生的不同意義
對於天體循環有專業及深入的見解


作為一本教科書,霍華的書是無價之寶。因為此書深入淺出,從最基本的概念入門,引領讀者一步步地認識詮釋宮位的複雜性,而又不失嚴謹的架構和清晰扼要的描述。對於一位想要認真學習、深入了解占星學的學生而言,這無疑是一本不可或缺的參考書。就作為一本心理占星學的著作而言,這本書內容清楚扼要,極其珍貴。

──麗茲‧格林

所謂的宮位,是依照一個人出生的時、地不同,而將天空分成不同的區塊,和星座固定依太陽的運行而劃分是不同的。不同的宮位是代表個人性格及生命經驗所發生的不同區域。

十二宮代表生命不同的區域 ,十二個宮位,代表人生不同的生命經驗,也代表生命不同能量的出口,如果遇到困難的出口,也就是我們要去面對修練的部份,這也是『自我覺察』法門!

黃道十二宮由第一宮牡羊開始,管理著人生十二個不同位置,而在每個宮至下一個之間,更隱含著遞進關係。從第一宮起至第三宮,是出生至踏入世界,代表你的基本個性、人格如何?第四宮至第六宮,是由個人、家庭過渡到社會、工作,接觸外在世界,這三宮代表你如何建立自己?第七宮至第九宮,個人由獨立到死亡,到達靈魂的依歸,代表你如何走入他人的世界?而第十宮至第十二宮,表現了個人以外的社會形式,由社會僵化,直至重生,發展不同的宇宙價值觀,也代表你如何實踐自己的願望。

在《占星十二宮位研究》這本書中,備受讚譽的占星家霍華.薩司波塔斯(Howard Sasportas)詳細地描述毎個宮位的經驗和情境。他不僅點出各宮位之間的實際關聯性,同時也賦與毎個不同生命領域更精微的意義。

薩司波塔斯的方法兼具精神性和心理性,他至今仍然是近代最具影響力、最為人喜愛的占星家之一。《占星十二宮位研究》開風氣之先,完整地介紹宮位的內涵,頗受占星學子和執業占星家的喜愛。這是一本毎位占星愛好者的必備之書。

這個新修訂的版本新增了麗茲‧格林寫的序言,以及四位重要占星家為薩司波塔斯寫的悼文,他們分別是達比‧卡斯提拉(Darby Costello)、蘿拉‧布墨─崔特(Laura Boomer-Trent)、艾林‧蘇利文(Erin Sullivan)及梅蘭妮‧瑞因哈特(Melanie Reinhart)。


作者簡介:
霍華.薩司波塔斯(Howard Sasportas, 1948-1992)
是一位備受尊崇的美國占星家。他曾獲得人性心理學的碩士學位,並於1983年時與麗茲‧格林共同創辦心理占星學中心。他的著作包括《變化的眾神》(The Gods of Change)、與占星家羅伯特‧沃克勒合著的《太陽星座職業指南》(The Sun Sign Career Guide),以及與格林共撰的四本心理占星學的研討著作。

譯者簡介:
韓沁林
現任職媒體,兼職翻譯,在占星與文字的國度尋找生命的答案。

【審訂者簡介】
胡因夢
曾為知名演員,土星回歸本命盤的二十九歲那年,開始投身靈修與心靈探索,並專注於靈修、占星等領域書籍的專業翻譯,多年來已將克里希那穆提、肯恩.威爾伯、佩瑪.丘卓、A.H. 阿瑪斯,以及現代占星學先驅史蒂芬.阿若優等多位大師經典引介至華人世界,為國內讀者開拓了豐富的心靈視野。  她也是身心靈成長課程的帶領講師,對於現代人的身心壓力、情緒模式及靈性成長需求,都有深刻的觀察與研究,目前從事專業占星諮商的工作。


內文試閱:
了解宮位
將宮位視為經驗領域
許多占星教科書會將每一個宮位指派給特定的經驗領域,也就是人的一生中某一個領域的際遇和安排。例如,第四宮的傳統意義就是「家庭」,第九宮則是「長途旅行」,而十二宮之中的一個領域就是「監管機構」。這些教科書教導我們,如果想知道一個人的家庭狀況,就得看他的第四宮;如果想知道一個人在長途旅行中會有什麼遭遇,就應去分析他的第九宮;如果想知道一個人在醫院或監獄裡面的遭遇,則應該研究第十二宮的行星排列。雖然這種方法相當準確,但是用這種方式來詮釋宮位實在索然無味,而且沒有什麼幫助。若是按照我在第一章所強調的,我們必須掌握每一個宮位的核心意義,也就是最重要的精神內涵,就能激發與此宮位有關的無盡聯想或可能性。基於某種理由,第四宮被認為是代表「家庭」的房屋,但我們應該深究其因。第九宮與「長途旅行」有關,因為旅行是一種能活出第九宮特質的普遍性方式。我們很難從第十二宮的表面意義上去理解,為何它也代表「醫院和監獄」。在本書的第二部分,我們會敲開每一宮的外殼,逐層地抽絲剝繭,「理解」其最豐富、最原始的核心意義。
每一宮的行星和星座不只顯示有什麼在「外面世界」等著我們,同時也能描述我們的內心情境,也就是自我投射在這個領域的先天形象。我們會透過宮位內行星或星座象徵的主觀角度,檢視外面世界發生的種種。如果冥王星落入第四宮,即使家人「善意」地對待我們,也可能被我們解釋成危險、祕密或是具威脅性。但最重要的是,一個宮位內的行星和星座代表一種最好且最自然的態度,因此我們用這種態度面對這一宮代表的生命領域,才能揭露並瞭解自己與生俱來的潛能。就如魯依爾曾寫道的,「星盤的每一個宮位,都象徵(我們的)法性的一個特別面向。」

將宮位視為過程
人本主義心理學大師珍‧休士頓(Jean Houston)在《創造一個神聖的心理學》(Creating a Sacred Psychology)中,提到美國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Margaret Mead)的生平軼事。瑪格麗特小時候要求母親教她製作乳酪。她的母親說:「好的,親愛的,但是妳必須先看小牛如何出生。」瑪格麗特從小牛出生學到製作乳酪,她從小就被教導必須經歷開始、中間到結束的完整過程。
休士頓博士常感嘆我們是「年齡過程中斷」的受害者。我們扭開了開關,世界就開始運轉。我們往往對事情的開始略知一二,對事情的結束稍有了解,但對過程卻一無所知。我們已失去了對生命自然律動的覺知。
時下人類文化已經失去平衡,令人難以忍受。十六世紀以前最盛行的是有機的世界觀。人類生活在小型的社會團體中,親近大自然,同時認為群體的需求勝於一己所需。自然科學建構在理智以及信仰之上,而物質和精神也是緊密相連。到了十七世紀,世界觀產生了鉅變。人們對於有機和精神性的宇宙有了截然不同的看法,同時開始認為世界就像一具根據機械法則在運作的機器,整個世界不過是各種機械零件的排列和運作。地球不再是萬物之母,不再有情感和知覺,不再生機盎然,只是一套機械裝置,就像時鐘一樣可以拆散解體。笛卡兒(Descartes)的名言「我思故我在」,預見了心智和物質的重大分歧。人們沉浸在大腦的思考中,將身體的其他部分拋到腦後,支離破碎成為每日生活的準則。這種觀點持續盛行,甚至到了二十世紀的物理學還認為:關係就是一切。換言之,我們無法了解任何一件從因果脈絡中抽離而出的事件。
諷刺的是,研究大自然循環運轉的占星學也喪失了對過程的覺知,失去了對萬物眾生的感受。機械論的世界觀認為大自然應該、同時也可以被控制、被掌控、被剝削。占星家也犧牲了對事物深層意義的瞭解,開始強調預測和結果。宮位被形容成一連串的關鍵字,或者看似彼此相關的意義,實則鬆散無關。為何第二宮指的是「金錢、資源和財產」,但接下來的第三宮卻代表「心智、周遭環境及手足」呢?為何第六宮的「工作、健康和小動物」是延續第五宮的「創造性的自我表達、嗜好和閒暇消遣」?當然,就像夏季延續春季,白日轉換成黑夜,宮位依序出現一定有它的基本道理。
宮位不是人生中分離、隔絕、互不相連的區塊。如果我們能了解宮位的整體性,就會知道宮位展現了生命過程的最深意義,也就是人類誕生和發展的故事。從誕生那一刻的上升點開始,我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有別於他物的獨特個體,但是接下來逐步地經歷每一個宮位,透過一連串的步驟、階段、動搖和改變,終於建立了一個能夠向外擴張的自我身分認同,而終能與萬物融為一體。我們來自於無形無垠的浩瀚意識海洋,逐步具體成型後,才能重新與這海洋融合為一。除非我們能理解這個展現的過程,否則生命和宮位都失去了最根本的意義。過程深埋於人類的經驗之中,區隔分類只是整個循環的一部分,而我們卻將自己囚禁其中。然而我們切莫忘記,最終整體才是一切。
隨文註
星座與星宿共用名稱,但由於「分點歲差」或稱「分點偏移現象」(Precession of the Equinoxes),星座和星宿不再吻合。

空宮
在我教導占星學的入門學子時,他們時常一再地問我:「如果一個宮位內空無一物,代表了什麼意義?」有些學生對於空宮,也就是沒有行星佔據的宮位,感到十分困惑。「我的第五宮是空宮,是否就代表我沒有小孩?」或是「我的第三宮是空宮,是否代表我沒有想法?」
我們要知道,因為只有十個行星繞行十二個宮位,所以一定會有些宮位沒有任何行星停留,但這不意味在空宮所代表的生命領域裡不會有事情發生,也不代表與這個宮位相關的生命領域不重要。
嚴格說來,我們不能說一個宮位是空的。即使沒有任何行星落在這個宮位內,但仍有星座(或是很多個星座)在此,會對該宮位所代表的生命領域造成影響。所以當我們詮釋空宮時,第一步就是將宮位星座的特質,與該宮所代表的生命領域產生聯想。第二步就是找出空宮宮頭星座的主宰行星,檢視一下這個主宰行星落在哪一個宮位?落在哪一個星座?相位如何?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從中獲得許多有關宮空的資訊。第三步就是找出空宮內其他星座(不僅是宮頭星座)的主宰行星,這顆主宰行星落入哪一個宮位?落入哪一個星座?其相位如何?
在範例的星盤中,第六宮是空宮。按照上面的三個步驟,我們就可以對這一宮獲得更深入的資訊。在這個例子中,第六宮的宮頭是射手座,這意味著伊略特應該培養與射手座本質有關的技能,像是擴展他人視野的技巧。射手座的主宰行星是木星,落在代表團體的第十一宮,這代表他可以在團體中應用技能(第六宮的主宰行星落在第十一宮)。既然木星是落在金牛座又與火星合相,那麼就代表他的性格可以領導(火星)自己一手建立(金牛座)的團體。但我們也不能忽略第六宮內的摩羯座,土星的位置也會跟第六宮產生關聯。在這個例子中,土星落入天秤座,位置十分接近第四宮與第五宮的交界處。我們可以猜想他可能是在家裡(主宰第六宮摩羯座的土星落入第四宮)工作(第六宮)。再加上土星接近第五宮,所以第五宮也可能受到影響,而第五宮的其中一個意義就是小孩。綜合以上的資訊,我們可以回歸到原點,推論他的工作(第六宮)性質可能與小孩(土星主宰第六宮的摩羯座,接近第五宮的宮頭)有關。我們之前已經用同樣的方法,詮釋金星落入第十宮的意義及影響力。本命盤中任何一個重要的因素,都會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呈現出來;這有時會被稱為「三的法則」(the rule of three) 。
一個有許多行星落入的宮位當然很重要,但我們不應該忽略所謂「空宮」的重要性。空宮宮頭星座的主宰行星,應該被視為特殊相位圖型的焦點,例如提桶型星盤中的把手,或是火車頭型星盤中的引導行星。如此一來,與空宮有關的事件就會被凸顯出來。空宮也許包括了T型相位中的欠缺元素,而空宮所代表的生命領域,也可以幫助一個人的心理發展更趨近於平衡。

擁擠的宮位
這裡指的是一個宮位中有不止一個行星落入。有些宮位的確很「擁擠」,也就是說,可能有三、四個、甚至更多個行星落入同一個宮位內。在這種情形下,不同行星所暗示的原則、慾望、驅力或是動機,都會同時呈現在這個宮位所代表的生命領域中。有些行星的本質顯然是相互矛盾的,例如擴張的木星遇上謹慎又限制的土星,這會導致這個宮位所代表的生命領域變得更加緊張,更加複雜。任何一個有兩或三個行星落入的宮位,對於一個人的生命安排或目標都顯得特別重要。

宮位的不均等
在四分儀宮位制的系統中,除非是出生在赤道的人,要不然每個人本命盤上的宮位大小都略有不同(尤其是出生在南北半球的高緯度區)。有些宮位可能橫跨六十度,有些宮位可能小到只有十五度,甚至更少。很多學生問我,是否比較大的宮位較重要。在某種程度上,這種推論可能是正確的,因為行運(行星每天持續的運行)會在比較大的宮位中停留較長的時間,就可能會在這段延長的時間內,引發更多與該宮生命領域有關的事件。然而,比較小的宮位仍然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有兩個或更多個行星落入這個宮位的時候。若是小宮位中沒有任何一個行星,小宮位宮頭星座的主宰行星就變得十分重要了,我們可以從主宰行星的相位或是位置來分析這個宮位。同時,因為行星通過較小的宮位停留的時間比較短,所以常會用比較壓縮或集中的方式「執行任務」,這也會讓這些任務變得更急速、更棘手。


外行星的重要性
外行星落入每個宮位的提醒
與其他的內行星相較之下,天王星、海王星和冥王星這三顆外行星無論落入哪個宮位,都會讓我們在相關的生命領域裡感受到更多的分裂、激進和轉化的本質。我們不會用平凡、慣例或是簡單的方式,去處理與這個宮位有關的生命事務,反而會用一種略為突兀的方法,與這個生命領域產生更複雜的關係。
土星會藉由其落入的宮位,讓我們發現自己軟弱、無法勝任或是不完整的部分,並凸顯出我們需要努力和加強的領域,但外行星的影響力更勝於此。外行星會在落入的宮位代表的生命領域裡,定期地挑戰已經建立的架構,考驗架構的穩定度和存在性。外行星除了會讓相關的生命領域變得更為複雜,同時也象徵著某些形式的衝突、矛盾、緊繃和創傷,無論我們喜歡與否都必須做出重大的改變,或是轉變自己的角色。崩潰是為了突破,希望最後的結果能讓我們更寬廣、更深入、更精微,更加延伸地去體驗自我和整個生命。
在一段長時間內,所有人的外行星都會落入同一個星座,因此天王星、海王星和冥王星對個人產生的影響,往往會表現在它們落入的宮位裡。


凱龍:療癒或死亡?
凱龍落入每個宮位的可能影響
一九七七年,人類在土星和天王星的軌道間發現了一顆小行星,命名為「凱龍星」(Chiron)。發現新的星體預示著社會意識的改變,這個行星的特質也反映在一些重大的歷史進程上。舉些例子,人類在一七八一年發現了天王星,這跟一段革命和反叛的時期有關,當時美國開始反抗英國,法國也發生了激烈的階級戰爭,而拿破崙即將率領大軍橫掃歐洲。海王星是在一八四六年被發現,這與浪漫時期相互吻合,彼時針對貧民、年輕人、病患和需要幫助者的福利運動陸續地出現,代表人們渴望出現一種更完美的境界。而在一八四八年,革命浪潮襲捲歐洲。當年人類發現了冥王星,一方面與法西斯主義及集權主義的興起有關,另一方面則與心理學的出現有關,心理學這門新科學專門探索未知的深層心智活動。按照上述的說法,我們會發現凱龍星與神祕學和集體意識的重要發展有關。除此之外,凱龍的神話原型意義,也將有助於我們推論它在一個宮位中的影響。
凱龍的父親是天神撒登(即土星),母親是海洋之神的女兒-海妖菲拉雅(Philyra)。根據神話,撒登和菲拉雅被撒登的妻子莉亞 (Rhea) 抓姦在床。撒登為了躲避妻子,把自己變成一匹種馬後逃跑,而他和菲拉雅的結晶就是凱龍。凱龍是一隻半人馬怪物,身體一半是人類,一半是動物。菲拉雅認為自己產下了怪物,因此十分地沮喪,她向眾神祈求,不惜任何代價擺脫自己的孩子,眾神回應了菲拉雅的祈求,把凱龍帶走,然後將菲拉雅變成一顆檸檬樹。
凱龍的第一個創傷來自於母親的拒絕,無論凱龍落入哪個宮位,都會在該宮位代表的生命領域中,對拒絕十分地敏感。就象徵的意義而言,這就像當我們從母親收縮的子宮中被推向殘酷的世界時,感覺自己「失寵」了。我們感覺被困在一個分離又獨特的軀殼內,失去了與萬物一體的融合感。凱龍星的位置可能代表身體會在此產生問題,也代表原始的生理驅力和慾望,可能會跟邁向超越、純淨和神聖的引力產生衝突。土星的兒子凱龍本身就具備部分的神性和獸性,我們也是如此,不是全然地神聖,就是成為獸性本能的奴隸。我們會在凱龍星落入的宮位敏銳地感受到這兩種天性的衝突。
凱龍在眾神的撫養之下,變成一個極有智慧的半神。他的獸性本能賦予了他大地的智慧和對大自然的親近。他就是美國印地安人所稱的「薩滿」(Shaman),意指有智慧的醫者。他通曉各種植物的藥性,將其運用在醫療和自然療法上,但他的知識不僅限於醫療,同時也研究音樂、倫理、狩獵、戰爭和占星學。關於凱龍超凡智慧的故事遠近馳名,因此許多天神和人間的高位者都把自己的子女送來,接受他的教育。他變成了天神子女的養父,教導傑森(Jason)、海格力斯、阿斯克勒(Asclpeius)、和阿基里斯(Achilles)等等。伊薇‧傑克森(Eve Jackson) 在一門討論凱龍的精彩演講中提到,凱龍主要傳授的課題是戰爭和醫療。2由此看來,凱龍精通一門製造創傷、再將創傷治癒的藝術。我們可能會在凱龍落入的宮位中,受到一些傷害或遭受破壞,但也可以獲得一種敏銳的覺知以及自覺性,讓自己能夠進一步地去幫助或了解他人。傑克森認為,凱龍的發現與心理治療的興起和流行有關。所謂的心理治療是在治療的過程中揭露痛苦的心理創傷。在許多醫者和治療師的本命盤中,凱龍都位居強勢的位置。
凱龍會幫助人成為一位英雄,他不只傳授生存的技能,同時也灌輸文化和倫理的價值。他的學生不僅善於生存,同時也能在為國家或更大的整體服務時,創下豐功偉業。我們不僅可以在凱龍的宮位領域中教導他人,同時也能展現自己英雄式的潛力。我們可以在這個生命領域裡超越平凡,卻又不會與「現實人生」失去聯繫。凱龍在土星和天王星之間不規則地運行,暗示了兩種法則。首先,他們可以在現有的成就所能接受的範圍之內,實際地運用天王星大膽又創新的洞見和揭示。凱龍會將本能與智慧結合,也就是說,在凱龍所在的宮位中,我們可能具備了創造和直觀能力,但又可以兼顧務實性。
在一場半人馬狂飲作樂的派對中,海格力斯用一隻毒箭誤傷了凱龍的膝蓋。這種毒來自於致命的九頭蛇怪物海德拉,凱龍即使用自己的靈藥也無法治癒傷口。我們從這個故事中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偉大的醫者因為一個連自己都無法治癒的創傷飽受痛苦。我發現在許多殘障者的本命盤中,凱龍星都佔有顯著的位置。殘障者往往能透過接受他人的服務,體會到人生的意義。很顯然地,最好的治療師通常都能覺察到自己的心理缺陷和精神官能症。心理學家阿道夫‧古根包爾(Adolf Guggenbuhl Craig)在著作《權力和助人的行業》(Power and the Helping Professions)中提到,「病人的體內都有一位醫生,而醫生的體內也有一位病人」。一位治療者如果越能感受到自己的痛苦和弱點,就越能幫助病人找到體內的治療者。
眾神為了獎賞凱龍提供的服務,賜予了他永生不死的禮物。凱龍因此陷入一種怪異的處境:既不能治癒自己的創傷,也不能死去。他最後終於找到了一個解決方法。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曾經從眾神的手中偷走了火,因此遭受到處罰,被眾神打入地府,必須有人取代他在地獄的位置,他才能夠獲釋。凱龍不想要永生不死,就決定和普羅米修斯交換位置。由此看來,凱龍和普羅米修斯都是需要彼此的,而這也代表了兩種不同智慧的結合:凱龍擁有大地的智慧,能夠將這分智慧運用在更高的層次,普洛米修斯則是從眾神的手中偷走了象徵創造性願景的火,並且將火應用在人間。在凱龍的宮位中,我們必須將如火焰般的願景與實際的常識結合在一起。
凱龍選擇了死亡。他接受死亡的必然性,甚至井然有序地安排死亡,所以可以和平又高貴地面對這件事情。有些人受到伊莉莎白‧庫伯勒─羅斯(Elisabeth Kubler-Ross)的看法所啟發,接受了死亡和準備死亡的這些概念。凱龍對死亡的態度,以及對健康、治療和教育的廣博知識,都是我們這個世代的表徵。
現在就對凱龍所主宰的星座下定論,還言之過早。由於凱龍是半人馬,所以有些占星家認為凱龍應該與射手座有關。其他人則覺得處女座比較合適,因為凱龍與治療和務實的智慧有關。現今電腦科技和統計研究方法的進步,也有助於評估凱龍的重要性。與此同時,我希望透過以下的簡單例子,來描述凱龍落入每個宮位的可能性,讓讀者更清楚地認識它在星盤中的影響力。


結語
占星學就如同一張地圖,雖然它無法替一個人決定方向,但它的意志力,卻可以決定這個人是否能展開這趟旅程。
──麗茲‧格林
一棵蘋果樹「知道」自己將結出蘋果,它並不需要經過努力與奮鬥,只需要單純地展現天職所在。每個人就像蘋果樹一樣,在他或她的內心深處,很清楚自己「應該變成什麼樣的人」。但是不同的是,我們已經失去這種覺知能力,因此,我們跟自己的天性與整個生命都失去了連結。
我們對占星學如果有正確的了解,這門學問就可以提供象徵性的架構,讓我們發現主宰和勾勒自我獨特發展所應有的基本法則及模式。如果仔細地去聆聽,星盤就會「告訴」我們一些有關「我們應該了解、但卻因為發展過度而無法辨識的東西」。
你可能已經逐一地解讀過自己本命盤上不同宮位的行星位置,同時在思考和消化本書的內容,或許你已經知道如何將你所讀到的東西,應用在身旁親近的人或是諮商對象身上。無論是哪一種情形,當你越能夠發現自我的時候,你就越能看清楚別人。
本命盤可以幫助我們覺察自我的潛能,但行動權卻操之在己,因為星盤不能幫我們達成什麼成就。在此套用一句日本諺語:「知而不行,不如無知。」
讓我們回顧一則猶太老故事,也許會有些幫助:
哈西迪教士蘇西亞(Susya)在死前曾說:「當我到了天堂時,他們不會問我『為什麼你不是摩西?』而是會問:『為什麼你不是蘇西亞?為什麼你沒有活出天命注定的自己?』」
為什麼你沒有活出天命注定的自己?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9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