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愛德華‧杜蘭是一隻極度自負、個性冰冷的瓷兔子,十歲的小主人艾比琳十分寵愛他。某天晚上,艾比琳的奶奶說了一個故事,故事裡的公主從未愛過人;故事結束時,奶奶還悄悄的告訴愛德華:「你真是讓我太失望了。」

奶奶的這句話有如一道詛咒。愛德華的自我救贖之路,也從跟隨這家人到海上航行、掉出船外的那一刻開始。

沉到海底後,這隻瓷兔子在那裡待了297天,他第一次有了真真切切的感受──害怕。幸運的是,愛德華被漁夫的漁網打撈出海面,跟著溫柔、慈祥的老漁夫夫婦住在一起,也開始懂得傾聽、懂得關心身旁的人。

沒想到,這對老夫婦已經長大成人的女兒,卻把他丟到了垃圾堆。過了一段時間,一隻狗和一個流浪漢在垃圾堆發現了他;他們一起搭著火車到處流浪,直到愛德華硬生生的被迫與他們分開。

當下一任小主人──四歲的莎拉──去世時,愛德華的心真的碎了。這隻瓷兔子以一種前所未有的謙卑態度,想起了艾比琳的奶奶;他多麼希望那位老太太知道他已經懂得愛了,更希望老太太能收回那道詛咒。

當這隻瓷兔子的頭被一個憤怒的男人砸碎時,他恨不得能加入莎拉的死亡行列;但在一場奇異的夢境中,被愛德華愛過的其他人卻說服他留下來……

後來,在一位娃娃店師傅的巧手修復下,愛德華又恢復了原狀,但這隻瓷兔子卻因為心痛而關上了心門,直到一個一百多歲的老娃娃告訴他:
「打開你的心門,一定會有人來帶你走的。」

愛德華才漸漸敞開心門,靜靜的等待,終於等到了那個適合他的小孩。

這部精采的作品行文優美,文字精鍊,不慍不火;作者凱特‧狄卡密歐以溫柔的語調,熟練描畫出愛德華從高傲自大轉變成懂得愛人的整個歷程。

貝格朗‧伊巴圖林所繪的深褐色調插圖優雅可愛,美麗的彩色插圖也描繪得相當精緻。整部作品教人驚嘆不已。

作者簡介:
凱特‧狄卡密歐(Kate Dicamillo)出生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州,五歲時因慢性肺炎移民氣候溫和的佛羅里達州。
她居住的地方是個小鎮,生活步調慢,腔調也跟北方不同,大家互相認識,待人真誠,使她立刻喜歡上這裡,而佛羅里達州也成為她前兩本書的主要場景。大學時代她主修英美文學,並從事成人短篇小說的創作,曾經獲得一九九八年邁克奈特基金會的作家獎助金。《傻狗溫迪客》是她的兒童小說處女作,出版後即獲得紐伯瑞獎,並躋身紐約時報暢銷書榜。她說在接到得獎通知時,她又驚又喜,不敢置信的沿著牆邊走來走去。沒想到隔年她的第二本兒童小說《高飛》(The Tiger Rising)又獲美國國家圖書青少年文學銀牌獎。
原先,凱特並沒有想到要為兒童寫作,直到她開始在一家書店的童書部上班,看到許多非常好的兒童書籍,深受感動,才決心朝這個方向努力。
由於白天在舊書店工作,因此凱特只能在早上花一點點時間寫作,一天最多只能寫兩頁,然而她強迫自己每天不間斷。一本書從開始寫到全部修改完成,大約要一年的工夫。
凱特筆下的人物顯得十分真實。她說,她並沒有塑造這些人物,而是專心聆聽這些人對她說什麼,然後把他們想說的東西轉述出來。她不喜歡刻意介入或扭轉故事的發展,也不特意挑選故事的題材或背景,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
以《夏綠蒂的網》一書聞名於兒童文學界的E.B.懷特曾說:「所有我想要在書裡表達的,甚至,所有我這輩子所想要表達的,就是:我真的喜歡我們的世界。」凱特認為這句話也正是她寫作的心情。

譯者簡介:
【譯者介紹】譯者╱劉清彥曾經,有一隻小小的泰迪熊,陪他度過不太愉快的童年時光;曾經,這隻他深愛的泰迪熊,不小心在搬家的過程中消失了蹤影。於是現在,他的房間裡除了堆滿圖畫書,還有許多泰迪熊。他學的是新聞,卻熱愛兒童文學,平常大多窩在家裡專心翻譯和創作童書,星期天固定到教會為小朋友說故事,偶爾也在報紙寫寫書評,或是到各地為喜歡圖畫書的大朋友上課。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從前,在埃及街的一棟房子裡,住著一隻幾乎是用陶瓷做成的兔子。他有陶瓷做成的頭、手臂、雙腳、手掌和腳掌、軀幹和鼻子;手腳的關節還以鐵絲纏裹接合,如此一來,陶瓷做成的手肘和膝蓋才能順利彎曲,讓他有更多活動的自由。
他的耳朵是用真正的兔毛製成的,兔毛的裡層則是以能夠彎曲的強韌鐵絲為骨架,使他耳朵的姿態可以清楚反映出兔子精神飽滿、疲憊不堪和無聊透頂的各種心情。他的尾巴也是以真正的兔毛做成,既柔軟又毛茸茸的,形狀也很漂亮。
這隻兔子名叫愛德華.杜蘭。他很高,從耳尖到腳尖大概有三尺長;眼睛是用靈敏又慧黠的藍色畫成的。
不過最重要的是,愛德華.杜蘭覺得自己是隻絕無僅有的陶瓷兔子。他只對自己兩頰的鬍鬚有點意見,這些鬍鬚雖然又長又高雅(就像兔子鬍鬚該有的樣子),他卻無法確定這些鬍鬚的來源;愛德華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那些不是兔子的鬍鬚。然而,愛德華實在不願多想——那些鬍鬚最初到底是屬於哪種噁心的動物,於是他決定不再想了。一般而言,他不喜歡去想那些令人不愉快的事。
愛德華的主人是個十歲大的黑髮女孩,名叫艾比琳.杜蘭,她認為自己就像愛德華一樣高貴,正如同愛德華對自己的看法。每天早上,艾比琳在上學前穿好衣服後,也會為愛德華好好打扮一番。
這隻陶瓷兔子有個非常別緻的衣櫥,裡面有許多手工訂製的絲質套裝;有用品質最好的皮革、特別為他那雙兔子腳量製打造的鞋子;還有一整排帽子,上面都特別設計了兩個洞,好讓愛德華那對醒目的大耳朵可以順利伸出來。每件剪裁合身的褲子都有個小口袋,好用來放愛德華的金色懷錶;艾比琳每天早晨都會為那隻懷錶上發條。
「好啦,愛德華,」艾比琳為懷錶上好發條後,總會對他說:「長針走到十二,短針走到三的時候,我一定會回來。」
她把愛德華放在餐廳的椅子上,調整好椅子的位置,好讓愛德華可以看見窗外那條通往杜蘭家大門的小徑。接著把懷錶穩穩放在他的左腿上,親親他的耳尖後就離開了。愛德華一整天都望著埃及街,聽著自己的懷錶滴答作響,靜靜的等待。
一整年當中,這隻兔子最喜歡冬季,因為太陽很早就下山了,餐廳的窗戶會變得很暗,愛德華就可以看見自己映照在玻璃窗上的影像。多棒的影像呀!他的模樣看起來多高貴啊!愛德華對自己細緻優雅的外表,總忍不住頻頻讚嘆。
晚餐時間,愛德華會和其他杜蘭家的成員——艾比琳、她的爸爸、媽媽和奶奶(大家都叫她琵吉娜婆婆),一起坐在餐廳裡。事實上,愛德華的耳朵從來沒有高過桌面,而且整個用餐時間,他都只能直直看著眼前這塊潔白明亮、令人眩目的白色桌巾。可是他就在那裡,好端端的坐在餐桌旁。
艾比琳的父母發現女兒把愛德華當真人般對待時,覺得實在有趣極了。有時候她還會要求大家把剛剛說過的話或事情再說一遍,只因為愛德華沒有聽見。
「爸爸,」艾比琳會這麼說,「我想,愛德華可能沒聽清楚最後一句話。」
這時候,艾比琳的爸爸就會轉向愛德華,在這隻陶瓷兔子的耳邊,把剛才說過的話再慢慢說一次。為了對艾比琳表示尊重,愛德華會假裝很認真的聽。老實說,他才不在乎這些人說了什麼,也不把艾比琳的父母和他們對他俯就屈尊的態度放在眼裡。事實上,所有的大人都會這麼待他。
只有艾比琳的奶奶會像艾比琳那樣,用平等的態度跟他說話。琵吉娜婆婆很老了,她有個又大又尖的鼻子,那雙明亮烏黑的眼睛,就像黑暗中閃閃發光的星星。關於愛德華的出現,她是始作俑者。因為她,才會有愛德華,是她特別請人製做這隻兔子的。愛德華那些絲質的套裝、懷錶、時髦的帽子、高級皮鞋、能夠彎曲的耳朵和可以活動的手腳,全都是出自琵吉娜婆婆法國家鄉最厲害的工匠之手。愛德華是琵吉娜婆婆送給艾比琳的七歲生日禮物。
每天晚上,琵吉娜婆婆都會親自送艾比琳和愛德華上床睡覺。
「琵吉娜婆婆,妳可以說故事給我們聽嗎?」每天晚上,艾比琳都會這麼要求奶奶。
「小姑娘,今天晚上不行。」琵吉娜婆婆說。
「什麼時候才可以?」艾比琳問,「哪天晚上才行?」
「很快,」琵吉娜婆婆回答,「很快就能說故事給妳聽了。」
她關了燈,把躺在床上的愛德華和艾比琳留在一片漆黑之中。
「愛德華,我愛你。」每天晚上琵吉娜婆婆離開後,艾比琳都會這麼說。說完後,她都會靜靜的等上一會兒,彷彿在等待愛德華回答。
可是愛德華一句話也沒說。他之所以沒有回話,當然是因為沒有辦法說話。他躺在艾比琳那張大床旁邊的小床上,兩隻眼睛盯著天花板,聽著一陣陣在艾比琳體內進進出出的氣息聲,他知道艾比琳很快就會睡著了。由於愛德華的眼睛是畫上去的,閉不起來,所以他總是醒著。
有時候,如果愛德華是側著身體被放進小床,他就能從窗簾的縫隙看見黝暗的夜空。天氣晴朗的晚上,星星閃閃發亮,它們細微的光芒,會以一種愛德華無法理解的方式安慰著他。他常常一整晚看著星星,直到黑暗漸漸褪去,東方的天空出現魚肚白似的晨曦。


第二章

愛德華就這樣度過他的每一天,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事發生。噢,只是偶爾有些微不足道的生活小插曲。就像有一回,艾比琳去上學後,鄰居的那隻斑紋拳獅犬突然闖進屋裡(牠雖然是隻公狗,卻莫名其妙的被取名叫蘿西),連招呼都不打一聲,就在餐桌旁抬起腿,把尿噴灑在白色桌巾上;接著又快步走向愛德華,對著他嗅來嗅去。在愛德華還沒來得及搞懂牠的意圖時,就發現自己已經在蘿西的大嘴裡了。蘿西咬著他,興高采烈的前後搖晃,不斷咆哮,口水滴滴答答的流個不停。
幸好艾比琳的母親正好經過餐廳,目睹了愛德華的慘狀。
「快放下那個東西!」她對蘿西大吼。
蘿西驚嚇得馬上順從,乖乖聽話。
愛德華的絲質套裝沾滿口水,接下來那幾天也一直頭疼欲裂;更慘的是,他的自尊心受到空前的傷害,因為艾比琳的母親竟然用「那個東西」來稱呼他;而且,比起愛德華「犬口餘生」的悲慘遭遇,艾比琳的媽媽竟然更在意她那條被弄髒的桌巾,這實在讓愛德華覺得受到極大的羞辱。
偏偏那時候杜蘭家新來的女傭也來插一腳,為了在女主人面前力求表現,她走到愛德華端坐著的餐桌椅前面。
「這隻兔崽子在這裡做什麼?」她故意大聲的說。
愛德華最痛恨「兔崽子」這三個字,他認為這是對他最大的侮蔑。
女傭彎下身子看著他的眼睛。
「嗯,」她向後退了幾步,雙手搭在屁股上,「我想,你就跟這間屋子裡的其他東西一樣,都需要好好的清理一番。」
於是,女傭拿起吸塵器,準備把愛德華.杜蘭好好的吸一吸。她用吸塵器的軟管仔細吸了他的那對長耳朵,用手粗魯的拉扯他的衣服,還用力拍打他的尾巴。就在女傭一頭熱的用吸塵器清理愛德華時,擺在他腿上的那隻金色懷錶不慎也被吸進吸塵器的儲塵袋裡,發出了令人懊惱的喀噹聲響,女傭連聽都沒聽到。
好不容易清理完了,她把椅子靠回餐桌,心裡盤算著該如何安置愛德華;想了好一會兒,最後決定把他塞進艾比琳臥房架子上的娃娃堆裡。
「這就對啦,」女傭說,「乖乖待在這裡。」
愛德華被女傭以一種笨拙又違反人性的姿勢放在架上,他屈著身體,鼻子穩穩的碰觸著自己的膝蓋。他只能坐在那裡等待,聽著娃娃們像群瘋狂又刻薄的小鳥,唧唧咕咕的嘲笑他。艾比琳從學校返家時,發現他不見蹤影,立刻焦急的在每個房間穿梭,大聲呼喊他的名字。
「愛德華!」她大叫著,「愛德華!」
他當然沒有辦法讓艾比琳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因為他沒有辦法回答她,只能靜靜的等待。
當艾比琳終於找到他時,這個小女孩把愛德華緊緊的抱在懷裡,愛德華能感受到她急促的心跳,彷彿心臟就要從她的胸口蹦跳出來了。
「愛德華,」她說,「噢,愛德華,我好愛你,我絕對不會再讓你離開我了。」
這隻兔子也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情感,但那不是愛,是為了自己只能任人擺布而深感苦惱,因為他被那個粗魯又傲慢的女傭當成碗或茶壺般沒有生命的物品對待。在這整起事件中,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那個新來的女傭馬上就被辭退了。
愛德華的懷錶後來也在吸塵器的儲塵袋裡尋獲了,雖然有點凹陷,卻還能正常運作。艾比琳的父親假惺惺的對愛德華鞠了個躬,把懷錶送還給他。
「愛德華閣下,」他說,「請問這是您的懷錶嗎?」
蘿西和吸塵器的意外事件,在愛德華的生活中一直是件了不起的大事,直到艾比琳十一歲生日那天的晚餐後,蛋糕端上餐桌時,杜蘭一家人談到了搭船的事,他的命運才出現真正戲劇性的改變。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9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