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賴倍元先生,人稱「賴桑」。30歲開始,買地種樹,散盡家財近20餘億,至今已於大雪山購地
130餘公頃,種了30多萬棵珍貴的森林!
他種樹有三不政策:不砍伐、不買賣、不留給賴家後代子孫。30餘年來,賴桑對造林運動的熱誠不減,被朋友戲稱「樹癡」,他畢生最大願望是:「在我回去之前,要留下50萬棵「活的」森林大軍。」堪稱是根留台灣、森愛台灣的典範人物。


書籍重點
30年前,賴倍元在大雪山種下第一株苗,
耗費20億元,如今30萬棵國寶樹,筆直挺立10座山頭。
有人笑他憨、笑他痴,但他的信念很單純:把對的事,做到很大!


選書緣起
砍一棵樹,只要一天;
種一棵樹,卻能造福百年、千年的後代。
賴桑,以現代愚公的精神,把不毛之地變珍貴森林,留給子孫和地球千金換不來的資產。


作者簡介:
陳芳毓
《遠見雜誌》副主編兼教育人才組召集人,政治大學新聞系、英國史特林大學(University of Stirling)媒體管理研究所畢業。
曾任《經理人月刊》主編,專訪超過60位領導品牌及上市櫃公司CEO。著有《王品不可思議》《愈賣愈輕鬆》。


內文試閱:
以下摘自第一章
02
堅持,為大地留一片森林
「要真正看出一個品行出眾的人,你得花數年的時間,好運氣、有機會觀察他的作為。如果他行為沒有私心,動機無比的慷慨,心中沒有存著回報的念頭,還有他在大地留下明顯的印記,這樣說他是一個品行出眾的人,大致錯不了。」
這段話,出自法國作家尚.季沃諾(Jean Giono)的名著《種樹的男人》(The Man Who Plated Trees)。
這個極短篇小說,描述一個旅人在法國旅行途中,遇到了一個種樹的男人,他當時五十五歲。每一天,他會走幾百公尺山路,走到一塊荒地,把鐵棍插進土裡,捅出一個一個小洞,再把橡實放進去,覆上泥土。
他在種橡樹,已經種了三年,埋下十萬顆橡實,只有兩萬顆發芽,其中還會有一萬顆被動物吃掉,或不明原因死亡。但男人不在乎,他只是一心想挽救這片因為沒有樹木陪伴而逐步邁入死亡的荒地。
五年後,旅人回來探訪老人,發現荒地已長成一片森林,乾涸之處流成一條小河。他驚訝極了,決定每年回來一次。當他最後一次見到老人時,他已經八十七歲,但也留下了驚人終身成就:因為多樣的生物、宜人的氣候,森林從一處只有三戶人家的地方,成為一個居民不斷移入的幸福小村落。
為大地留印記
「人的力量還是值得讚嘆的。可是一想到必須保持高尚的情操,懷抱無私奉獻的寬大心胸,人的力量才充分發揮時,我就對那位質樸的老農夫感到由衷的敬佩,」季沃諾在小說結尾處寫到。
依照季沃諾的觀點:行為沒有私心,動機無比慷慨,並在大地留下明顯的印記。那麼,那個在大雪山種樹的男人,也算得上是一位品行出眾的人,堪稱是台灣版「種樹的男人」。
種樹的男人名叫賴倍元,朋友都叫他「賴桑」,連兒子也這樣稱呼他。還有人替他取了一個十分霸氣的外號:台灣樹王。
如今,他在大雪山這一隅,買下十座山頭,共三十甲土地,靠個人之力,已種了三十萬棵樹。有人說,賴桑是台灣私人造林數量最多的人,還有人想替他申請金氏世界紀錄。
森林裡的CEO
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奇人,才能創造這樣一片奇景?
賴桑今年五十八歲。頭髮花白,身高中等,身材精瘦但肌肉很結實,是長年下田做體力勞動的農人那樣的體型。
距離他種下第一棵樹,已經過了三十年。原本以為,能在山上半隱居種樹三十年的人,應該是沉默寡言,甚至有些孤僻。初次見面時,會先注意他的眼睛,大而有神的眼睛直勾勾看進對方的心思裡。但當他笑起來的時候,露出兩排牙齒及深深的法令紋,彷彿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在笑,讓人不由自主也跟著開心起來。
有時,他像指揮若定的大公司CEO。朋友們上山拜訪他時,都會坐在帳棚下的肖楠木桌邊喝黑豆茶。賴桑每說完一句話,長年使用園藝剪而格外粗大有力的右手,就會「碰」一聲重重落在桌上。
「你們,從這麼遠的地方上山(碰),看到我這一片森林(碰),有什麼感覺?(碰)」被問到的人不自覺就豎直背脊,比面試還緊張。
他有時又像頑皮的小男孩。為了展現「六十歲仍是一尾活龍」的好體力,賴桑還會露一手「大車輪」絕招:一手拉住峭壁邊的九芎樹,一踩一蹬,出奇不意就旋著光滑的樹幹「飛」兩圈半,大半個身子都懸在峭壁外。
「賴桑,不要!危險啦!」觀眾愈是尖叫,他愈要多飛幾圈。
其實,賴桑真正想「炫耀」的是,這棵當年只有十五公分的樹苗,現在不只已經長到兩層樓高,還能撐起他的重量了!「哩跨賣(你看吧)!這叢九芎啊,有夠勇摩?」這是他單純的快樂。
但更多時候,他只想當個純樸的農夫。
有一次,他修剪下一段兩指粗的牛樟枝條,卻彷彿怕弄痛了樹。來回輕撫著樹幹上的傷口後,才慢慢鬆手,讓彎下的樹枝彈回原處。
當夕陽在他臉上落下暖金色的光芒時,他望著眼前的樹林,有時會莫名感動,望著一棵棵樹說:「我什麼都沒有做,你們卻這樣一直大、一直大、一直大。上天,你怎麼對我這麼好?」最後,竟抱著樹幹嚎啕大哭起來。
這些小動作,可以看見賴桑血液裡的農人DNA。只是人生際遇使他繞了一個彎,先成了企業家族的小開,但最後來到山林。他仍帶著CEO的霸氣,只是在管理一個更大、更長久的公司。
但為了這間「公司」,賴桑散盡家財。種樹、除草、請工人,每月固定開銷五十萬。加上買土地、開路,累積投入超過新台幣二十億元。不但妻子長期不諒解,兒子也不理解,差點妻離子散。
但彷彿「樹的報恩」般,從十年前開始,樹,也開啟了賴桑的第二人生。
隨著「傻人種樹」的故事逐漸遠播,先是平面媒體記者來了,電視台製作的賴桑報導也得了獎。許多中小學老師在課堂上播放這些影片,提醒導孩子們種樹育林的重要。
接著,愈來愈多企業主、宗教團體與教育團體都陸續知道賴桑的故事,也紛紛透過關係安排上林場請益。佳士達董事長李焜耀、台明將董事長林肇睢等人都來過,一貫道、福智佛教團體,連藏傳佛教的仁波切們也來過。
不只森林主管機關林務局請他代言,最後,連馬英九總統、胡自強市長也出現在訪客名單上了。
這是賴桑種下第一棵樹時從未想過的事。
家人們終於慢慢理解父親的苦心,態度從抗拒、接觸、進而全力支持。現在,妻子、兩個兒子和媳婦都在林場幫忙。樹,從差點讓一家人妻離子散,成為一家人凝聚的核心。
做對的事,還要做很大
大雪山林道兩旁的甜柿從開滿「白花」,轉綠又變紅,週而復始循環了三十次。辛勤的農人年年付出,年年都有收穫,賴桑卻是一直花錢,卻從不賺錢,做的是完全相反的事。
這樣天天看、看了一萬多次,問他,難道沒有偷懶不想上山的時候嗎?難道,沒有懷疑自己可能做錯了的時候嗎?
「怎麼可能?快樂都來不及了!」賴桑瞪大眼睛,露出一副「什麼笨問題」的表情。「每天早上睜開眼睛,第一個念頭就是感謝上天賜我健康的身體,能每天上山種樹!」
他從來沒有對種樹以外的行業心動過。「我開車上山的時候都在想,路邊這些人,怎麼一間店、一座果園,一輩子就滿足了?」
賴桑再度豪氣地把右手往桌上重重一拍,「對的事,要做到很大!要做有意義的大事!」
「做對的事,做到很大!」這句話,成了故事的起點。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9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