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妖異精煉的鄉野奇譚 日本民俗學不朽經典
水木茂、京極夏彥、茂呂美耶、藤田和日郎的靈感寶庫
日本幻想文學的原鄉、妖怪動漫的起點

那裡一定潛藏著盤踞在我們內心,令人懷念的妖異魔物。
總有一天,我一定要去遠野看看。

——京極夏彥〈出自《遠野物語》〉


傳說欲與狐狸親近,每日必親自供奉一枚油豆腐於神壇前,恭謹敬拜;
傳說發生兇手不明的案件時,只要恭請三峰神來到家裡,立刻就能揪出犯人;
祖父責罵了將阿修羅像當成小船在池裡玩耍的孩子,卻反而惹惱了阿修羅?
向江湖術士買了法力會失效的算命狐狸,該怎麼擺脫橫死路邊的命運?

被稱為魔境的龍之森裡,死去多年的女孩茫然佇立;
點燃的蠟燭火尖上映出一張女人冷笑的臉,笑得令人毛骨悚然;
壞心的財主殺了家裡的白狗,剝皮丟棄後,牠居然全身鮮紅地回到家中;
家人全部出去看戲後,留下來做女紅的妻子,竟聽見火爐旁的虎斑貓對她說……

我們都在日本動漫中認識冷豔的雪女、紅臉的天狗、頭上有碟子的河童、帶來幸福的座敷童子。這些妖怪最初都來自偏僻原鄉的傳說奇譚,彷彿記憶的伏流,點滴注入文化的土壤,開出後世幻想文學的繁盛花朵。

《遠野物語》是流傳於日本岩手縣遠野鄉的民間傳說故事集。由遠野鄉人佐佐木喜善口述、日本民俗學之父柳田國男親筆記述,堪稱日本民俗學的經典之作。


本書特色
1. 日本民俗學之父,柳田國男畢生研究妖怪代表之作。所有知名妖怪事典一網打盡,堪稱日本幻想文學的起點。
2. 收錄《遠野物語》與《遠野物語拾遺》,集結超過四百條遠野奇譚,文字簡單精鍊、信手拈來趣味橫生,重溫昔日閱讀民間傳說的驚喜冒險。
3. 影響日本幻想文學及動漫作品至深,如京極夏彥《冥談》;動漫作品《鬼太郎》、《妖怪少爺》、《潮與虎》、《黑鷺屍體宅急便》;輕小說《文學少女》、《不付房租的魔王》等,皆可見到《遠野物語》的影子。





作者簡介:
柳田國男
日本民俗學者、妖怪學者。
一八七五年生於兵庫縣,東京帝大法學部畢業。一九○八年後在九州山區進行訪問、又赴東北岩手縣遠野地區,聽聞當地人對民間傳說的講述,深受吸引,邊工作邊開始民俗學研究。一九三五年發起「日本民俗學會」、創辦雜誌《民間傳承》,致力推廣民俗學,戰後更將民俗學從在野的學問,變成正式的研究科目。於一九五一年獲頒文化勳章,一九六二年去世,被尊稱為日本民俗學之父。主要著作有《遠野物語》、《妖怪談義》、《日本的傳說》、《關於先祖》等,後人將其著作整理成《柳田國男全集》。





譯者簡介:
譯者簡介:

徐雪蓉
政治大學東語系日文組學士。輔仁大學日本語文學研究所碩士,比較文學博士班肄業。曾任教輔仁大學日文系十年。編有《日語諺語/慣用句活用詞典》,譯有福澤諭吉《勸學》、《生命的安寧》等。


校訂簡介:

吳佩珍
美國芝加哥大學東亞研究碩士,日本筑波大學文學博士,現任國立政治大學台灣研究所副教授。研究專長為日本近代文學、台日殖民文學。譯有津島佑子《太過野蠻的》、阮斐娜《帝國的太陽下:日本的台灣及南方殖民地文學》等,著作有《真杉靜枝與殖民地台灣》等。





內文試閱:
遠野物語


六三
 小國之三浦某某乃村中首屈一指之富豪。距今二、三代前家仍貧。主人之妻稍嫌駑鈍。某日,其妻循門前小溪採款冬而上。因近處未有滿意收穫,便漸次深入山谷。行之,來到一氣派之宅邸前,有黑色大門。女子訝然,仍禁不住入內。偌大庭院開滿紅白相間之花海,眾多雞隻遊走其間。繞至後院,有牛舍、馬廄,其內牛馬甚多,唯不見人影。女子續上玄關,見廳內擺放眾多朱黑之漆料膳碗。主屋設有火爐,爐上鐵瓶內之水已滾沸。至此仍未見一人,女子忽然思即:莫非山男之家?驚恐萬分,遂奔逃返家。後言及此事,卻無人信以為真。又有一日,於家門外滌物之際,有一紅碗自川上流下。女子見之甚美,便拾起帶回。顧忌此碗不淨,未敢用做膳碗,僅置於米桶,用做量取穀類之用。未想米穀竟取用不竭。家人奇之,問女子何故?詳述之,方知原委。自彼時起便受幸運之神眷顧,而有今日三浦家盛世。遠野地方稱此類山中奇異之家為迷家,有幸造訪迷家者,可取屋內之物,舉凡器皿、家畜等,視線所及,皆為授予其人而使之見聞者。或因女子無欲,未嘗盜取分毫,此木碗方自動流至其面前是也。

一一六
 從前從前,一對老爹老娘有獨生女。某日,上街前千叮萬囑:誰來都切莫開門。兩老便上鎖出門。女兒獨自在家,偎於火爐邊,驚得一動也不敢。白日,有人敲門,大聲威嚇:「開門哪!不給開就踹破門唷!」女孩無計可施,只得開門。見是山姥。一進門,就雙腳張立,於火爐邊主人席位烤火取暖。對女孩說:「做飯給我吃。」女孩乖乖從命,做了飯,趁山姥吃時逃了。山姥吃完,即刻追著女孩出來。她動作快,近到就要摸上女孩的背了。此時,女孩在山凹處見一砍柴老翁。急忙說:「我正被山姥追著呢!請讓我躲躲吧!」便躲進柴堆裡。山姥尋來,問道:「躲那兒去啦?」便把柴撥開,抱起一捆,卻不慎滑下山。女孩又趁隙逃逸。這會兒看見割茅草的老翁。說:「我正被山姥追著呢!讓我躲躲吧!」便躲進茅草堆裡。山姥又找來,問人在何處。撥開茅草,抱起了一把,未料又滑下山。這回,女孩來到一個大湖沼邊。此時已無路前行,只好爬上岸邊大樹梢。山姥沿途嘶吼:再逃也逃不掉的!見女孩身影映在水面,便立即跳進水裡。女孩再次脫逃。跑呀跑,來到一間竹子小屋。裡面有年輕女子。便說了同樣的話,躲進石櫃裡。山姥又來逼問。但女孩已藏身好。回答不知。山姥不信:「沒來?怎麼可能!明明有人肉的味道。」女孩辯稱:「啊!我剛烤了麻雀吃。」山姥這下才相信。說:「我歇會兒吧!睡石櫃好還是木櫃好呢……石櫃冷冰冰的,嗯,就睡木櫃吧!」說完,就進木櫃裡去了。待她一進去,女人旋即鎖上櫃子,再把女孩從石櫃帶出來。說:「我也是被山姥帶來的。咱們把她殺了,回家去吧!」便燒紅了錐子,刺穿木櫃。山姥不明所以,以為老鼠作怪。她倆接著煮了沸水,注入錐孔,才終於宰掉山姥。二人便都平安回到父母身邊。「從前從前」的故事,皆用「到此為止」做結。


遠野物語拾遺

一六七
這是十年前左右的事了。應該是遠野六日町吧?有一對父女住那裡。後來父親死了,從喪禮那夜起,死去的父親每晚都來到女兒面前勸她:「妳就和我一起去吧!」女兒很害怕,拜託親戚朋友來陪她,但父親仍是不斷地來責罵她。就這樣,女兒病了,每到夜晚,村裡的青年便在房裡揮刀警戒。於是,父親就貼在二樓的天花板上,從上往下瞪著女兒看。據說這情形持續了一個月,他就不再來了。

二〇二
聽說各地的這種算命仙都是近幾年才從外地來的。土淵村某人也從一個旅人手中取得會算命的狐狸。他表面上是法華宗的修行者,每次掐指一算都神準得不可思議,後來還聲名遠播到濱海地方去。有一年,他被委託去做漁獲豐收的祈福。眾人在海浪拍岸處搭建了考究的舞台,請他上去祈禱。三天三夜過去,卻絲毫沒有魚群的蹤跡。民眾氣急敗壞地說:「什麼玩意兒啊!你這遠野來的騙子!」合力把他抬起來,扔進海裡。所幸他後來被浪潮打上岸,撿回一條命,就趕緊爬上岩石,趁夜摸黑逃回家。然而此事令他悲憤莫名,再也不願意當算命仙了,於是先把狐狸全都塞進懷裡,頭戴白色的饅頭斗笠,走進家後方的小烏瀨川深處,然後慢慢沉入水中。小狐狸受水淹之苦,接連從他懷裡鑽出來,爬到斗笠上面,他便輕輕解開了斗笠上的繫帶,狐狸就都掉下來,很自然地和斗笠一起被水沖走了。據說江湖術士唯有用此方法才能離開這途啊!

二〇七
橋野村的某人有段時間曾與另一人結伴到初神山上,以燒木材做炭火為業。對方在村裡有個相好的女人。連在燒窯時,也喋喋不休地說著她的事,一副很得意的樣子。話說那女人有天晚上用一塊條紋四方巾包了豆腐來探望他,晚上便留宿在小屋裡,而且就睡在兩個男人中間。到了半夜,和她相好的男人睡熟了,旁邊的男子就偷偷摸了她一下,沒想到一摸之下,竟發現她全身毛茸茸的。起先他按兵不動,靜靜觀察了一會兒,後來索性起身,拿出斧頭把女人砍死了。被砍時她邊問著:「你在做什麼?」然後才斷氣。另一年輕男子非常氣憤,質問他為何要殺自己的女人?而且立刻就要下山控告他。殺人的這個連忙解釋:「等到明天一早再說吧,她根本不是人類啊!」可等了又等,女人還是老樣子,因此也讓他焦慮了起來。終於,天亮了,晨光照進屋裡,無奈女人還是女人,對方也不願再等下去,即刻就要下山告他。他再三拜託對方再等等、再等等,好不容易才暫時把他留住。隨著時間過去,女人的面容果真開始起了變化,最後終於原形畢露,原來是一隻老狐狸。兩人見狀驚訝不已,就一起下山,進村去找布巾的主人。這才得知昨晚某某家在舉行婚禮,依當地的習俗要帶豆腐去,但不知怎地,其中一人帶去的豆腐和布巾都不翼而飛。原來是被狐狸帶上山了啊!據說這件事已經有五、六十年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