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這本推理小說超厲害!』
個別作家得票數
第一名!

日常推理魔術師—米澤穗信
遊走於人性灰色地帶的青春物語

米澤穗信描繪青春歲月遭逢的不幸和際遇,將血腥和殘酷的片段巧妙地融於平淡靜默的語句中。
—余小芳

每篇都具有「凝聚驚奇於最後一行」的趣味。
—寵物先生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每一所大學都有屬於自己的傳說
然而,卻鮮有一所學校的社團能夠擁有如此令人難以置信,如此震懾人心的軼聞。

在某所知名大學裡,有個聚集了許多愛書人的讀書會社團,名為「巴比倫之會」。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巴比倫之會」成員們的周遭,接二連三地發生了數起慘絕人寰的殺人事件,最後終致造成整個「巴比倫之會」的覆滅。

本書將從幾位「巴比倫之會」成員及與其熟識的相關人士的角度
為您揭開這個看似平凡的讀書會社團的內幕!

事件一:
人在畏懼某種事物的同時,也可能被這份恐懼所吸引。
名門丹山家接二連三的不幸,與失蹤的前任繼承人有何關連?

事件二:
無家可歸的私生女安麻里,在同父異母兄長的安排下,住進為鐵欄杆所環繞的「北館」,並負責照顧六綱家的「客人」?

事件三:
某一天,從未接待過任何訪客的別墅「飛雞館」,居然同時出現了十一名訪客?冰封於這幢別墅內不為人知的秘密及隱藏於暗處的惡意,究竟會為無端被捲入事件中人們的命運,帶來怎樣的變數呢?

事件四:
十五歲的生日宴上,嚴厲的外祖母送給純香一位忠心耿耿的貼身女僕.五十鈴。然而,與五十鈴的邂逅,卻只是另一場悲劇的序曲?

事件五:
遺落在校內廢墟的少女,無意間拾獲一本皮革製封面的書本。沒想到,這竟是過去某位巴比倫之會成員的日記!?

耽溺於如夢之夢的羔羊啊!
妳的名字將永恆銘刻於真實的虛幻之中—

妳,決定好要加入「巴比倫之會」了嗎?

◎各界網友、讀者絕讚推薦!!!
《虛幻羊群的宴會》不只是解謎詭計、追究邏輯的狹義推理小說,或許更應該將它當成透過語言的欺騙,將其中的不合理幻想加以昇華的廣義推理。

原本只是隨興所至地一讀,沒想到在回歸現實的那一瞬間,自己的心和身體卻都感到震顫不已,這本書就是這樣的作品。

雖然各話令人驚訝的理由不同,但當故事的真相,隨著第一人稱的主人引領逐漸揭開時,讀到最後一行的讀者,必定會有種深刻確信的感覺!請務必注意,如果中間跳著閱讀的話,就享受不到這種衝擊的樂趣了!

這本書讀到最後,不禁令人感到汗毛直豎。《虛幻羊群的宴會》就是這樣的藝術作品。

米澤穗信一向都是以校園推理,而擁有廣大粉絲群的本格推理作家。然而,這本《虛幻羊群的宴會》,每一個短篇都充滿了伏筆、動機以及出人意表之處。在到達最後的高潮時,讀者以為故事似乎會就此真相大白,沒想到結局卻每每留給讀者各式各樣的解釋空間。這本書才是真正能夠顯現出作家真本領的作品。

作者簡介:
米澤穗信(Yonezawa Honobu)
一九七八年誕生於歧阜縣。二○○一年,作品《冰菓》獲得第五回角川學園小說大獎獎勵賞(青年懸疑&驚悚部門),正式以作家身分出道。以特有的視角描寫「青春」,其推理作品的架構與完成度亦十分高明,廣受好評。「古籍研究社」系列的《冰菓》、《愚者的片尾》、《庫特利亞芙卡的順序》、《繞遠路的女兒節人形》,以及「小市民」系列的《春季限定草莓塔事件》、《夏季限定熱帶水果聖代事件》等,皆有著驚人的人氣。其他著作尚有《再見,妖精》、《尋狗事務所》、《瓶頸》、《算計》等。




譯者簡介:
江宓蓁
銘傳大學應用日語系畢業,廣島女學院大學文學碩士。現為專職翻譯,終日沉浸於新知識與新作品當中,感覺人生十分幸福美滿。

譯有《亂反射》、《愛的禁行式》等作品。

內文試閱:
〈村里夕日的手札〉



這份手札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看到。要是被看到了,我大概就再也活不下去了吧。
但是,即便如此,我還是沒辦法忍住不寫。對現在的自己來說,告解是有其必要的。我很害怕,恐懼到難以忍受。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危害到小姐的安全,我就無法保持冷靜。
就從事情的開端開始寫吧。
我沒有父母。打從懂事以來,就和一群與自己有著同樣身世的孩子們住在一間小小的孤兒院裡。在那裡,我獲得了非常重要的回憶,並瞭解到什麼是愛。我覺得,這是件非常幸福的事。
五歲那年,有位先生想要收養我。竟然有人願意收養外貌既不特別出眾,也不伶俐的夕日?當時年紀尚幼的我,對這件事感到十分不可思議。為什麼會是我呢?
直到現在,我仍記得很清楚。自己初次被引見給小姐的那一天,是個春光明媚的日子,枝頭上還妝點著些許殘冬的梅花。小姐問我:「妳叫什麼名字?」語調非常柔和,溫柔到蘊涵著難以言喻的親近之情,令當時的我緊張得手足無措。不過,就在自己好不容易回答出「我叫村里夕日」之後,小姐便開心地說:「夕日,真是好聽的名字呢。」
過去,我一直很討厭自己的名字。因為,「夕日」這個名字,只不過是自己被拋棄時窗外的景色罷了。不過,從那天開始,這個名字就成了帶來幸福的象徵。小姐向我作自我介紹:「我是吹子,請多指教喔!」並且朝我伸出了手。就在握住她的手的瞬間,我的胸口突然湧現了一股哽咽的感覺,淚水如潰堤般自雙頰滑落。就在這一刻,吹子小姐成為我此生最重要的人。
領養我的人,是丹山因陽先生。丹山家是在上紅丹地區擁有巨大勢力的家族,舉凡食衣住行、新興產業,甚至賭博,上紅丹地區的所有事業,幾乎都有丹山家的影子存在。不過,我是在很久很久之後才知道這件事的。剛被領養時,自己只是單純地對這幢氣派雄偉的宅邸感到十分困惑而已。

六歲時,他們讓我上了小學,這實在是讓我無比感恩的事。
由於我的工作是負責照料吹子小姐的生活起居,所以一下課就必須馬上回到大宅,在小姐回家之前打理好自己。這麼一來,雖然不可能交到朋友,但自己也沒有任何不滿。應該說,我打從心底期待早點返回大宅,因為這樣我又可以見到小姐了。
從小,我的家事就做得不太好,總是給大宅裡的同伴們添麻煩。為了讓自己能夠儘快派上用場,我拚死拚活地記住我的工作。然而,不可思議的是,如今回顧起來,自己竟一點也不覺得苦。就算累得快要死掉,就算做錯事被罵到哭,只要能夠聽到小姐對我說一句:「夕日,妳沒事吧?」我就覺得很幸福了!

當然,最令我高興的,莫過於小姐直接吩咐我做事了。
雖說自己的主要工作是幫忙小姐更衣和打掃房間,不過偶爾也會擔任西洋棋或圍棋等遊戲的對手,或者劍道和合氣道的練習對象。小姐在各方面的成長都非常顯著,像我這種程度的人,甚至連充當小姐玩耍對象的資格都沒有。
同時,小姐偶爾也會極為難得地要我瞞著大老爺出門買東西。
每當我把東西買齊,小心翼翼地在不讓任何人發現的情況下回到房間,再將東西交給小姐,她總是會對我說:「謝謝,這種事情真的只能拜託夕日呢。」這時,我就會高興得整個晚上都睡不著覺。
漸漸地,小姐也成長到一定年紀了。
小姐從來不曾對大老爺和她的父親高人先生要求過什麼。因為,不必小姐開口,她就已經擁有足夠的東西了。
上了中學之後,小姐提出了能否把自己的和式房間改裝成西式的要求。我認為,就一個正值花樣年華的女孩來說,想要一扇可以上鎖的門,是非常自然的事。
當然,丹山本家的大宅裡也有很多西式房間,甚至還有幾個房間一年根本用不到一次。不過,大老爺還是很乾脆地答應了小姐的要求,決定進行改裝。
當時的小姐,已經是個了不起的愛書人了。她每天晚上都關在房間裡,坐在書桌前全神貫注地看書。因為小姐是這樣的個性,所以在改裝時想要增加書架,也是理所當然的要求。只是,小姐的要求實在太誇張了!最後,不光是小姐的房間,就連她的寢室,也裝潢得有如書房一般。
小姐站在仍有許多空間的書架前,笑著對我說:「這麼一來,到我長大之前,都不必擔心書架的空間不夠了!」看到小姐這麼開心,我也跟著開心。
就在這個時候,小姐交代我進行一項祕密任務。
她命令我在寢室書架的角落裡,製作一個乍看之下看不出來的祕密空間。
會進入小姐的寢室的人,除了小姐本人之外,就只有我,以及久久才來一次的小姐的母親輕子太太。然而,小姐覺得這樣還不夠,她希望能擁有一個祕密空間。我對於小姐也藏有祕密這件事,感到頗為親切。於是,便在心中發誓,一定要完美地執行這項任務。
話雖如此,當時的小姐不過是中學一年級的學生,而自己則只有小學五年級而已。不論我的決心有多麼堅定,也難以彌補技術方面的不足。首次完成的暗門,一眼就能看出是出自小學生之手,十分拙劣。小姐見狀,便以她那清脆如銀鈴般的笑聲揶揄道:「夕日,這樣反而顯眼吧。」我為自己的沒用而漲紅了臉,只得將卡在喉頭的話語全都縮了回去。
如果是被雇用的傭人,可能還有所謂休假的時間,但我沒有。所以只好乞求出入家中的工匠指導一些技巧,再利用自己僅有的空閒時間進行鍛鍊,藉以磨練自己的技術。經過反覆嘗試,好不容易才得以在小姐下令的一年之後,完成令人滿意的隱藏暗門。小姐溫柔地撫摸著我的頭,說道:
「妳做得很好,夕日。」
我做的暗門屬於書櫃的一部分,卻不是普通的書櫃。這個祕密書櫃無法憑肉眼辨識出它的存在,若不按照特定的開啟順序,就絕對打不開。小姐將好幾本不能光明正大放在書架上的書,藏在這個書櫃裡。
我知道這麼做是不行的。但是,過不了多久,我便偷偷地打開了書櫃暗門。
小小的暗櫃裡,已經裝了八成左右的書,而且全部都是小說。每本書的裝訂方式都不同,有些是表層書櫃上也有的布面精裝書,也有一些是高人老爺絕對無法認同它是書的文庫本。我並不是個見多識廣的人,所以乍看之下無法了解小姐為什麼會需要這個隱藏書櫃。不過,我的確清楚地記得,這個書櫃的周遭,瀰漫著一股和擺放著古今中外各式典籍的表層書櫃迥異的氛圍。
因為第一次冒險沒有被發現而有些得意忘形的我,之後曾數度偷偷打開小姐的祕密書櫃。由於放在裡面的書本鮮有顯著增減,曾幾何時,自己也拿起這些書本讀了起來。
放在這裡的書籍,絕大多數都是會讓讀者的內心怦怦狂跳、充滿緊張感的內容。截至目前為止,自己的人生從來不曾為想像的世界所震懾。然而。或許正因為如此,自己才會如此耽溺其中吧。
……不對,在坦白一切的時候,還是不要說謊吧。
我並不只是因為覺得有趣,才成為這些書本的俘虜;而是因為這是放在祕密書櫃裡的書—因為這是小姐的祕密,所以我才會躲著別人的目光,逐字閱讀,忘我地浸淫在故事當中。對我而言,這是自己和小姐分享共同祕密的祕密儀式。祕密儀式就是不能被任何人發現,更何況還是如此甜美得令人惶恐的東西。
現在,我仍然清楚地記得暗櫃裡的部分書籍。谷崎潤一郎、志賀直哉這一類的書籍,就同時被擺放在暗櫃和表層書架上。但是,如今回想起來,像木木高太郎、小酒井不木、濱尾四郎、海野十三、夢野久作,特別是江戶川亂步的書,我只能說,這些書的內容實在不像是小姐的風格,盡是些品味低劣的玩意兒。說不定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需要祕密書櫃吧。此外,由於翻譯書的數量並不多,充其量只能找到尚‧考克多的書。至於文庫本,則有威爾基‧科林斯和狄克森‧卡爾等人的書。啊,對了。我對於書櫃裡放有喬安娜‧史柏莉的《阿爾卑斯山的少女》這件事情,感到相當不可思議,同時也覺得有點開心。我還記得,那個書櫃裡唯一一本莎士比亞的作品是《馬克白》。
這些作品當中,混著一本封面裝幀得十分嚇人的書,那是當初依照小姐吩咐買來的,橫溝正史的《夜行》。不知為何,我只要一看到這本書便感到害羞,同時也有種愧疚的感覺。
在這個祕密書櫃中,還有一本封面是皮革製的書。記得這本幾乎像是被封印的書,似乎打從一開始就已經放在暗櫃裡面了。潛藏在祕密當中,更深一層的祕密。唯獨這本書,我連碰都沒辦法碰。
透過小說,我窺見了小姐的祕密。這件事,使我幼小的心靈為之激動不已。我背著小姐偷看書,看到連自己該做的工作都快要荒廢的程度。我曾經蹲坐在長毛地毯上看書看到忘了時間,連太陽已經下山都沒有發現,差一點來不及準備晚餐。

某一天,我拿起了一本封面平貼著千代紙,看起來像是自費出版的書本。
我絕不會忘記,那是海野十三的短篇集《地獄街道》,書名相當驚悚。當我看完這篇神秘的故事,兀自沉浸在惡有惡報的思緒當中時,突然發現短篇集的最後一頁夾著一張紙。
難道會是小姐忘在裡面的東西嗎?還是只是普通的書籤呢?我不經意地將紙張翻了過來。
說起當時的衝擊!我至今仍然覺得,當時竟然沒有直接昏倒,實在是不可思議。紙張上如同流線一般的美麗字體寫著下列這些話。
「異床卻欲同夢邪?」
這很明顯是來自小姐的斥責之語。小姐早就已經看透我所有的膚淺行動了。
有誰能夠理解,當天晚上,我是用何種心境前往小姐的房間服侍小姐的呢?比起忘卻丹山家賜給我的所有恩情,比起死亡,我更害怕小姐討厭我。我拚命地祈禱,要是屋內的長廊能夠這樣不斷延伸下去,永遠不要抵達小姐的房間就好了。
然而,小姐卻走近等待死亡宣告而全身僵硬的我,將她的手輕輕放在我的肩膀上,說道:
「有看到有趣的書嗎?」
我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答的。但是,當時小姐臉上露出了神祕的微笑,並遞給我一本書,然後說:「借給妳吧。夕日……要對爺爺保密喔!」即便過了這麼久,自己對這件事的印象,就像昨日剛發生一樣鮮明。小姐給我的,就是那本皮革製封面的書。她在一臉困惑的我的面前,緩緩掀開了書衣─那是泉鏡花的作品。
從那一天起,我就在小姐的房間裡和她一同看書。小姐推薦我什麼書,我就把書帶回自己的房間閱讀,偶爾還會一起討論讀後感想。
那時,我真的覺得非常幸福。

後來,小姐理所當然地出落成一個大美人。
升上高中的小姐,已經具備了驚人的美貌。若是直接與她面對面,我就會定不下心;若是偷看她的側臉,那麼,不只自己的視線,可能連靈魂都會為之所奪。小姐不僅思慮周密,教養良好,而且身段柔軟,言談舉止落落大方。她的一顰一笑,無一不吸引我的目光。當自己看得入迷的時候,小姐就會綻開她菫花般的笑容。
「怎麼了,夕日?別這麼看著我,真讓人難為情。」
有個故事中的主角名為衣通姬,據說她的美貌能夠透過衣縫,發出光芒。
每當小姐沐浴過後,總是讓我覺得她的美貌確實穿透了衣裳,綻放於外。
當時,我在大屋的偏僻角落裡,擁有一間單人房。雖然年紀尚輕,但在傭人當中已是老資歷的我,嚴格禁止其他傭人進入我的房間。理由之一,就是一張立在梳妝台上的照片。
那張從小姐的中學同學那裡祕密取得的小姐的照片,是站在與我們初次相識的殘冬梅花相似的梅林之中,露出溫婉微笑的小姐。
不論是在多麼令人畏懼的夜晚,這張照片總能溫暖我的心。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