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灰暗、懸疑,書頁裡彷彿可以滴出鮮血和焦慮。」──《今日美國》

這是一場由魔鬼設下的死亡遊戲,
一切都和數字「五」有關……


◎賣出全球29國版權
◎挪威當地熱銷15萬冊,蟬聯榜上 64 週
◎連續 8 週排行榜冠軍
◎芬蘭犯罪作家協會 2007 年度特別推薦

作家 張妙如 專文推薦
推理評論人 冬陽、文字工作者 臥斧、資深新聞評論員 范立達、
知名財經旅遊小說作家 黃國華、中廣流行網「蘭萱節目」主持人 蘭萱
部落客 快雪、紙袋人、蒼野之鷹 熱情推薦

死亡不是復仇。悲劇,才是永無止盡的痛苦。

接二連三的女子遇害或失蹤案,撕裂了奧斯陸悠閒的寧靜夏日。警探哈利.霍勒懷疑有個連續殺人犯正在四處逞凶,從犯案特徵和手法,他發現這一切都與「五」脫不了關係:命案總發生在下午五點、死亡地點都在五樓,案發時間剛好相隔五天,此外每個死者的左手都有一隻手指被切斷,身上放置了一顆星形紅鑽。更詭異的是,命案現場附近都出現了五芒星(魔鬼之星)的圖案。

當哈利破解了凶手隱藏的殺人密碼,下一樁命案發生的時間和地點也呼之欲出。警方決心將凶手繩之以法,沒想到這場以魔鬼符號為引的瘋狂殺戮,竟只是悲劇的序幕……

* * * *

《魔鬼的法則》佈局精采、節奏明快、結合強烈情感和震撼人心的懸疑情節,個性叛逆、酗酒成癮的警探哈利,這次不但要揭發冷血凶手的殘酷詭計,為了正義甚至不惜以身觸法,成為警察同僚全面追緝的對象,而他的頭號宿敵──軍火走私集團首腦「王子」更是不計一切代價,要讓哈利身敗名裂。被女友拋棄、被踢出警界,快要失去一切的哈利,還剩下什麼本錢可以奮力一搏?這次,他即將賭上的不只是自己的工作、感情和聲譽,還有愛人之子的性命……

天衣無縫的犯罪計畫 ╳ 驚心動魄的賭命對決
酒鬼警探哈利與夙敵「王子」的最後一戰!

英國《衛報》強力推薦:「一本結構嚴謹、有如雲霄飛車般的小說。一連串曲折離奇、精采萬分的計謀,最後以震顫人心的大結局做為結束!」


作者簡介:
尤.奈斯博
「北歐犯罪小說天王」尤.奈斯博是挪威史上最暢銷的作家,每一部作品都是挪威排行榜冠軍暢銷書。挪威圖書館借閱率排行榜,前20名有5本是奈斯博的作品。他拿過所有北歐的犯罪小說大獎,包括玻璃鑰匙獎、挪威史上最佳犯罪小說、書店業者大獎等,還獲得英國的「國際匕首獎」和美國的「愛倫坡獎」提名,作品被翻譯成40種語言,在50多個國家出版。全球銷量突破850萬冊。

奈斯博曾是挪威知名的搖滾巨星,白天任職於金融業,利用晚上和週末時間演出。不久之後,他考上金融分析師的證照,被挪威最大的證券公司高薪挖走,然而工作和樂團越來越難以兼顧,瀕臨崩潰的奈斯博決定休半年長假,他帶著筆電,跳上飛機,前往地球最遙遠的彼端:澳洲,在那裡寫下日後讓自己聲名大噪的「哈利.霍勒警探」系列的第一集《蝙蝠人》。

奈斯博的讀者族群廣泛,涵蓋純文學讀者、冷硬推理、黑色小說讀者,以及通俗驚悚小說讀者。此外還受到英美犯罪小說名家一致擁戴,麥可.康納利稱讚他是「我最喜歡的驚悚作家」。評論家普遍認為奈斯博可與丹尼斯.勒翰、詹姆士.艾洛伊、麥可.康納利、伊恩.藍欽、雷蒙.錢德勒等名家相提並論,稱他是「挪威犯罪書寫的畢卡索」;德國《明鏡日報》則稱他是「斯堪地那維亞的奇蹟」。
「哈利警探系列」
1. 《蝙蝠人》
2. 《蟑螂》
3. 《知更鳥的賭注》(漫遊者已出版)
4. 《復仇女神的懲罰》(漫遊者已出版)
5. 《魔鬼的法則》(漫遊者預計出版)
6. 《救贖者》
7. 《雪人》(暫名,漫遊者預計出版)
8. 《獵豹》


譯者簡介:
林立仁
1972年生於台北。英國薩里大學企管研究所畢業,輔仁大學翻譯研究所肄業。現專事翻譯。


內文試閱:
菲畢卡.克努森用力吸了口菸,再呼到公寓四樓開著的窗戶外。這是個溫暖的午後,後院裡受陽光炙烤的柏油路面將空氣往上推升,一起把煙霧往上帶,沿著這棟淺藍色公寓的外牆向上漂浮,最後消失無蹤。屋頂另一側可以聽見平常十分繁忙的伍立弗路只傳來一輛車子的行駛聲。大家都渡假去了,整座城市幾乎成了空城。一隻不懂得避開暑氣的蒼蠅六腳朝天躺在窗台上。公寓面對伍立弗路的那一側比較涼爽,但菲畢卡不喜歡那邊的景觀。那邊望出去可以看見救主墓園,園內擠滿名人,有名的死人。公寓一樓是一家商店,招牌上寫的是「紀念碑」,換句話說,這家店販售墓碑,可以說這家店相當「貼近市場」。
菲畢卡將額頭抵在冰涼的窗玻璃上。
暖天氣來臨時,她十分開心,但這份開心很快就被消磨殆盡,如今她渴望的是涼爽的夜晚和街上熙來攘往的行人。今天早上畫廊裡只來了五個客人,下午只來了三個。百無聊賴之餘,她抽掉一包半的香菸,使得她心跳加速,喉嚨乾疼,老闆打電話來問生意如何,她幾乎難以發出聲音。一如往常,她回到家,剛把馬鈴薯放進鍋裡,空蕩蕩的胃就立刻湧現食慾。
兩年前菲畢卡認識安德斯之後就戒了菸。安德斯不但沒要求菲畢卡戒菸,甚至不反對她抽菸。他們是在大加納利島認識的,當時安德斯為了好玩,還跟菲畢卡討了一根菸來抽。返回奧斯陸一個月之後,兩人就同居了。同居之初,安德斯曾說他們的關係也許可以容許少量二手菸的存在,還說那些癌症研究人員未免言過其實,而且他可能很快就能適應衣服上沾有菸味。隔天早上,菲畢卡就做了決定。幾天後,兩人共進午餐,安德斯說他有好一陣子沒看見她手中夾菸,她回答說自己其實沒那麼愛抽菸。安德斯微微一笑,俯身越過餐桌,撫摸她的臉頰。
「妳知道嗎,菲畢卡?我也覺得妳沒那麼愛抽菸。」
她聽見身後的鍋子傳出熱水沸騰聲,望著手中香菸。再抽三口吧。她抽了第一口。毫無滋味可言。
她是什麼時候又開始抽菸的?她已經記不得了。也許是去年吧,自從安德斯開始出差,長時間不在家之後。還是除夕,當她開始幾乎每晚加班之後?是不是因為她不快樂?她是不是不快樂?他們從不爭吵。他們也幾乎不做愛了,但安德斯說這是因為他非常努力工作的關係,一句話就結束了這個話題。兩人即使難得做個愛,也提不起勁,只因安德斯心不在焉。於是菲畢卡明白,她的心也不必放在這裡。
他們不曾真正大吵一架。安德斯不喜歡扯開嗓門說話。
菲畢卡看了看鐘:五點十五分。不知道安德斯跑哪裡去了,他只是含糊地說會晚點回來而已。她按熄香菸,把菸屁股扔進後院,回到爐前查看馬鈴薯,拿起叉子叉進最大的那顆馬鈴薯。快熟了。只見沸騰水面有許多小小的黑色塊狀物正在上下跳動。奇怪了,這些黑色塊狀物是從馬鈴薯還是鍋子裡跑出來的?
她開始回想上次是什麼時候用過這只鍋子,這時正好聽見大門打了開來,接著門廊傳來喘息聲和鞋子被踢落的聲音。安德斯走進廚房,打開冰箱。
「吃什麼?」他問。
「炸肉餅。」
「喔……?」這個字的尾音揚起,形成問句。她大概明白安德斯這麼說的意思:又吃紅肉?我們是不是應該多吃點魚才對?
「好吧。」安德斯語調平淡,俯身往鍋中瞧去。
「你是去幹嘛了,怎麼全身濕答答地都是汗?」
「我今天晚上沒做什麼運動,所以騎腳踏車去松恩湖再繞回來。水裡這些黑黑的是什麼?」
「我不知道,」菲畢卡說,「我也是剛剛才看到的。」
「妳不知道?妳以前不是當過什麼廚師來著?」
安德斯伸出食指和拇指靈巧地夾了一小塊黑色物體出來,放進嘴裡。菲畢卡凝視安德斯的後腦勺和他的褐色細髮。她曾經覺得安德斯的頭髮很有魅力,梳理整齊,長度適中,髮型旁分。她也曾經覺得安德斯一臉聰明相,是個有未來的男人,他的未來容納得下兩個人。
「什麼味道?」她問。
「沒什麼味道,」他說,依然俯身在爐子上方。「是蛋。」
「蛋?可是鍋子我洗過了……」
她猛然住口。
安德斯轉過身來。「怎麼了?」
「這裡有……一滴東西。」她指著安德斯的頭。
安德斯皺起眉頭,摸了摸後腦勺。兩人同時後退一步,抬頭朝天花板看去。只見白色天花板上懸垂著兩滴水。菲畢卡有點近視,若是水滴反光,她是看不見的,但那兩滴水並未反光。
「看來卡蜜拉她家淹水了,」安德斯說,「妳去樓上按她家門鈴,我去找管理員。」
菲畢卡凝望天花板,又低頭看了看鍋子裡的塊狀物。
「我的老天。」她低聲說,感覺自己的心跳又快了起來。
「又怎麼了?」安德森問。
「你去找管理員,叫管理員去按卡蜜拉她家的門鈴,我去報警。」

*********************************

浴室的設備是成套的,空間只容納得下一個洗臉盆、一座馬桶、一個沒有浴簾的淋浴間,以及卡蜜拉.路昂。卡蜜拉躺在磁磚地面上,臉部扭向門口,眼睛卻往上看著蓮蓬頭,彷彿在等待蓮蓬頭噴出更多的水。
卡蜜拉身上只穿一件白色浴袍,浴袍已經濕透,袍襟敞開,蓋住排水口。貝雅特站在門口正在拍照。
「有人檢查過她死了多久嗎?」
「病理醫生還在路上,」貝雅特說,「不過屍體還沒完全僵硬,也還沒完全冰冷,我猜頂多只死了幾個小時而已。」
「鄰居和管理員發現她的時候,蓮蓬頭的水是不是開著?」
「對。」
「熱水可以維持她的體溫,延遲僵硬的發生。」
哈利低頭看了看錶:六點十五分。
「我們可以假定她的死亡時間是五點。」
這句話是湯姆說的。
「為什麼?」哈利問,並沒轉頭。
「沒有跡象顯示屍體被移動過,所以我們可以假定她是在淋浴的時候被殺害的。你可以看見她的屍體和浴袍堵住排水孔,那就是導致淹水的原因。管理員說他把水關掉的時候,水龍頭開到最大。我去檢查過水壓了,對閣樓來說這裡的水壓相當不錯。這間浴室這麼小,用不了幾分鐘水就會淹過門檻,溢到臥室裡,然後再過沒多久,水就會找到縫隙滴到樓下。住在樓下的女性鄰居說她發現漏水的時候正好是五點二十分。」
「那不過是一小時前的事,」哈利說,「你們又半小時前就到了,看來大家的反應都出奇地快。」
「呃,也不是每個人吧。」湯姆說。
哈利並不接話。
「我是說那個病理醫生,」湯姆微笑說:「他也該到了才對。」
貝雅特已拍完照片,和哈利對望一眼。
湯姆輕觸貝雅特的手臂。
「如果發現什麼的話打手機給我,我去二樓找管理員問話。」
「好。」
哈利等待湯姆離開浴室。
「我可以……?」哈利問。
貝雅特點點頭,讓了開來。
哈利的鞋子踩上濕漉漉的浴室地板,嘎吱作響。只見浴室上下左右的表面都有水氣凝結,滑落的水珠劃出一道道紋路,牆上鏡子看起來像是哭花了臉。哈利蹲了下來,手扶牆壁保持平衡。他用鼻子呼吸,只聞得到肥皂的香味,並未聞到應該伴隨屍體而來的氣味。哈利從犯罪特警隊的特約心理醫師奧納那裡借了一本書,那本書上寫說這種症狀稱為嗅覺異常,也就是腦部拒絕辨認某些氣味,病因通常是情感創傷。哈利不確定自己的病因是不是情感創傷,只知道自己聞不到屍體的氣味。
卡蜜拉甚是年輕,哈利猜測她大概在二十七到三十歲之間,長得頗有姿色,體態豐滿,肌膚滑順,曬成一身古銅色,但肌膚底下透出灰白色。人死之後皮膚通常很快就會呈現灰白色。卡蜜拉有一頭深色頭髮,頭髮乾了之後髮色應該會再淡一些。她的額頭有個小孔,這個小孔經過殯葬業者化妝之後就會消失。除了這個小孔之外,殯葬業者不需要在她的容貌上花費太多時間,只要在看起來有點腫的右眼塗上一些化妝品就行了。
哈利仔細觀察卡蜜拉額頭上那個黑洞洞的圓形小孔,跟一克朗硬幣差不多大。哈利總是很難相信這樣一個小孔竟然可以奪走人命。有時這種小孔周圍的肌膚會閉合,讓人看不出小孔的存在。哈利認為擊中卡蜜拉的那顆子彈,體積應該大於它留下的這個小孔。
「可惜她躺在水裡,」貝雅特說:「不然我們也許可以在她身上採集到凶手的指紋、皮屑或DNA。」
「嗯。至少她的額頭保持在水面上,淋浴的時候也沒沾到多少水。」
「喔?」
「子彈入口的周圍有血液凝固,皮膚也有被子彈灼傷的痕跡。也許這個小洞現在就可以告訴我們一兩件事。可以拿放大鏡給我嗎?」
哈利的視線並未離開卡蜜拉,只是伸出了手,便覺得手裡被塞進一個堅實的德製光學器具。他開始觀察傷口周圍的區域。
「你看見什麼?」
貝雅特的聲音在哈利耳畔輕輕響起。她總是熱切地想吸收更多知識。哈利知道自己再過不久就沒什麼東西可以教她了。
「灼傷痕跡呈灰色,這表示子彈是在近距離擊發的,但槍口並不是湊在額頭上,」哈利說:「我猜大概是在半公尺外擊發的。」
「了解。」
「灼傷痕跡不對稱,這表示開槍的凶手比她高,射擊角度是由上往下。」
哈利小心轉動卡蜜拉的頭部。她的額頭仍有微溫。
「沒有子彈出口,」他說:「這支持了射擊角度是由上往下的推測,可能當時她蹲在凶手面前。」
「你看得出凶手用的是哪一種槍嗎?」
哈利搖了搖頭。「這要去問病理醫生和彈道鑑識員了,但灼傷痕跡出現了漸層現象,這表示凶手用的是短槍管的槍,例如手槍。」
哈利有條理地審視卡蜜拉全身上下,試著記下一切,卻感覺到體內殘存的酒精麻痺作用濾除了可以供他日後推敲的小細節。不對,應該說可以供「他們」日後推敲的小細節,畢竟這案子不是他一個人的。他的視線來到手部,看見卡蜜拉缺了一隻手指。
「唐老鴨。」他低聲說,俯身細看。
貝雅特用狐疑的眼神看著哈利。
「漫畫裡是這樣畫的,」哈利說:「唐老鴨只有四根手指頭。」
「我不看漫畫的。」
卡蜜拉的食指遭到截除,那部位只剩下凝固的黑色血絲和閃閃發光的肌腱末梢。傷口看起來十分平整。哈利伸出食指,謹慎地觸摸粉紅色肌肉中央的白色反光處,只覺得骨頭被切斷的地方摸起來整齊平滑。
「是用鉗子切斷的,」他說:「或是非常鋒利的刀子。有找到手指嗎?」
「沒有。」
哈利突然覺得反胃,便閉上眼睛,做了幾個深呼吸才睜開眼睛。凶手截斷被害人手指的原因有很多可能,目前他沒有必要再多做揣測。
「凶手可能是來勒索的,」貝雅特說:「這種人喜歡用鉗子。」
「有可能。」哈利低聲說,站了起來,突然發現自己鞋底下踩的是白色磁磚,他原本以為地上鋪的是粉紅色磁磚。貝雅特彎下腰,仔細查看死者的臉部。
「她真的流了很多血。」
「那是因為她的手泡在水裡,」哈利說:「水能阻止血液凝結。」
「只被切斷一根手指可以流這麼多血?」
「可以。妳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不知道,但我有預感我很快就會知道。」
「這代表卡蜜拉的手指被切斷的時候,她的心臟還在跳動。也就是說,她的手指是在她被射殺前給人切斷的。」
貝雅特做了個鬼臉。
「我去樓下找鄰居聊一聊。」哈利說。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