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
Tip:如何讓你家的小妖狐健康快樂地成長?

❶ 寵壞他,好動為活潑之本。
❷ 肉肉肉肉,給他肉肉♥
❸ 千錯萬錯,養父之過,給我跪下認錯#
---------------------------

為了你,我要變成妖。

★ 四萬人迫不及待!翼想本史上FB分享次數最高,出版期待度破破破表!
★【回饋讀者】帥哥免費加量!人與妖的前世今生糾葛又甜又揪心!大熱續集,王道進展不容錯過!
★ 尖端原創藍月銷量王!新人獎得主、《鋼鐵仁與小辣椒》作者子陽轉戰翼想本暖萌新作續篇!
★ 萬人粉絲團見證!超人氣刀劍插畫名家Taro芋頭全心打造亮眼美圖!
★ 腐腐劇情 戀戀深情 暖暖家人 帥帥角色 萌萌正太!一次滿足你所有需求!
★ 特別收錄:精美拉頁海報 +全彩人設+ 黑白插圖+ 超萌Q圖!


【人物介紹】
夜心
23歲

182cm
身為九尾天狐,卻被信賴之人斬下狐尾、遭遇背叛,在千年時光裡冰凍了內心,一度因法力不足而無法說話。個性既溫柔又剛強,身形優美、善舞,武器是劍身刻有古代文字的長劍。

士郎/周于晶
24歲

176cm
前世是貴族,也是媚娘的未婚夫,和夜心結為莫逆之交,但媚娘死後因怪罪夜心保護她不力兩人翻臉。今生天生就帶有妖力,幼時因此遭父母虐待、同學欺凌。工作能力優秀,眼神時帶憂鬱。

媚娘/雲佟華
18歲

160cm
出身貴族,關心朝政,不甘於平凡的她想成為政治家,改變術師隨意使役妖魔的風氣。面對夜心時常流露出嬌羞。今生是雲夏之妹,因天生有靈力,會被不好的東西吸引,經常獨自一人。


【內容簡介】
「你小的時候我試圖殺你,被阻止了。」
……喔。他只想找根球棒揮過去。
「我不想濫殺無辜,但對你,我沒法忍耐。」
——給我忍住啊混蛋!


養妖狐真不是件簡單事……一大一小兩隻妖狐,
小的白顥調皮搗蛋、話都說不清楚,整天只會賣萌,可恥!
大的夜心銀髮飄逸,光坐著就是一幅畫,美到難以直視,要命!
還有鄰居大哥張孝誠、戀子情節總裁老爸雲夏,也統統圍著他轉。
高中生雲熙敏疑惑:怎麼我身邊帥哥那麼多?

作者簡介:
子陽
  國立政治大學畢。

  文字質感細膩,對白幽默風趣,擅長奇幻架構與電影般的動態描寫,認為寫作就像表演,每一場都是對自我極限的發揮。

  作品:《黑袍守護者》、《鋼鐵仁與小辣椒》、
《妖狐寶寶飼養法》
……持續創作中。

  臉書:子陽 Parker
  噗浪:www.plurk.com/animia
  部落格:animia.pixnet.net/blog
相關著作:《妖狐寶寶飼養法(01)》《鋼鐵仁與小辣椒》

譯者簡介:
Taro芋頭
畫圖,原創、同人。
taro27723.lofter.com/

內文試閱:
一路上擺滿花束與花籃,雲熙敏和抱著白顥的張孝誠走下樓梯。
冷氣很強,白顥穿著連帽外套,帽子上有兩個熊耳朵,他堅持自己是狐狸,張孝誠說乾脆把帽子剪兩個洞,但被雲熙敏否決,衣服還是得乖乖穿好!所以白顥現在心情不好,他下巴靠在張孝誠肩膀上,雙手無力垂著,臉頰嘟氣。
雲熙敏想摸摸白顥的臉,白顥卻故意轉頭,不理雲熙敏。
「我怎麼覺得他越來越任性了?」以前還會纏著他叫媽咪,現在每天賴著張孝誠,連出門也指定要張孝誠抱。
「這是自尊的問題!」張孝誠拍拍白顥的背,白顥摟緊了他,「你是人,叫你當豬你要嗎?他是狐狸,怎麼可以叫他當熊呢?」
「不過是衣服的裝飾……」
「就跟你說是自尊的問題了!你是不是男人?男人的尊嚴不容抹滅!」
「不容抹滅!」白顥學張孝誠說話,學得發音標準、有模有樣。
一大一小一鼻孔出氣,雲熙敏轉頭向旁邊嘆氣,他對不起姑姑,白顥的教育全毀在損友手上了……
他們招待處前排隊,雲熙敏突然想起他們不是兩大一小出遊,背後還跟了一個人!
這個人的存在感說強很強、說弱也很弱,強是因為他有一張讓人印象深刻的臉和高挑身材,看了他第一眼絕對會想看第二眼,弱是因為他走路無聲無息,也不主動跟人說話,雲熙敏好幾次都覺得自己弄丟他了,但猛一轉頭又因為距離太近而被嚇到。
真的很難拿捏跟這人的相處方式……
「夜心。」
「是?」
「你還好嗎?會不會觸景生情?」他們來到某大型連鎖書店地下一樓的展覽場,參加出版社為紀念姑姑而舉辦的活動。身為一個女作家,姑姑完美地盡了她的本分,編輯在姑姑的電腦硬碟裡找到她生前最後一部作品,稿子順利寫完,編輯感動不已。
「我沒事。這裡人好多。」夜心穿著湖水綠色的針織衫和米色長褲,他非常喜歡用袖子蓋住整隻手,只露出指節,那似乎能給他帶來安全感。
「沒事就好。」雲熙敏看了張孝誠一眼,張孝誠聳肩。
他們原本就計畫要參加姑姑的紀念會,既然與姑姑有關、夜心也看過姑姑私底下創作的樣子,他們沒理由把夜心排除在外,況且……夜心非常能融入現代社會,不管是服裝或常識,張孝誠找不到吐嘈點,快要焦慮起來了!
「喂,你好歹也讚嘆一下人類的科技文明吧?高樓啊,車子很多什麼的……你明明是古人,為什麼完全不訝異啊!?」
夜心聽到膩了,他用袖子遮住半張臉、偏頭,眼神有些鄙夷,那反倒讓張孝誠覺得像踩到自己的腳,只能怪自己了。
「呃啊啊啊啊啊!」他握拳,小聲吶喊。
雲熙敏懶得理他們,他在賓客本上簽下全名,白顥看到他以黑色墨水筆「畫」出流暢的線條,也想去拿。
「伊呀伊呀~~」
「嗯?」雲熙敏注意到了,但張孝誠沒注意,他抱著白顥走進會場,有人代表簽就好。
「伊呀!」白顥很失望,伸出兩隻小手,卻被張孝誠越抱越遠。
雲熙敏放下筆,還是個小孩,自己卻嫌他任性,未免度量太小了。雲熙敏小跑步跟上,他以手指鉤住白顥的小手,白顥推(踢)開張孝誠,想投入雲熙敏懷裡。
「搞什麼!?」張孝誠被推(踢)得莫名其妙,臉上還有個腳印,「死小孩你幹嘛?」
「你自己還不是一樣?」雲熙敏接過白顥,張孝誠不解:
「我怎樣?」
「乖的時候喜歡他、不乖就嫌他,我們對他的付出不過如此,還很了不起的樣子……」
「什麼啊?」張孝誠聽不懂。
雲熙敏抱著白顥走到一邊,會場除了販賣姑姑寫的書,還展出她那筆跡龍飛鳳舞的手稿,或許書迷覺得新奇,雲熙敏卻高興不起來;姑姑寫得那麼亂、又是寫在散紙上,而非用筆記本或裝訂,表示那不是給外人看的,如今這些東西的「權限」都在雲夏手中,雲夏不管出版社的用途,對他來說是廢紙的東西能換錢,何樂不為?
夜心看著姑姑的手稿,手指摸在間隔保護的玻璃上,他是不是對上面寫的東西一目了然?他知道姑姑的故事嗎?不是杜撰,而是姑姑真實的故事?
「她思考很快。」夜心道:「一筆一劃把字寫好太慢了,她會笑那些把筆記寫得很漂亮的人,好像作家或文學家都該習得一手好字,但是,如果不是要拿去賣的,寫得好不好看有什麼差呢?」
雲熙敏覺得……
「很像阿夏會說的話,對吧?」夜心轉頭。
「嗯。」雲熙敏剛剛就是這麼想。
「她的作品第一次被出版社看上,是她念大學的時候,對方開出的酬勞很低,但承諾與她長期合作,未來也會有漲酬的空間。這就像去私人公司求職,從最低位子做起,好像沒什麼不可以,她是這麼跟我說的,但我沒辦法回答她。」
他失去一部份的妖力,失去言語的能力。
「她打電話問阿夏,阿夏說『想用兩萬多塊買老子的稿子,叫他去吃屎!』」夜心無奈地扯扯嘴角,好像在笑,眼神卻脫離不了傷懷,雲熙敏好像沒看過他真正開心的模樣。
又有誰看過呢?
「她回絕那家出版社,很有禮貌地,但我猜她一定很想像阿夏那樣,阿夏是她的憧憬,我好幾次都看到她的眼神,她敬愛自己的兄長,但也十分羨慕、嫉妒,希望自己是個男人、希望自己變強。」
「等等,我爸跟變強有什麼……姑姑覺得爸爸很強嗎?」
「阿夏很強喔。」夜心微笑,雲熙敏轉頭抽了抽嘴角。
那男人的運氣就是出奇得好……走在路上沒有被「蓋布袋」或被追砍,某種程度上來說真的很厲害!
「後來,她把重心放在學業上,她不想要一邊做自己喜歡的事、一邊對自己該做的事敷衍了事。」
「我以為姑姑是堅持自己興趣的人。」
「她是堅持,所以她在畢業之前都沒有寫作,為了累積創作的能量。一年後,她寫出新作品,以雙倍的酬勞被另一家出版社簽下、又得了個文學獎,書一本一本地出,越來越有個樣子了。」
會場裡有姑姑參加簽書會、慈善活動和講座等的照片,姑姑穿著名牌套裝,是雲熙敏記憶中的樣子,他這才發現姑姑穿的套裝跟商務人士很像,雖然沒人規定作家該穿什麼衣服,但她就像在模仿雲夏,即使提著公事包走進摩天大樓也不奇怪。
雲熙敏無法理解爸爸為什麼不去看姑姑,工作真有那麼忙嗎?可以跟他說啊!一個人住院有多不方便,腸胃炎上吐下瀉去掛急診就知道了。沒有人關心、沒有人幫忙,又要承受身體的病痛,那會是多麼悲慘的境地?
姑姑是否在死前怨恨著他們?
會想這種問題的只有家屬,而非會場內滿滿的書迷。
姑姑生前有名嗎?或許吧!不然不會來這麼多人,但姑姑沒有有名到走在路上會被認出來,如果不看小說、不耐煩看一堆文字,大概也不會聽過姑姑的名字。
「她啊……」
「這樣那樣……」
雲熙敏看錯了,不全都是書迷,有的是評論家、有的是記者,他們和書迷的立場不一樣,參加活動是「工作」所需。
「她總是在思考,不斷思考。」
  雲熙敏覺得夜心這話說得沒頭沒腦,「思考什麼?」
  「要做自己,還是別人。」夜心的眼神依舊帶有傷感,「要是有人告訴你,往東是最安全的、而且一定會到目的地,你還會想探索其他方向嗎?你會碰到野獸、也會發現無人的財寶!我的想法是這樣的,因為人類的壽命有限,所以你們大多數人會選安全的路,為的是盡快到達目的地……」
  「屁啦,人類就是又懶又弱!」張孝誠晃過來,一手搭在雲熙敏、一手搭在夜心肩上,後來又覺得夜心不是能隨意觸碰的對象、和他level不同,還是趕快把手拿開。
  呃哼,他乾咳,開始他的長篇大論:
  「大家都想乘涼,沒人想種樹,所以就沒人去探索其他方向,偶爾會出現有膽量的、有責任感的、老子不想跟啥小一樣的、想成為海賊王的男人的,所以也不能說沒人去探索。成功了我們叫他天才或奇葩,恭喜他好棒棒,失敗的就埋沒在歷史中,就像被野獸吃得屍骨無存。吶,你活了那麼久,不置於連這點人性都看不透吧?」
  夜心被有意無意地嘲諷,臉色不是很好看。
  「姑姑是怎麼做的呢?」雲熙敏趕緊轉換話題,免得某狐發飆。張孝誠趁這時候在白顥身上求安慰,要小手摸摸,「姑姑一定會碰到想寫自己的東西、和必須寫會賣的東西之間的兩難。」
「……」
「?」
  「……」
  「夜心?」
「……我不知道。」
  等了好久,居然聽到這種答案,雲熙敏差點跌倒。
  「我不知道,她後來就越來越少同我說話了。」夜心神色寂寞。
雲熙敏不難想像,要是他對某人說話一直得不到回應,自然會不想開口。
  「但我還是會一直守在她身邊。」
  「如果跟蹤狂是狐狸,你就是貓。」張孝誠插嘴。
  「我怎麼會是貓?」夜心的眉毛像要豎起來了。
  「聽不懂嗎?意思就是半斤八兩啦!還不會反省……」
  「我不是貓!」
  「不是貓。」白顥指向夜心,夜心平常幾乎不理白顥的,如今竟用感激的眼神望著他。
  「是的,我不是貓,你能瞭解真是太好了。」
「太好了~」
  ——他沒有瞭解,他是在學你!
雲熙敏很想吐嘈,為什麼大家都會「臣服」在這小傢伙手中呢?
  張孝誠抓抓頭,把人說成豬、把狐狸當什麼碗糕都是不好的示範,但他不想道歉,「你一天到晚跟在姑姑後面,不像跟蹤狂嗎?」
  「我沒有跟蹤她!」夜心很認真地回答張孝誠,「我的妖力無法長時間維持人形,所以大多時候我都待在家裡。」
  「真的……」雲熙敏看牆上的照片,參加活動的姑姑身邊沒有夜心,夜心在姑姑死後變成像具攻擊性的地縛靈,就當另一回事了。
  「她為什麼不向我求救呢?」
  「白顥借我!」張孝誠突然把白顥從雲熙敏手中抱走,雲熙敏大概知道他想幹嘛……
  張孝誠像螃蟹走路,橫著接近三位女大生,她們一邊看展示書、一邊小聲討論,張孝誠也拿起一本書看封底介紹,但白顥不會看,他很無聊,就看向旁邊的人,大眼睛眨啊眨。三女注意到白顥,紛紛道「好可愛~~」,她們想逗白顥,張孝誠就有機會跟她們聊天了。
  這招屢試不爽。
  張孝誠轉頭對雲熙敏比大拇指,雲熙敏只覺得丟臉。
  「真是……夜心,我們去逛別的。」
  「是。」夜心跟在雲熙敏身後,雙眼不經意地瞄向人群,忽然,他看到一個似曾相似的身影。
  會場內有一區展示的是書的封面與插圖,均聘請知名插畫家或漫畫家繪製,雲熙敏站在其中一張圖前,旁邊有姑姑提案時的說明。原來要畫什麼、怎麼畫是姑姑決定的,現在的出版形態和以前不同了,不再是純文字的世界,而且人是視覺的動物,姑姑在自己不擅長的圖像領域一定下過功夫。
  畫家把作家的角色形象化,就像一場炫目的服裝秀,藉此讓人們知道,原來姑姑的腦袋裡裝著這麼美的東西。
  而其中一張……
  美麗的銀髮男人有尖尖的狐耳,他穿著裡外分明的古裝,身形飄逸、翩翩苒起,內層是內斂如溪流的淺藍色,外層是張狂且豔麗的桃紅、妃紅、酡红,他一手持劍,一手稱在臉頰下面,那張臉戴著半片金面具,眼神透露威武的風采,他持劍的樣子像要殺死妖魔鬼怪的守護神,但柔美的身段彷彿要起舞的絕美藝者,他有九條毛色銀色的尾巴,會吸引住與他對上的目光。
  姑姑寫過妖狐的故事,這張圖的說明是「未採用」。
  姑姑覺得畫家畫得不好?還是,她不想和讀者分享畫中人的模樣?——最接近真實的模樣?
  「夜心。」
  他知道這件事嗎?
  「夜心?」
  姑姑到底想在什麼?
  「夜心!」
  雲熙敏向旁邊揮手,他以為夜心站在他旁邊,但他揮到的是同在看畫的女孩子,他趕緊道歉,在人群中尋找夜心的身影。他很快就找到了。來參加紀念會的書迷大多是女性,夜心很高、很好認,但同樣和夜心一樣是少數男性的,還有一位。
那個人穿著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裝,正在和姑姑的責編說話,那位責編就是取走姑姑電腦的陳小姐,她有致電向雲夏說明要出版姑姑的「遺作」,但她有沒有在硬碟裡看到屬於「隱私」的東西?她沒說;基於職業道德,就算她發現也不該向任何人說。
張孝誠和某位女大生「勾搭」上了,兩人聊得開心,白顥已經不耐煩,想掙脫張孝誠的手臂,雲熙敏要去把白顥帶過來,免得他一直被損友「利用」,就在雲熙敏走向張孝誠時候,他往夜心瞄了一眼,發現夜心的表情像看到鬼。
夜心直勾勾盯著那個男的,眉頭皺起、嘴唇發白顫抖,他的身邊沒有別人、他看不到別人了。展覽場的燈光忽明忽滅,人群開始騷動。雲熙敏看到夜心步向那個男的,他把擋路的人推開,像撥開迷霧叢林裡的荊棘。
照在展示品的上的夾燈一個個燒壞、插頭爆出火花,有女生抱頭尖叫、有人往出口跑,夜心伸出垂柳般的纖細手臂,那個男的臉上有疑惑和恐懼,但是動彈不得。張孝誠爬進長桌底下、身體護著白顥,雲熙敏站在原地,看著夜心的手摸上那男人的臉頰……
夜心頭上冒出狐耳、身後有六條狐尾,他的腳離地、身體漂浮,他張大嘴巴——

『士郎!』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