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你的孩子能找你聊天超過兩個小時嗎?
猶太人的哈柏露塔,可以。


哈柏露塔是猶太媽媽從懷孕開始就在進行的教養祕訣
用問答討論、而非指導糾正,培養孩子們的思考能力
這套方法,
讓猶太孩子不用補習,甚至於讀書的時間還比其他各國少很多
卻成為常春藤名校的多數民族,哈佛有30%的學生是猶太人!

為什麼哈柏露塔這麼厲害?

◎這套教養法,讓孩子跟你很親,卻不依賴:
.猶太媽媽重視親子間的肌膚碰觸,此舉能讓孩子心情平靜,進而促進腦部發展。
.但她們也深知光為孩子犧牲,孩子不會懂得愛,因此,哈柏露塔,能幫助你解決親子之間親近,卻不依賴的兩難。

◎週末跟孩子一起吃個飯吧——餐桌上的哈柏露塔
.安息日是猶太人最重要的傳統,家族固定在週五晚上聚餐,而餐桌上最重要的一道程序,就是家人間的哈柏露塔。
.所以猶太人從不叫小孩「好好吃飯別說話」,他們持續溝通、辯論、交談、分享,維持家人感情。

◎哈柏露塔是聊天,但不是純聊天
.這是一套沒有教師也可以自己學習的方式,讓猶太人從小習慣彼此提問、對話、討論,敢與眾不同,也不容易累積負面情緒。
.雖然不是純聊天,但別急著打斷孩子說話,告訴孩子怎麼做才對。
讓孩子自己思考並「舉個例子來說……」

◎哈柏露塔要你別當家長——當孩子的父母吧!
.重視成績的是家長,重視教育的才是父母。你重視的是教育,還是升學?
.而且,為人父母不是本能,世上也沒有完美母親,所以別為小事自責。
「過度教養」反而讓孩子變笨,改用成長取代成績。

◎猶太媽媽希望孩子「去做跟別人不一樣的事」,而不是「優秀」。
.猶太人從不要求小孩要優秀,因為她們深知,父母的野心,常常以「我是為你好」為名。
.偏偏那些自我價值感最低落的父母,很會督促子女,所以,請先面對你自己的「內在小孩」的創傷,才能提升孩子的自我價值感。

愛因斯坦、佛洛伊德、史蒂芬‧史匹柏、馬克‧祖克柏、賈伯斯,
這些世人尊敬讚賞的優秀人物,有什麼共同點?
他們全都是在哈柏露塔中成長的孩子。


作者簡介:
全聲洙
弘益大學教育學博士,是韓國著名兒童美術教育學者,在國際幼兒教育業界享有盛譽。
現為富川大學幼兒教育專業教授,韓國美術教育學會編輯委員,韓國心理治療研究所咨詢委員。

譯者簡介:
曾莉婷
學生時代託學姊的福,翻譯過幾本書,後來拿著稿費,遇到有想法的同學,跟著一起到韓國打工度假,又因為朋友介紹,寫了一本首爾打工度假的工具書,一直覺得有機會接觸出版業,是一件很值得感恩的事。

內文試閱:
哈柏露塔,解決親子依附的兩難
形成依附關係最好的方式就是親子互動,給孩子溫暖的懷抱、回應孩子的需求、與孩子做眼神上的接觸、陪孩子聊天講話以及去理解孩子的內心,而其中最核心的一點,就在於親子之間的談話交流,與孩子聊天是建立依附關係最好的方式,也就是猶太人所實行的哈柏露塔。

韓國人是徹底的成功至上主義,想要賺大錢、掌握權力、爬上高位、擁有好的職業還要聲名遠播。一言以蔽之,就是要成功,但是人民過得並不幸福。而相比之下,猶太人民不僅幸福指數很高,也都獲得了成功。

想要同時擁有以上這兩者的祕訣,其實就在於哈柏露塔當中,尤其是家庭的哈柏露塔更是祕訣的中心所在。

哈柏露塔用最簡單的話來說,就是與孩子的談話。父母和子女之間的哈柏露塔,能夠同時帶來幸福與成功,這是因為家庭之中的哈柏露塔,讓良好的依附關係得以實現,同時增進親密感,讓人們可以從家庭中找到幸福。除此之外,也因為哈柏露塔能夠激盪腦力,促進思考能力,所以子女自然能夠在有興趣的領域中嶄露頭角,也就帶來了成功。

再也沒有什麼方法,會比親子之間大量的談話,更能夠幫助依附關係的建立了。小時候建立起來的依附關係,會讓孩子願意和父母討論任何問題,也不會讓憤怒和壓力累積在心中。

猶太人們每天的晚餐時間,或每個星期安息日餐桌上的談話,都讓家人們能夠盡情分享彼此最幸福的時光。如果問猶太人什麼時候最幸福,大部分都會回答是家人和親戚們聚在一起,在安息日餐桌上暢所欲言,分享親密談話的時光。家庭是幸福的起始也是歸宿,不管在外面有多麼成功,如果沒有幸福的家庭,結果也是不幸的。

真正最成功的人,是在家庭之中成功的人。真正最幸福的人,是能夠得到家人肯定和尊重的人。對猶太人來說,就是家人之間的談話交流,讓這種幸福得以實現。
就我們外人的想像,或許會認為生活在律法束縛下的猶太人,人生應該十分沈重痛苦,像是背負著重擔在生活一樣。但是只要走進猶太人的家庭中,就會發現,從他們的臉上表情就可以感受到幸福,而這一切都始於從小時候起就持續不斷的,子女和父母之間彼此交流想法和真心的談話。

不要打斷孩子說話

當我們詢問孩子的想法,或者為什麼這樣想時,小孩子可能會支支吾吾,無法馬上清楚說出答案,在旁邊聽著心裡焦急的父母,就會因為想要教他或說明,而感覺到話已經衝到嘴邊,嘴唇都在蠢蠢欲動了。在這種重要關頭,猶太人父母會選擇忍住,而韓國的父母親則是忍不住,先開口說話。

此時要再次強調;小孩自己主動做的,才是小孩能夠獲得的。所謂小孩自己主動做的,指的並不是只侷限在實際的行動或真的去實踐某件事情,比起行動或實踐還要更早一步出現的,就是一個人說出來的話,而在比起在話語之前,還要更早出現的,就是一個人的想法。因此我們所提到的,小孩自己主動做的事情裡面,也包含了自己主動說話及做出思考。

一個人說出來的話,和他的想法是有直接相關的,當我們沒有任何想法時,是絕對無法說得出話來的,一個人的想法會轉變成語言表現出來,反之,要培養我們的思考能力,就必須要讓自己說話。

如果父母覺得孩子說話既笨拙又亂七八糟,就中途截斷孩子的話,然後說明給他聽,並指出正確答案是什麼,就會剝奪他們自己思考的機會,因為孩子會認為,反正不管自己表達什麼,父母還是會給「正確答案」,要他們按照父母的想法去做,既然如此,何必要自己動腦筋呢?這樣的經驗一旦累積起來,孩子自然就會閉嘴不願再說話,而嘴巴閉起來的同時,思考之門也就跟著關閉,從此只會被動的等著指示和答案。

做父母的,不管孩子說話再怎麼令人鬱悶、再怎麼笨拙或亂七八糟,都還是要從頭到尾將孩子的話聽完,對於那些邏輯上有漏洞,或比較奇怪的部分轉化為問題後,再丟回去給孩子就行了,讓孩子再次思考自己說的話,並練習重新表達。

要培養小孩子的情緒管理和社交能力,就要從融入情感的談話情境開始,首先,要反覆使用一些單字詞彙,帶著情感來和孩子對話,因為孩子是透過不停的重複來學習的。以孩子的角度來看,世界上所有一切都是非常新奇且第一次接觸到的,要經常反覆練習,才可能真正學會,因此小孩子很喜歡重複說話。

讓我們能夠和孩子持續談話的好方法,就是仔細聽孩子選擇的詞彙,在交談的時後,把這些詞彙稍微改變之後再說出來,也就是將小孩想要表達的東西原原本本的再說一次,但是要附加一些比較值得深思的話。這麼一來,孩子會覺得父母和自己相同的感覺,也會感受到父母對自己說的話是尊重的,覺得自己原來也是被尊重的。

這時候父母的講話語調、肢體動作或使用詞彙等等,最好都是要跟小孩子在表達時所使用的一模一樣,像這樣父母帶有情緒性的反應,就能夠表現出他們認同孩子的想法,也能讓孩子感覺到自己的行為、話語和情感很重要,得到充分自信,和其他同齡的小朋友相處得也會更加親密。

孩子出生後初次接觸到的話語,通常是從父母那裡聽來的,在長大過程當中,會把講話的口音、聲調和情緒等,分毫不差的全部學起來。舉例來說,一生起氣來就提高嗓門;孩子不聽話就大吼大叫,在孩子面前總是說負面話語的父母,孩子們就會變成大嗓門、愛大吼大叫或講話負面的小孩。

小朋友都很喜歡模仿大人的講話聲,因此我們在講話時,最好用適當的音量大小、聲調高低及語調,當作孩子的模範,尤其是在對小孩子說話時,盡量不要講得太快或絮絮叨叨,要以沉穩安定的聲音說話,如果小孩子用正確的語調或音量適當的聲音,好好把話說出來,同齡的小朋友就會願意去仔細傾聽他說的話,由此可見,從父母身上學到的講話語調,就連對孩子的社會適應性也都會造成影響。

所有遇見的人,都是值得學習的對象

在《塔木德》當中,有提到「所有遇見的人都是值得學習的對象」,因此猶太人們不管遇到什麼人,都可以毫無顧忌的暢談。即使第一次見面的人,也都可以自然的與對方搭話,年紀越小的越是如此。

我到以色列去時,通常主動走過來跟我們講話的都是猶太人,尤其是猶太人小朋友,還會還不畏懼的靠過來跟我們講話、照相。有一次去到猶太人的抗戰紀念地馬薩達(Masada)時,遇到一群的女學生,她們主動向我們走過來,微笑著告訴我們說她們對韓國人感到好奇,問了一些問題後,跟我們挽著手照相。還有一次租車在以色列各地行駛,發現當地的猶太年輕人們,看到我這個陌生外國人開車,還要求搭便車的情形屢見不鮮,這些年輕人正在各地走訪,在路邊毫無顧忌的舉手招呼可以順路載他們一程的車子。讓他們主動跟陌生人搭話,泰然自若的跟陌生人借搭便車的,正是猶太人的Chutzpah精神。

這種Chutzpah精神就是《塔木德》當中提到的,相信不管是從誰身上,都有值得學習的東西,是以色列特有的挑戰精神。
我自己就曾有過親身經驗。有一次我和寫了《閱讀聖經》系列作品而打開知名度的柳模世博士約好,在耶路撒冷中央大街上的一家咖啡廳見面。柳模世博士在韓國拿到醫學院學位,也曾在希伯來大學攻讀醫學課程,因此對這兩地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我們坐在咖啡廳裡,針對各種問題展開詢問訪談,這時候咖啡廳外面來了一群軍人,眼光看向我們,交頭接耳了好一陣子。其中一位穿著軍服的青年突然朝我們的方向走過來,對著正在不明所以的我們,劈頭就問:「Where are you from?(你們是哪裡人?)」

我們對這出乎意料的提問,愣了一會兒才回答:「Korea, South Korea.(韓國,南韓。)」

這個青年聽到以後,就歡呼著走回那群夥伴們在的地方,然後從他的同事們手中拿到了錢。後來才知道,原來這群猶太青年們是在拿我們的國籍是哪裡的這問題來做打賭,於是就過來問我們是來自於哪一個國家,結果那位青年猜中了所以就可以把錢拿走。

我當時心裡覺得不是很舒服,但柳模世博士卻好像沒事似的,還微笑著跟他們揮了揮手。像這樣跟陌生人搭話、對陌生人做些嘗試或挑戰,就是所謂的Chutzpah精神。就我們國家文化的立場而言,這可能會是無禮至極、厚顏無恥而且十分唐突的一些舉動。

但是這種Chutzpah精神,其實是來自於他們的哈柏露塔教育。當他們在猶太傳統圖書館Yeshiva裡頭兩人一組,針對《塔木德》的內容進行哈柏露塔式學習時,會去找其他單獨的一個人或三人一組的團體,無關乎他們是不是才第一次見面,馬上就可以一起對《塔木德》的內容展開激烈的辯論,Chutzpah精神就是由此產生的。

不懂,不會不敢問

因為我們總把問問題看作是不知道答案時才做的事情,根深蒂固的認為提問就是暴露自己的無知,所以總是有顧慮而不習慣提問。再加上我們的文化早已經習慣別人吩咐什麼就乖乖照做,因此提問經常被當作是在挑戰對方的權威。

但是如果我們對自己不懂的事感到慚愧,就沒有辦法學到更多東西,雖然可以裝作自己好像知道,卻無法真正了解。而一個社會如果將提問看作是挑釁,就很難有任何發展。不能夠接受任何挑戰,只要人們按照指示乖乖照做的社會,如何擁有正向積極的未來發展呢?

沒有人是打從一出生就無所不知的。一個公認很有智慧的人,其實也都是因為從別人身上學到了東西,才能夠到達那樣的水準。要是這個人從出生以後就一直與世隔絕,也絕對無法成為智者的,就像是被狼養大的少女一樣,無法接觸到人類社會的少女,長大後的舉止行為就是像狼一樣。

人類社會是要互相學習和教導的,再怎麼知識淵博的人,也沒有辦法對所有領域都瞭若指掌,對某一個領域很了解的人,在另外一個領域裡也不過是個初學者,由此可見,每個人都必須要互相學習才能成長。

學習,是一件如果不表露出自己不懂的地方,就很難去完成的事情。一旦覺得自己什麼都知道,就根本沒有心想學習了。在養育子女的過程當中,若是連讓子女做好學習的心理準備都沒有辦到,那就很難稱為是達到標準的好父母。當父母並不一定要無所不知,也不一定要對孩子的所有問題都給出正確答案並且教導他們。因為父母,其實就是能夠一直陪伴在孩子身邊,一起找出答案、共同學習的好夥伴。

學習其實是一種交互作用,親子之間也需要互相學習,如果能夠真正做到,那麼身為父母的人,就很難做出言行不一的事,如果父母自己明明就若無其事的撒謊,就沒辦法要求小孩子不要撒謊。

帶小孩子去澡堂洗澡時,因為六歲以下都可以有特價,所以即使小孩已經八歲了,也叫他要這樣說:「到了澡堂以後,你就要跟別人說你是六歲!」

父母如果這麼命令,就無法教導孩子什麼是正直。但若是以交互作用的模式來教導,就能夠大大地降低這種危險的可能性,因為這樣一來,孩子就會馬上回父母:「為什麼要這樣呢?妳不是叫我不要說謊的嗎?」。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