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美國國防部《中國軍事與安全發展報告》指出:

中國隨時都能派出36架以上的蘇愷-27或蘇愷-30到台灣上空,
福建也佈署了1400座以上的彈道飛彈,還有短程飛彈1000枚、
巡弋飛彈500枚、兵力21萬、船艦75艘、飛行器431架,
還有核子潛艦、無人攻擊機……

這些事實讓人緊張,但台灣政府從來沒有明確告訴你:

‧解放軍到底有多能打?怎麼打?
‧美軍援助戰力能一天抵達台灣。

解放軍的戰略卻是:半天,對台斬首攻擊成功。

‧關於對付中國,你知道美軍選錯了作戰概念嗎?這會導致多大麻煩?

部署在沖繩的「1000名美國海陸,能否在2小時內抵達台灣」,
將成為台灣能否不被斬首的關鍵,這是什麼道理?
什麼情況下會打起來?屆時中美會怎麼打?中日會怎麼打?

日本首屈一指的軍事評論家小川和久,與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博士西恭之,
根據日本防衛省(國防部)最新報告,以及政府相關部門未公開的軍情分析發現,
中國的野心超乎想像,和平純屬假象。早就對世界各國開戰了:

◎解放軍正在打最擅長的戰爭:

不開一槍一炮,用輿論戰、心理戰和法律戰打敗你

˙擴大航空識別區,連釣魚台都包進去,不但外國飛行器經過全得中國允許,還一再向日本挑釁,一下戰一下和的兩面手法,迫使日本擱置釣魚台議題。

˙「利劍」型無人機試飛、船艦下水、出海巡航,中國什麼小事都要對外宣傳,對外向亞太各國展現積極介入的決心,對內平息愛國主義者的批評。

◎中國比日本更像海洋國家,不信你問菲律賓就知道

˙設立中國海警局,企圖掌控釣魚台、南海、東海。鑽《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漏洞,日本只能眼睜睜看著中國漁船與公務船進出東海,無計可施。

‧將人口不到500的三沙市升格,就能名正言順部署一個師,還修築人工島礁,嘴裡說著和平崛起,卻一直對菲律賓、越南動手動腳。

˙航空母艦遼寧號母港設在在海南島,沒事就出海巡航,還把艦載機試飛影片放上網,不論現在能不能打,至少先嚇唬一下鄰國,取得外交判談優勢。

◎解放軍打算怎麼對付美軍?日本和台灣呢?

˙將衛星與太空站送上軌道,技術上就能辦到偵測海上的大型船艦,以及導引洲際飛彈命中目標,把美軍的航空母艦擋在沖繩之外。

˙長距離無人偵察機,掛上武器就成了超音速無人攻擊機,配合航空母艦運用,能提早預警或摧毀防空系統,替戰鬥機跟飛彈開路。

˙隱形戰機殲-20、殲-31明明進入試飛階段,卻還積極向俄羅斯採購戰鬥機跟潛艦,只是為了偷學技術,透過山寨把進口貨變國貨。

◎美國選錯作戰概念、台灣政府的親中政策,讓中國戰力成長毫不受阻

˙美國因財政問題不斷削減國防預算,關閉駐日基地,連航空母艦預算都被砍,只能停在母港保養,難以出海培養即戰力,更別提砸錢跟中國軍備競賽。

˙台灣政府還在研發快艇、飛彈,想阻礙解放軍登陸,但是中國打算在美國來不及介入之前,一天之內就迅速拿下台灣政經中樞、扶植傀儡政權。

解放軍的戰力有多強?隨著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增強海空軍力,
這個問題全世界都好奇,但是沒人敢跟中國開戰。
中國的一舉一動,不只台灣,更隨時牽動亞太、全球勢力版圖。


作者簡介:
小川和久
日本第一位軍事評論家、靜岡縣立大學全球地域中心特聘教授、國際變動研究所理事長。曾任軍事記者、日本紛爭預防中心理事等顧問職,多方參與日本政府政策規劃,提供外交、國家安全、危機管理等領域諮詢,著有《深海核子冷戰》等書。
西恭之
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博士、靜岡縣立大學全球地域中心特聘助教、國際變動研究所研究員,曾任日本眾議員祕書,專長為美國國家戰略、軍事作戰思想、日美同盟。
日文譯作有美國台海專家卜睿哲的《一山二虎:中日關係的現狀與亞太局勢的未來》。


譯者簡介:
郭凡嘉
台灣大學文學院畢業,現為東京大學語言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關注於在日外國兒童之教育議題。譯有中村地平之殖民地小說《霧之蕃社》、森見登美彥《空轉小說家》、角田光代《肉記》等。

內文試閱:
防空識別區看似宣戰,其實迫使日本叫停

二○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中國國防部公布了防空識別區,包含了目前仍在爭奪主權的釣魚台列嶼上空。

所謂的防空識別區,是為了能夠辨識接近領空的飛行器是敵是友,而在領空外側所設立的空域,各國都能獨自設定,在國際法上並沒有明確的相關規定,進入區域內的飛行器,會被要求提出飛行計畫。

而中國政府要求,在十一月二十三日之後,凡是進入此空域的外國飛行器,都必須配合下列五點:

1.向中國當局提出飛行計畫。
2.維持與中國當局的通訊,對於國籍確認,必須立即正確回應。
3.搭載有異頻雷達收發機的話,必須在飛行途中全程開啟使用。
4.在機體清楚標示國籍與登錄編號等資訊。
5.若不遵守中國當局的指示,中國軍方將會採取防禦性的緊急措施。

對此,美國國務卿凱瑞(John Forbes Kerry)表達明確的反對意見:「美國不支持任何國家試圖將防空識別區程序,加諸於無意侵入其國家領空的外國飛行器。」在這之前,日本對於無意侵略領空的外國飛行器,都與美國的主張相同,並沒有採取防空識別區的程序。

儘管這已經是國際慣例,但中國卻主張,位於公海上空,而且並未朝中國領空行駛的飛行器,必須與飛向中國的飛行器以相同方式管理。此外,中國將南海的專屬經濟海域當作領海來管理,並且在那裡也設立了防空識別區,這些行為,都有損中國在國際間的形象。但遺憾的是,日本的外務大臣岸田文雄,卻只是對外發表:「此舉侵害了在公海上自由飛行的原則」這樣的話,並未有效反駁中國的主張。

對於中國的要求,有兩點疑問:第一是中國管理防空識別區的能力不足;第二是中日關係產生新的變化。

首先,關於管理能力,中國軍方監視防空識別區,但是目前(二○一五年)採取「防禦性緊急措施」的能力,卻明顯不足。設置雷達的標高如果越高,就越能探知遠方的低空目標。但是中國沿海並沒有較高的山地,所以中國沿海的雷達,對於釣魚台列嶼上空,高度在3300公尺以下的飛行器,其實無法探知。為了彌補,中國出動了空域監視用的船艦,以及空中預警機到東海中部行動,卻也讓美國得知,中國軍方的雷達性能不足。

中國有560架左右的蘇愷-30、殲-10及殲-11等第四世代戰鬥機,這些戰鬥機的作戰半徑,大約可達1000到1500公里左右,但機上的雷達系統探知距離卻很短,因此需要空中預警機隨行。中國雖然有以俄羅斯的伊留申-76運輸機為母體,所開發的空警-2000預警機,但是在性能方面和成本上,看來似乎都還無法用來管理防空識別區。

航空母艦遼寧號及其艦隊(5艘),也在中國設立防空識別區之後,立刻朝著南海前進,被視為是中國表現關注的舉動。但是並未經過釣魚台列嶼周遭的海域,只通過台灣海峽中線,前往海南島,看來似乎有所節制。

如此一來,我們就不得不認為,防空識別區有其特定的政治考量。

上面敘述了中國的動向,這讓我們了解,儘管中國強調設定防空識別區是當然的權利,卻也不想無故挑起事端。中國當局當然也知道,情勢不可能總如他們所願。究竟,中國為什麼會使出這樣的策略?

根據分析,中國設立防空識別區的用意在於,藉由與日本的防空識別區──特別是釣魚台列嶼周邊、日本領空重疊的事實,企圖擱置釣魚台問題。

中國同樣也希望避免武力衝突,為了建立迴避衝突的機制,就得設立雙方對談的場合,這是非常自然的趨勢。一旦發生武力衝突,就算只是小規模的戰爭,國際資金也會紛紛從中國抽離,打擊中國經濟。而經歷過天安門事件的中國人,對於國際資金撤出中國的危機感,外人難以想像。

我們不能忽略,中國設法迴避釣魚台列嶼周邊的危機,其實與提出防空識別區的時間點相同。在這一連串的事件當中,我們假設中美日三國已經進行會談,討論過關於危機管理及防止衝突的架構。

中國應該不會撤銷防空識別區的設定,因此對於日本的防空識別區──特別是領空重複的區域──很有可能會採取「政府及軍用之飛行器、船艦應自律」這樣的妥協對策。如此一來,中國海警局的船隻(船體統一漆成白色的非武裝公務船)就不必侵犯日本領海,而這正是中國的企圖之一。


斬首攻擊一天拿下台灣,美日怎樣反制?

2014年3月,中國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公布了2014年的國防預算,比前年實際花費增加了12.2%,高達8082億3000萬人民幣,並且連續四年的增幅都達二位數。中國的國防經費只有在2010年度比前一年增加7.5%,雖然低於10%,但是預算已經持續以一成以上增加長達二十年,預算膨脹為當初的二十倍以上。

關於中國的國防預算,已經公布的資料只不過是冰山一角。中國雖然強調並沒有隱瞞軍事經費,但是有許多不同看法指出,實際上的金額是公布金額的2、3倍(美國國防部),或者是3到5倍以上。

事實上,中國從不隱藏想要擁有航空母艦的意圖。在2012年9月25日,遼寧號正式交接入列,並以訓練艦的身分,在海南島三亞海軍基地的專用碼頭進行運用測試;殲20、殲25等隱型戰鬥機也已經進入試飛的階段。

中國確實傾全力將軍事力量現代化,但是在中國持續投入國防預算的這20年
間,如果以為美國、日本或台灣什麼都沒做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各國都在軍事現代化的道路上,踏著沉穩的步伐前進,尤其是美國。

若將中國國內相對購買力指標列入考慮,國防經費的實質漲幅其實更低。以一個14億人口的大國而言,現役總兵力有2百28萬5千人、預備役51萬人、武裝警察有66萬人的現況,勢必要考慮到巨額的人事費支出。

特別是航空母艦,如果只有1艘的話,無法造成什麼傷害,還必須具備以航空母艦為中心的護衛艦、潛艦等,才能構成航空母艦打擊群(Carrier strike group)。

美國國防部在《中國2009年軍事與安全發展報告》中指出:「中國企圖在2020年前製造出多艘航空母艦,」同時也提到其實中國政府內外的看法都認為:「在2015年前,中國的航空母艦仍然不會配備可以實戰的裝備。」我們不得不去思考,中國的軍事威脅有那麼大嗎?


對台斬首,兩岸一統?

從以前就不乏許多人認為,中國準備以武力解放台灣。但事實上,中國的軍事能力並不足以對台灣發動大規模攻擊、進而占領。中國對台灣的軍事選項當中,其實只有一個有效,而對於這個選項,美國駐紮在日本沖繩的海軍陸戰隊就能發揮制衡力量。

根據美國國防部的《中國2013年軍事與安全發展報告》指出,中國軍方目前擁有60座洲際彈道飛彈、120座中程彈道飛彈、及1200座以上的短程彈道飛彈,陸上戰力約125萬人、海上戰力218艘(包括54艘58萬噸的潛艦)、航空戰力則有2775架飛行器(包含海軍飛機)。

在這其中,針對台灣海峽地區的部署,有陸上戰力四十萬人(戰車三千輛、火砲三千座)、海上戰力一百六十五艘(東海與南海艦隊的作戰艦艇)、包含海軍飛機在內的航空戰力五百三十架飛行器。而為了具備對美國實行「區域拒止╱區域阻絕」(Anti-Access/AreaDenial)戰略的能力,中國正在整備裝載對艦巡弋飛彈的新型戰鬥艦艇、潛艦、俄製與國產第四代戰鬥機、空中加油機、以色列製無人機等軍事裝備。

而台灣,則備有陸軍20個旅和海軍陸戰隊3個旅,共計21萬5千人(此外尚有150萬名預備役)、海上戰力75艘,航空戰力則有431架作戰用飛行器。

中國對台灣行使武力,「斬首攻擊」企圖在中台及中美關係緊張之際,中國以彈道飛彈或巡弋飛彈,對準台灣政治、軍事、經濟中樞攻擊,同時配合迅速潛入的特種部隊及間諜,立刻占領台灣中樞,樹立以親中政治家為首的魁儡政權。

若能趁著美國來不及軍事介入之前,就能在半日或1日之內達到目的,即使受到國際輿論的批評,隨著時間過去,也會成為既成事實。以結果論而言,我們不能否定中國先下手為強的可能。

首先,無論美國的航空母艦距離多麼近,要介入戰事仍要兩天的時間。此外,中國一直主張台灣是既有領土,再加上中國是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具有否決權,因此安理會根本不可能達成共識,國際社會也無法介入。在這樣的狀況下,台灣想必也會陷入親中派與獨立派的內戰狀態,中國如果以各種名目投入人力,併吞台灣勢必會成為事實。

事實上,中國有許多對地攻擊飛彈。美國國防部的報告中記載,福建省就部署了1000到1200枚的移動式短程彈道飛彈(Short Range Ballistic Missile),企圖對台灣施加壓力。飛彈有些射程達600公里,有些則介於280到530公里間,其中有200到500座的東海-10巡弋飛彈,最大射程很有可能高達2千公里。

無論再怎麼準備斬首攻擊的能力,中國也知道,要使台灣屈服並不是這麼容易。要對抗國際輿論的批評和壓力,經營維持傀儡政權,難度非常高。正因如此,我們認為中國宣揚軍事力,以及提升戰力到足以施行斬首攻擊,目的是要對台灣施加壓力,達成和平吞併。

若是要封鎖中國對台斬首攻擊,不僅外交上要實行緩和政策,還要突顯美國海軍陸戰隊隨時能介入。沖繩能夠投入戰事的海軍陸戰隊,雖然僅有1千人,但如果雙方起了衝突,就等於向美國全面宣戰,中國想必也會有所猶豫。讓對手猶豫不決,就等於某種制衡力量,而沖繩的美國海軍陸戰隊擁有的制衡力量,就是他們存在的意義。

位於沖繩的1千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利用不同的交通工具,例如搭乘魚鷹式傾轉旋翼機或C-130運輸機,最短在兩個小時內,就能與中國軍隊正面衝突。而主力部隊則藉由那霸軍港的西太平洋快車號(Westpac Express)運送,這是美國向澳洲企業租借,航速最高可達四十海浬的高速船。美軍正在建造十艘同款高速船,日後預計將配置在關島與沖繩的美軍基地。

以核武攻擊的機率則相當低。畢竟對中國來說,台灣是本國領土,台灣人民就是同胞。台灣本島自然不在話下。就算中國為了威嚇,而對無人小島發動核武攻擊,中國也將因為對台灣人民使用核武,而失去國際間的信賴。

中國要航空母艦幹麼?目標八艘!

1982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特別是海軍的強硬派,提出中國應該擁有航空母艦的主張。為了取得建造航空母艦的技術,1985年收購了澳洲的退役航空母艦「墨爾本號」,1990年又收購俄羅斯的退役航空母艦「明斯克號」、「基輔號」進行研究,1998年再購買「瓦良格號」在大連進行改造。

雖然具體提到擁有航空母艦,已經是2005年之後的事,然而隨著中國海軍在遠洋的行動,中國的這個願望似乎也有機會實現。中國擁有航空母艦的前提,是稱做「區域拒止、區域阻絕」的戰略,也可譯為「反制進入、反介入」。

區域拒止是以日本列島、沖繩、台灣東側、菲律賓西側、婆羅洲連結起來的第
一島鏈為界,並部署能夠擊破進入線內美軍的軍事能力與態勢。區域阻絕的戰略,則是以連接伊豆群島、小笠原群島、關島、塞班島、巴布亞紐幾內亞的第二島鏈為界,讓美軍無法自由行動。

中國目前的目標並非日本或者美國,而是在南海從航空母艦上發動戰鬥機,對東南亞各國賣弄一番,好取得外交上的優勢。這必定就是我們之前所說的心理戰,企圖達到威嚇的效果。


用反艦彈道飛彈,把美軍擋在沖繩之外

近年來,美國針對中國威脅論的發言,沒有一次不提到反艦彈道飛彈。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朝日新聞》的採訪中,美國太平洋司令部的司令威拉德(Robert F. Willard)曾提到:「中國的反艦彈道飛彈已擁有初期運用能力。」

事實上,在美國國防部發表《中國2011年軍事與安全發展報告》之後,也出現以下敘述:「中國為了使區域拒止的戰略成立,其中一環就是以東風-21(DF-21,CSS5)這種準中程彈道飛彈作為基礎,開發東風-21丁型(DF-21D)反艦彈道飛彈。

這種飛彈的射程,可達1500公里以上,並裝備可控制彈頭,如果以有效的指揮及統御系統運用,人民解放軍將會賦予這個飛彈攻擊西太平洋上的艦船、包括航空母艦在內的能力。」

美國太平洋司令部的司令威拉德也提及,中國將東風-21C往反艦彈道飛彈的方向改良,產生了東風-21D。如果這些消息可信,也就意味著以下狀況:

1.中國在西太平洋上,部署了對準美國航空母艦的彈道飛彈,射程1500公里以上,且有可能發射。
2.反艦彈道飛彈在飛行過程中,也能追蹤航空母艦,而且以5倍音速以上的速度落下的彈頭,能隨時對準航空母艦的位置,修正飛行軌道。
3.不使用核彈頭就能擊沉航空母艦。

如果這些都是事實,那麼對美國而言,會是一項嚴重的威脅。原因在於,如果從中國內陸算起1500公里的距離足以到達沖繩東方海面。

如果美國的航空母艦打擊群無法進入這個區域,只能在中國的反艦彈道飛彈射程之外行動的話,那麼現有的航空母艦艦載機,由於作戰半徑限制,無法派上用場,美國在日本周邊所能行使的軍事力,將會受到大幅限制。

F/A-18E超級大黃蜂戰鬥機,作戰半徑為一千一百公里左右,無法在配有反艦彈道飛彈地區的上空作戰,就算加入掛載的空對地飛彈射程,作戰半徑也只能增加大約兩百五十公里。

還在研發中的次世代艦載機F-35C,也由於偏重匿蹤等性能,導致作戰半徑無法超越1100公里,完全無法在反艦彈道飛彈的射程範圍之外發動攻擊。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