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2016動漫節詢問度最高
常識無用的不思議靈異冒險第四彈!
日本pixiv知名繪師 霞野るきら 傾力操刀

Who Is The Uninvited Guest?
不請自來的訪客,是人是鬼?

記憶會消失,但羈絆不會。
陰間之行回來,不良少年失去了關於幽靈刑警的記憶,
而要面對的問題不僅於此。
「天啊,我的戶頭怎麼歸零了?」

口袋空空的不良少年假藉天師之名騙吃騙喝,
還沒遇到鬼,反而先撞到了一隻──外星人?
受託幫忙尋找太空船,
不良少年為此勇闖黑道總部,慘遭黑白兩道追殺,
更和幽靈刑警徹底決裂。
形影不離的一人一鬼,首次分道揚鑣……

作者簡介:
胡椒椒

敲敲打打,吃吃喝喝,恍恍惚惚。

繪者簡介

霞野るきら
日本在住です。どうぞ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居住於日本。請多指教。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兩個不速之客

「你真的要離開?」
寒風蕭瑟中,男人一臉悲傷地盯著我。
我轉過頭想逃離這難堪的局面,他卻猛然拉住我的手。我被他拉得一個趔趄,回頭以眼神示意他放手。他深深凝視著我,彷彿有著千言萬語,但他的期望太沉重,壓得我喘不過氣。
我甩了兩下手,還是掙脫不開,只能撇過頭無奈地說:「我們的緣分已盡,就好聚好散吧。」
「我拒絕。」男人斬釘截鐵道,「你是這世界上我唯一認定的人,難道你真的忘記我們過去的回憶了?我們可以重新來過……」
「別再留戀過去,你值得更好的。」我堅決道。
男人佇立在原地,風吹起地上的落葉在他周圍不住打轉。他緩緩鬆開手,淡淡道:「你對我如此無情也就罷了,但就這樣離開,你對得起在家裡苦苦等候的孩子……」
聽到他這樣說,我的忍耐終於到了極限。
「三小孩子啦!明明就是一隻狗!」
我走在路上,那個來路不明的鬼就光明正大地走在旁邊。本來我也知道只有我看得見他,應該避免和他說話省得被當成瘋子,但這傢伙實在煩得讓人快起肖了,害我不顧路上行人的側目對他破口大罵。
「對我來說,007就像是家人一樣。」他無恥地說著。
這鬼比我想像中還難纏,怎麼趕也趕不走,我單薄的耐性早就磨光了。「拜託你快滾,不然我又要被老爹抓回醫院了!」
「我不可能離開。只有你看得到我,若是離開,我要找誰來幫我報仇?」那鬼回答,一副纏定我的樣子。
「肖欸!誰跟你報仇?你是電視看太多了喔,拜託你快滾去投胎啦!我就說了不會幫你,看是要去找靈媒還是道士顯靈托夢都是你家的事啦,老子管不著!再纏著我就去找天師收了你!」我大吼大叫道。
那鬼絲毫不理會我的威脅恐嚇,一臉悠閒地跟在我旁邊道:「我想你應該小聲一點,太引人注意了。」
我趕緊閉上嘴,匆匆走過漸漸聚攏在我身邊、對我指指點點的人潮。

一切始於十天前。
我莫名其妙在醫院中醒來,正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之際,有個鬼出現了,還自稱是我的朋友之類的。然而對我來說,他就只是「不知道是誰一號」,更別提他所說的那些匪夷所思的冒險了,什麼我跟他一起被捲入黑道槍戰、破獲了黑幫非法交易和製毒工廠,還為了拯救「不知道是誰二號」和一條狗去陰間一遊……
「所以,應該是回來時你和小重相撞,而後那鬼差又硬把你的靈魂塞進身體裡,但他忽略了你手上戴著防止靈魂進出的繩子,強大推擠力造成的瞬間衝擊把你腦子撞壞了。」那鬼分析道。
「你才腦子有毛病咧,你說的這些誰信啊?!」我縮在被子裡小聲罵道。
自從醫生診斷出我失憶又有幻覺後,老爹花了大錢讓我轉到一間擁有知名腦外科醫生的醫院,做了一堆超音波、斷層掃瞄和核磁共振,但是都檢查不出哪裡有問題。
那時發現自己看得見鬼時,還嚇得我一度昏厥,不過這鬼再三表示他沒有惡意,幾天下來也從未試圖對我下手,我才說服自己並非所有鬼魂都是為了「抓交替」才接近人類。
然而要跟這種東西好好相處,我實在做不到,這幾天以來晚上都無法安心入睡,每天枕戈待旦,就怕那鬼對我不利。
不過我絞盡腦汁想出了另一個解釋……一定是我精神分裂,所以才幻想出一個不存在的鬼跟我對話。可是就算我如此催眠自己,還是想不起失去的那段記憶。
印象中才剛跟胖子他們去游泳,順便看比基尼辣妹,一覺醒來卻已經入冬了。這中間幾個月的時間到哪去了?
「不過,我想這應該是暫時的,因為007和小重清醒之後並無異常,你一定很快就能恢復記憶了。」那短命鬼斬釘截鐵地說。
「你在說什麼,我根本霧煞煞!如果你是我的幻覺就快消失吧!」
「這可不行。」那鬼臉上浮現意味深長的笑容道,「我們之間有著某個協定,基於那個協定,我會留在你身邊,直到我的目的達成為止。」
「什麼協定?」
「你要幫我抓到殺害我的幕後主使。」
那鬼講得非常簡單明瞭,不過我仍然花了點時間思考。「所以說,你是被人殺死的?我一定是看太多電視了,連幻想出來的東西都這麼芭樂……」
「我才要提醒你,不要以為失憶了就可以當作沒這回事。」那鬼陰森森地說,「你想翻臉不認帳的話,我不介意再度採取當初逼你答應的方式……」
「我就知道!我不可能答應你這種事,一定是你逼迫我的!」
我也顧不得當初是否答應他什麼了,腦中只想極力擺脫他,一個鬼在身邊晃來晃去的,怎麼想都覺得恐怖。
「總而言之,我現在不記得就不算數!誰知道你是不是亂說?到時候隨便唬爛我幫你做牛做馬……老子才不幹!」
那鬼嘆了口氣道:「沒關係,你先好好休養吧。關於你的記憶,我想也是強求不得,不過就我所知,你不是腦部受到嚴重損害,所以你遲早會記起來的。」
「我才不想想起來咧!就算想起來老子也不會說的!」

三天後我出院了,我趁著老爸去辦手續時先開溜,除了不想在這醫院多待半秒,另一方面也是要避開老爸。這幾天他對我噓寒問暖的次數,比過去十七年加起來還多。
不過我的落跑沒能躲過另一個傢伙。那短命鬼寸步不離地跟著我,不斷說著曾經發生的事,非常努力想喚起我的記憶。不過他說的那些事件就如天方夜譚一樣不切實際。
「我要怎麼說你才會相信?」短命鬼故作煩惱地嘆了口氣道。
「除非我的記憶回來我才會相信,你費盡唇舌也沒用。就算那些事真的曾發生過好了,我敢跟你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有。我沒空跟你玩探案遊戲,從今天開始我要恢復平常的生活。」
「你是指到處惹事生非?」短命鬼譏笑道。
「我才要問你咧!為啥我家還訂了報紙和牛奶啊?像家庭主婦似的!還有我的髮型怎麼回事?」我扯著比之前短很多的頭髮抱怨道。
「你已經改過自新、決定奮發向上了,所以那種多餘的東西當然是剪掉了。」短命鬼煞有其事地說。
「你騙鬼啊!這絕對不可能,用屁眼想也知道一定是你威脅我的吧?!」
「真是麻煩。」短命鬼說著,還捏了捏手指關節。「以前和你相處過的時間就這樣消失了,必須讓你重新開竅才行。」
「你幹什麼!」看到他的動作,我不禁退後了幾步,他說的開竅該不會是揍我一頓吧?
短命鬼看著我淡淡道:「你放心,我不會使用暴力──除非在緊要關頭。」
我暗暗啐道,為什麼他明明是鬼卻能碰到我啊?否則我也不用受他威脅了。
說著說著,我已經回到了久違的家。一打開門,首先見到的是和我記憶中截然不同的房間,窗明几淨、一塵不染,剎那間我都要懷疑走錯房間了。我環顧四周,視線觸及某樣東西時讓我震驚了一下。我後退了幾步,直到撞到那短命鬼的身上。
「怎麼了?」他問道。
「那……那……」我顫巍巍地指著在我床上的巨大棕色不明物體,「在我床上的是什麼東西啊?!」
「我不是跟你說過007了?你該不會才聽過就忘了吧?」
我歇斯底里大吼:「我知道你說過的那隻狗,但……那東西哪裡像狗啊?那是外星生物吧?!」那個「異形」緩緩動作起來,我這才看清楚牠是一隻奇醜無比的狗,臉皺得像梅乾,五官扁平得像是被卡車輾過。
短命鬼嘆了一口氣:「你還真的都不記得了,你以前非常疼愛牠。」
「見鬼了!」我大吼,「我最討厭動物了,怎麼會容許這種東西待在我家還睡在床上?!」
短命鬼走向我的床鋪,坐下來就把手伸向那隻外星狗,但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穿了過去。他也愣了一下,然後再度嘗試一次,手依然穿過了狗的身體。
我見他看著自己的手,不由得問道:「怎麼了?」
他放下手,平淡地說:「我似乎失去了碰觸其他生物的能力。」
「可是你能碰到我啊。」
「一開始我能碰到的只有無生命物體和你,後來我的力量漸漸增強,可以摸到其他有生命的個體,現在又……」
他邊說邊拿起了遙控器,還突然隱身,我就只看到遙控器在空中飄浮。
「怎麼會?你該不會要去投胎了吧?」我滿懷著希望問道。
短命鬼冷笑道:「很遺憾不能如你所願,我想其中原因是由於你的失憶。之前我也跟你說過,在遇到你之前我完全沒有實體化的能力。我也不曉得為什麼,但你似乎是我力量的來源。之前隨著我們的牽絆加深,我的力量也有所提高,而現在……」
他瞧著我,埋怨的意思不言而喻。
我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忙撇清道:「你可不要怪我,我失憶又不是自己願意的,你『青』我也沒用。」
「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只是……」
那隻狗慢慢抬起頭來,我看到牠如綠豆般的小眼睛向我一掃,竟是銳利無比!牠的眼神似乎在向我控訴些什麼,讓我頓時有些心虛。
「這……我之前真的很疼愛牠嗎?」我囁嚅道。
「當然。」
我心中一動,說不定這條狗只是醜了點,不過噁心的外表下,其實藏著顆纖細且善解人意的心。我突然為自己的「以貌取狗」感到有些羞愧,我小心地靠近床邊,伸出手吶吶地說:「你是叫007吧……」
說時遲那時快,那條狗猛然張開牠的血盆大口,咬住我的手!
「法克!」我大罵著想用力掙脫,但只讓牠咬得更深。我用另一手想掰開牠的嘴巴,但牠有力的下顎紋絲不動。
大概是看我被咬夠了,那短命鬼悠哉地出聲制止了那條狗。那狗悻悻然放開了我的手,還一副想再撲上來的樣子。
我看著手上的深深牙印,只有點血絲冒出來,我應該去打一針狂犬病和破傷風嗎?我不禁對著那短命鬼忿忿然罵道:「放你的狗臭屁!這爛狗簡直把我當仇人了!」
短命鬼臉上露出些微歉意。「我本以為你失憶後說不定可以和007盡釋前嫌,不過看來你們倆的積怨比我想像中還深。」
我氣得七竅生煙,咬牙切齒道:「馬上滾出去!這是我家,你們這些來路不明的傢伙不准待在這!」
短命鬼不置可否,絲毫不以為意地看著我道:「你怎麼能說這種話?我們之前的交情可是比你想像得要深多了。」
他語氣詭異,害我覺得有些毛骨悚然。我問道:「這是什麼意思?除了被你壓榨之外,我們還有其他關係嗎?」
「舉個例來說好了,你之前見到我都會恭敬地低頭叫『大哥』……」
「滾出去!」

回家後,我馬上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之中。
我去銀行提款時,赫然發現戶頭裡竟然只剩下位數,連一張小朋友都提不出來。
「怎、怎麼回事?!我的錢被偷了?!」我不可置信大叫。
短命鬼靠在一旁,手抱胸說道:「我沒跟你說過?我們去陰間時為了買通鬼差,將你的積蓄全花掉了。」
「哇靠!那是我的生活費耶,難不成當時是打算下了陰間就不回來了?!」
雖然短命鬼的話很可疑,但無論我刷幾次本子,存款簿上的數字依舊沒變動。我只好打電話給老爸,讓他匯點錢給我。
接電話的是羅祕書,他冷淡地說了些我聽不懂的話便掛斷了。我唯一理解的是,老爸不知道為了什麼事大發雷霆,竟然說要斷絕我的經濟供給。
「什麼我偷了他的錢啊?!這老禿頭有被害妄想症喔?」我拿著電話大罵。
短命鬼一副早就預料到這種情況的樣子。「那時為了買通鬼差,只憑你微薄的存款是不夠的,因此還將你父親為情婦買珠寶的錢也提光了。」
「喔,難怪他這麼生氣……這不是重點啦!最大的問題是,我已經面臨斷糧了耶!」
「這倒是個問題。」短命鬼沉吟道,「007的存糧也見底了。」
「誰管牠吃什麼啊!送那隻爛狗去流浪動物之家就不怕沒東西吃了!」我煩躁地說,「這樣我要怎麼過啊?老頭子耍彆扭八成會拖上一段時間,羅祕書也不可能違背他的意思……」
「你沒想過打工?」短命鬼忽地來了一句。
「……啥?」
「自食其力。」他又重複了一遍,「你一直在父親的保護下過著揮霍的生活,是時候面對現實了。」
「我幹嘛要工作?」我啐道,「要是讓我的手下或哥兒們知道我去打工,臉不就丟光了?」
「那麼你要用這身分做什麼?收保護費?」短命鬼嗤之以鼻。
「勒索啊……我怎麼沒想到呢?」我興奮道。
短命鬼一臉森冷:「你以為我會給你這個機會?」
我挺起胸膛惡狠狠地說:「干你屁事!我愛怎麼做就怎麼做。」
「你可以試試看。」
短命鬼沒說什麼,只是臉色變得比鍋底還黑,周身氣息陰冷無比,一副要是我真去做了他就會掐死我似的。他一直以來都表現得還算和善,除了冷言冷語和偶爾的語帶威脅之外,所以我並不是很怕他,但現在似乎踩到他的地雷了。
我吞吞口水,目前還不清楚他的底細,說不定是那種殺人不眨眼的惡鬼,還是先不要違逆他的意思比較好。
「……打工就打工嘛,一副要跟我拚命的樣子做啥啊!」我假裝凶惡地說,「反正錢隨便賺都有。」
我掏出手機撥電話給胖子。
「你打給朋友?該不會要做非法的打工?」
我來不及回嘴,電話便接通了。我問胖子有沒有好康的工作可以介紹給我,他便像是報明牌似的,情緒相當亢奮地說:「有有有!最近我一個親戚正好需要人幫忙,如果你要去,我馬上問問看,就在這附近而已。」
又跟胖子喇咧了半天,拿到了他親戚的地址,要我明天就去面試。掛了電話後,短命鬼又開始對我疲勞轟炸。他不厭其煩地對我述說過去發生的事,所有的小細節都鉅細靡遺沒有遺漏,他口中的我確實很像是我會有的反應,但即使如此……
「喂,我說你啊……這樣跟我耗在一起不是很浪費時間嗎?我相信你直接去找另一個看得見你的人,也絕對比恢復我的記憶要來得快速方便。」我撐著頭問他。
「也許是吧。」他翹著二郎腿、兩手交握放在膝上道,「不過我寧願多花點時間,就算你記不起來也無所謂,我不在乎從頭開始。」
「哇靠,該不會我是第一個知道你的存在的人,所以你決定要賴定我吧?」我瞪大眼睛問。
「你要這麼說也行,因為我還是希望你能夠記起我們之間曾發生過的事。跟你相處的時間裡,有很多我無法割捨的回憶,我也不願意就此離開,畢竟我們朝夕相處,就算對象是隻猴子也會生出感情。」
「……你說我是猴子嗎?」我咬牙道。
「你自己對號入座吧。」短命鬼面不改色地說。
可惡!
我跳下床打開電腦,想來玩玩好久沒碰的網路遊戲。連上線後,我先開了瀏覽器看看有趣的新聞。滑鼠有點秀逗,老是指不到我想看的網頁,一個不小心打開了過去的瀏覽紀錄,我瞥見一堆毫無印象的網頁,便一個個打開來看。
各式各樣的宗教網頁,都是查詢如何驅鬼;再來是青道幫的新聞以及相關的毒品市場分析;而後,也是一些宗教相關網頁,主要是投胎輪迴以及前世今生的說法;最後,是一堆旅遊景點資訊,查詢哪裡有好溫泉,以及溫泉街有哪些好玩好吃的店。
當然,中間還穿插了一些色情網站或是網遊攻略。我默默關了螢幕,由這些紀錄來看,都吻合那短命鬼所說的……似乎我過去也是很用心地想幫助他?
「喂,你……」我坐在電腦椅上轉了半圈,面對在房間另一角的短命鬼。我乾咳了一下:「我先跟你說清楚,之前不管我做了什麼,都過去了,縱使我們相處得再久或是感情再好都一樣,我現在不記得你了,在找到其他人幫你前,我可以讓你和那隻爛狗暫時待在我家,不過請你別抱希望,我沒有一絲一毫想要扯進你的事的念頭。」
「這由不得你決定,更何況我現在失去力量,更不可能去找別人了。」
「為什麼?」我馬上大聲抗議。
「有件事我要先提醒你,你之前掀了青道幫的工廠,雖然目前青道幫還不知道是誰做的,但紙包不住火,他們遲早會知道是你。憑青道幫的勢力,就算派再多警力保護你都沒用,新仇舊恨加在一起,到時你大概連根手指頭都找不到了。」他警告道。
「老子又不是被嚇大的!」我惡狠狠地說,總覺得短命鬼剛剛的話有一半是在幸災樂禍,「哪有這麼恐怖?又不是《古惑仔》。」
他怔怔地盯著我,然後突然古怪地笑了起來:「你果然什麼都忘了才會這麼講。聽你說了這些話,讓我想起我們初遇時的情景,到現在還是記憶猶新。」
「……你懷念個屁啊?」我碎碎念。
見我咬牙切齒的模樣,短命鬼突然正襟危坐,表情嚴肅地開口:「若是你真心要我離開,我會聽從你的決定。」
「我由衷地希望你們兩個滾蛋。」
他搖搖頭:「我指的是在記憶完好的狀態下。倘若在我離開之後記憶恢復,你一定會悔不當初。現在的你或許無法理解,但我們確實是……朋友。」
他說得輕描淡寫,但我還是感受到了「朋友」兩字的分量,沉甸甸地壓在心口。我們是怎麼樣的朋友?是像胖子他們一樣一起幹壞事的同伴?還是利用完就過河拆橋的那種同夥?
我無法想像自己怎麼會和一個生前是條子的鬼魂成為朋友,縱然他對我的了解超乎想像,但那自以為是的性格和裝模作樣的言行正是我最討厭的類型,我壓根沒有了解他的意願。更何況他是鬼!第一次看到鬼的時候我直接暈厥,第二次害我差點在醫院尿褲子,之前的我怎麼可能習慣他的存在!
想要擺脫他其實還有很多法子,但我始終無法狠下心實行,只能說服自己是因為慈悲為懷,他不犯我,我也沒必要趕盡殺絕。
至少目前我還能勉強面對,只要把他當成擁有超能力的食客,似乎就沒那麼難以接受。
對,他是人!他只是一個吃軟飯又機車的普通人!
短命鬼搓了個響指引起我的怒目而視,他皺著眉頭道:「你喃喃自語些什麼?」
我暗啐了聲,在心裡罵道:就你這小白臉還有資格問東問西!

「喂!你們這些死狗不要亂跑──!」
我頂著黑眼圈,手上握著八條繩子、繫著八條狗,被牠們拖著到處跑。短命鬼什麼話也沒說就跟了上來,我也沒力氣再打發他,只能讓他跟著看笑話。
「這是非常具有教育意義的一刻,你可以學習如何和動物相處。」他袖手旁觀講著風涼話,完全沒有幫我一把的意思。
「可惡!我一定要去找那死胖子算帳!」
我的雇主好像是胖子的遠房姑媽還姨婆之類的,一個人住在別墅裡,還養了一堆狗做伴……幹嘛不養貓或兔子這種不用遛的動物!
「喂,可樂,不准大!等到公園才可以大便!」我揮舞著鏟子對那隻不停轉圈圈的哈士奇罵道。
「牠叫雪碧。」短命鬼糾正我。
「管牠的咧!還不都是狗……你這笨狗尿到我腳上了啦!」
這些狗在人行道上橫衝直撞,看到垃圾就亂啃。一隻大丹剛剛吞下了一顆橡膠製、拳頭般大小的玩具球,不過我的雇主、那位老太婆已經先跟我說過,讓牠亂吃也沒關係。之前牠吞下了一支電視遙控器,隔天就完整地排泄出來,我實在無法想像那條狗屎有多大。
「老子不幹了!」我狠狠將狗繩摔在地上。「這什麼鳥打工?丟臉死了!我就不相信沒有其他工作!」
我的第一份工作沒領到半毛薪水,還花了一整天把四處亂跑的狗抓回來。

第二份打工是火鍋店的外場工讀。
我發著抖想將煮得熱燙且裝得滿滿的鍋子端到客人桌上,拿著鍋子的手就是沒辦法穩住鍋子,湯汁不斷灑出。
「喂,等你端給客人,湯都灑光了!」穿著油膩圍裙的中年老頭大罵,「沒見過你這麼笨的,連個鍋子都不會端!」
我端著鍋子穩穩地放在客人桌上,轉身順手收走另一桌客人吃剩、浮著一層油脂的鍋子走回爐臺,然後倒在老闆的頭上。

第三份工作是連鎖咖啡店的服務生。
「我就說了用那個杯子裝榛果拿鐵中杯、牛奶加滿不要奶泡呀,你聽不懂喔?!」一個上班族打扮的女人趾高氣揚地說著。
我拿著那女人自行準備的六百毫升大杯子,盡量維持微笑道:「不好意思,小姐,我們的中杯咖啡只有三百五十毫升,加滿牛奶的話只會有整~~桶牛奶而沒有咖啡味喔。」
「你管這麼多幹嘛?叫你們店長出來!」她尖聲說著。
我默默將她的杯子注滿了冰牛奶,然後不小心手一滑將牛奶潑到她臉上。

加油站,我和來加油的飆仔打了一架──開除。
派報,我將傳單丟掉被發現──開除。
便利商店,區經理來稽核時我恰巧在吃店裡的關東煮──開除。
麥當當……總之也是被開除。

「你這幾天內換了無數個工作,而且連一毛錢都沒拿到。」短命鬼雙手交叉在胸前,不疾不徐地道。
「吵死了!這些工作都不適合我啦。」
我坐在公園裡,拿著在被開除前從速食店A來的五個漢堡,這是我今天的糧食,還得分爛狗一半。
「你要是有時間冷嘲熱諷,不如快幫我想想有什麼辦法弄錢!」我沒好氣地說。
他嗤之以鼻:「需要專業技術的工作你做不來,要靠體力或耐心的工作你也不做,一無是處能做什麼?」
我火冒三丈,捏緊了漢堡跳起來大罵:「還不都你這個拖油瓶害的!你和那隻爛狗跟寄生蟲一樣吸走我的金錢和精力,也不知恩圖報。你不也只是個什麼都做不了的短命鬼……」
我靈光一閃,就像一道響雷打在腦門上,頓時醍醐灌頂、茅塞頓開。為什麼我之前沒有想到這個穩賺不賠的生意?
「你笑得很猥褻。」短命鬼似乎明白了什麼,「若是不法生意我會阻止你。」
「你放心。」我拍拍他,「託你的福,絕對沒有牽涉任何不當行為。你就等著看我怎麼賺大錢吧!」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