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花子,妳在嗎?」
你敢敲下學校裡特定廁所的門
並且說出召喚禁語嗎?

都市傳說沒有來由也沒有原因,所以在哪裡出現都是合理的……
「都市傳說社」前任社長失蹤後,經過幾年沈寂,已從最大的社團社辦沒落到學校社團最初的發源地鐵皮屋,也僅剩寥寥無幾、數名對都市傳說深信不疑的社員。
汪聿芃,一名腦筋迴路與眾不同的「可愛」大一女生,為了「從現在開始喜歡」都市傳說而加入、研究。而此時A大更爆發了廁所的都市傳說,「都市傳說社」與「科學驗證社」針鋒相對,人人危言聳聽……

小月嚥了口口水,是變態嗎?他們學校是開放式校園,最近也很多變態躲在廁間偷拍的事件,該不會用手機剛剛從隔壁底下伸手過來拍吧!噁心!
小月立刻衝出廁間,要在對方逃離前堵住他!
結果一衝出來,卻發現隔壁廁間根本沒鎖,指示鎖上顯示綠色,她猛然推開門,真的空無一人!
有跑這麼快的嗎?她從發現到衝出來才幾秒,也沒聽見誰跑出去的聲音啊!
「死變態,你還在嗎?」她驀地大喊。
小愉一怔,打了她一下,「拜託!白痴才會回答妳好嗎?」
『我……在……』
一陣輕幽細微、囁嚅的女孩聲音,幽幽的從左手邊、裡面的廁間裡傳來。
兩個女孩僵直了身子,都以為自己聽錯了,然後……看著那扇門緩緩的往外推了開。
一吋、一吋……
「哇啊──」
沒人等到門打開,兩個女孩已經尖叫著衝出了女廁。
『我……在……啊……』


笭菁都市傳說升級版第二部在此出現!
啪噠,一滴怵目驚心的紅自上方滴落在他面前那雪白的捲筒衛生紙上,瞬間渲染開來,一如水墨畫般,向外層層遞出美豔的紅色……

蘋果日報華文排行榜——
華文靈異天后笭菁
「都市傳說社」重新登場,更強的都市傳說席捲而來!

作者簡介:
笭菁

多變的雙魚。

書寫多變,擅寫靈異、驚悚、愛情、奇幻與勵志。
興趣多變,電影、美食、旅遊、玩樂,愛好自由。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lineanovels
笭菁部落格:http://linea.pixnet.net/blog

相關著作
《都市傳說 第二部1:廁所裡的花子(花子貼身小布袋版)》
《都市傳說12(第一部完):如月車站》
《都市傳說12(第一部完):如月車站(如月列車專屬仿舊卡套版)》
《都市傳說11:血腥瑪麗》
《都市傳說11:血腥瑪麗(美麗隨身小圓鏡版)》
《都市傳說10:消失的房間》
《都市傳說10:消失的房間(都市傳說鑰匙圈版)》
《都市傳說9:隙間女》
《都市傳說9:隙間女(隙間女手書籤版)》
《都市傳說8:聖誕老人》
《都市傳說8:聖誕老人(聖誕蓋布袋版)》
《都市傳說7:瑪莉的電話》
《都市傳說7:瑪莉的電話(背娃娃束口袋背包版)》
《都市傳說6:試衣間的暗門》
《都市傳說6:試衣間的暗門(手機置物架版)》
《都市傳說5:裂嘴女》
《都市傳說5:裂嘴女(裂嘴口罩版)》
《都市傳說4:第十三個書架》
《都市傳說4:第十三個書架(詭異檀香版)》
《都市傳說3:樓下的男人》
《都市傳說3:樓下的男人(特別夜光版)》
《都市傳說2:紅衣小女孩》
《都市傳說2:紅衣小女孩(特別版:溫感現影封面)》
《都市傳說1:一個人的捉迷藏》
《都市傳說1:一個人的捉迷藏(特別版娃娃3D卡書衣)》

內文試閱:
楔子
十月底,氣候異變之際,該入秋的天氣依然炎熱非常,女孩們大口喝著大杯全冰飲料才勉強能消暑。
幸好今天還有點風,她們也不想一直待在室內吹冷氣,所以才到學校僻靜的大樹下野餐,麵包或飯糰加飲料就是一餐,等等下午還有課。
「天氣不知道要熱到什麼時候!」長髮女孩仰起頭,「真希望再涼一點!」
「氣候異變很難啦,夏天很熱、冬天就爆冷,都快沒有秋天了!」另一個女孩邊說邊紮著馬尾,「欸,小月,妳有參加社團嗎?」
小月搖搖頭,「象徵性的而已,但我想轉學應該不會去,轉學得花很多時間唸書,應該沒時間參加社團。」
「哇,這麼早就準備了!轉學?妳不考慮先轉系嗎?」馬尾女孩有點驚訝,才開學沒多久耶!
「不想待在這裡了,轉學考競爭激烈,當然一開學就要開始準備!」她微笑以對,「所以妳有參加社團嗎?」
「兩個!」她比了個二,「一個是校友會,一個是熱舞社!」
哇!小月超訝異的,熱舞社等於要花很多時間在社團上耶,看來會是個完全忙碌的大學生活了!
她不行,一旦打算考轉學考,就必須準備萬全,真的沒時間參加社團,任何一點會浪費到唸書時間的活動,只怕大一都得犧牲掉。
「妳這樣不會太無趣嗎?大學就是要參加社團啊!」馬尾女孩替她可惜,「所以學校是意外填到的嗎?」
「是啊!我沒想到的事太多了!我希望一次就轉學成功。」小月淺笑,「沒關係,我有我的規劃,我本來也沒有對哪個社團有興趣啦!」
其實無論要不要轉學,對她而言,利用大學四年尋找未來的方向、吸收更多東西才是她的重點,一旦畢業後就沒有那麼悠閒的時間,能夠自由汲取知識了。
眼看著上課時間快到了,女孩們匆匆收東西,往就近的垃圾桶丟棄後,看見了在樹後的獨立化妝室。
「上個廁所好了。」小月走進小徑裡,「我都不知道這邊有廁所耶!」
「有啦,只是這邊比較偏僻一點,不過好像附近就這一間獨立廁所了。」馬尾女孩跟上,她還想順便補個妝。
廁所很小巧,是獨立建造的,男女生均有,女生廁所裡只有兩間廁間而已,小月先進去,馬尾女孩才準備補妝,卻感受到口袋裡的手機震動,拎著包包又走了出去。
嘰──空中突然傳來有人用指甲刮門的聲音,惹得小月竄起雞皮疙瘩。
「喂!」她顫了一下身子,「不要鬧啦!」
餘音未落,再一聲指甲抓門板的聲響,這次又用力更長也更久──嘰。
「夠了喔!」小月有點不爽了,她就很怕那種聲音啊!
起身回頭喊著,卻突然看見中隔牆的縫下有東西一閃而縮──咦?
她愣愣的看著地板接縫處,剛剛那是什麼?為什麼好像有什麼本來在那邊卻躲起來似的?
「欸?小愉?」她再喚了一次同學的名字,該不會是……
變態吧?
廁間外面沒有回應,她才意識到好像一直沒聽見小愉的聲音。
所以,小月嚥了口口水,是變態嗎?他們學校是開放式校園,最近也很多變態躲在廁間偷拍的事件,該不會用手機剛剛從隔壁底下伸手過來拍吧?噁心!
小月立刻衝出廁間,要在對方逃離前堵住他!
結果一衝出來,卻發現隔壁廁間根本沒鎖,指示鎖上顯示綠色,她猛然推開門,真的空無一人!
有跑這麼快的嗎?她從發現到衝出來才幾秒,也沒聽見誰跑出去的聲音啊!
可惡!小月即刻衝出洗手間,她離開小徑直到石板大道上,舉目所及也沒看見任何人!再回身往右,看見的卻是拿著手機一臉錯愕的小愉。
「妳怎麼了?」小愉愣愣的看著她,她就在女廁外講電話,就見小月莫名其妙的衝出來。
「妳一直都在外面嗎?」小月問著,「有沒有看見一個變態從裡面衝出來?」
「變態?」小愉拔高了音,「沒……我沒看到有人啊!」
小月立刻繞了廁所一周尋找,學校太大,這間廁所位在花圃中,老實說根本三百六十度處處是路線,對方大可以不走石板大路,踩過土壤跨過灌木叢從別條路走就好了。
「可惡!」小月跫回洗手間,「我好像被偷拍了!」
「咦?」小愉驚呼出聲,這下子她就不敢上廁所了啦!
「死變態!混帳!」小月不爽的扭開水龍頭,那速度未免也太輕巧太迅速了吧!
沒有開門的聲音可以解釋為對方沒上鎖,事實上她進廁間時,兩間門上都是綠色顯示,的確沒人;問題是推門而出、跑出去總要有聲音啊?而且小愉就在門口講電話,怎麼會沒看見?
「妳確定嗎?」小愉想的是另一種,「會不會是錯覺啊?」
「我親眼看到有影子在下面偷窺,是我回身才跑掉的!更別說我還聽見指甲刮門板的聲音耶!」小月斬釘截鐵的說著,「早知道我就不該打草驚蛇,應該二話不說出來就打開廁所門,逮個正著!」
「這樣好像更危險耶!萬一他變態對妳不軌怎麼辦?」小愉的想法倒是合理。
煩!想到自己可能被偷拍,小月就渾身不舒服的想吐!小愉提議先去跟校方報備檢舉,看能不能加強這邊的巡邏!
要走出女廁時想想不甘心,再度回眸看著小巧的廁所,往天花板的甘蔗板看去……這裡有地方可以躲嗎?
「死變態,你還在嗎?」她驀地大喊。
小愉一怔,打了她一下,「拜託!白痴才會回答妳好嗎!」
『我……在……』
一陣輕幽細微,囁嚅的女孩聲音,幽幽的從左手邊、裡面的廁間裡傳來。
兩個女孩僵直了身子,都以為自己聽錯了,然後……看著那扇門緩緩的往外推了開。
一吋、一吋……
「哇啊──」
沒人等到門打開,兩個女孩已經尖叫著衝出了廁所。
『我……在……啊……』


第一章
A大,位在輕軌A大站,其社團發展極為蓬勃,尤其數年前最知名的社團莫過於「都市傳說社」,該社團涉入多起特殊案件與失蹤案,且學生均認為案件由都市傳說引起,雖然警方沒有直接證實,但該社團紀錄卻載明於臉書中,傳聞甚囂塵上。
由於紀錄非常詳盡,因此廣為流傳,與社會案件不謀而合,曾經紅極一時;即使傳說紛紜,更有多人指為捏造、「創作」,但依然引起大眾好奇心,讓更多對難解之事好奇的學生爭相加入,共同研究都市傳說。
所謂都市傳說,是一種鄉野奇談,在過去的年代叫奇談軼事,發生在現代就稱為「都市傳說」,只是不同年代的稱呼罷了。
怪談、傳說、軼事、不同代名詞但說的都是相同的事,而在第一屆「都市傳說社」中發生的諸多事件,到現在仍令人津津樂道:
玩「一個人的捉迷藏」的女大生胸口插刀死於非命,爾後更發生火災;再來是校外彎道連續發生嚴重車禍,目擊者指稱騎車時,在後照鏡看見「紅衣小女孩」在後面追逐不放,都市傳說社更意外尋獲失蹤多年的屍體;「樓下的男人」除了引發多起失蹤案件外,都市傳說社也協助警方在校園池塘裡打撈起多年前失蹤女學生的屍骨。
「第十三個書架」伴隨著是連續高中生割頸自殺事件,學生精神崩潰後伴隨刎頸自盡的駭人新聞,最後甚至出現無故死在家中,但體內被蟲啃噬乾淨的案子;「裂嘴女」事件發生於某高中女校附近,當時發生分屍或割喉案,尤其連幼稚園的小女孩都沒放過,喧騰一時;「試衣間的暗門」,進入試衣間後失蹤的人們越來越多,但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失蹤者確實有進去過該服飾店,多是同伴的片面之詞。
「瑪莉的電話」,不停打電話來的人,竟是當年丟棄的娃娃,當時在外縣市也是一連串的意外墜樓事故,甚至意外發現了孩童藏屍案;聖誕夜時在KTV裡發生「聖誕老人」連續殺人事件,爾後多數重傷害,都指向一個持斧的聖誕老人,但最後依然成為懸案。
學校附近某大樓改裝前發生老師女友失蹤事件,都市傳說社將此事件記載為「隙間女」,失蹤女人接二連三,爾後竟在同層租屋裡發現空姐屍骨;再來更是駭人聽聞,屬於W大與A大的大紀事,兩校「都市傳說社」共同春訓,最後死亡者眾、據說是因為W大蓋了一棟「消失的房間」集訓地,根本是親自設計了都市傳說。
「血腥瑪麗」,W大附屬高中校慶,多名學生全身放血而死,連警衛也死於非命。
「如月車站」,這是最駭人聽聞的都市傳說,這件事至今仍是最讓人難忘的都市傳說,因為A大的第一屆都市傳說社社長,傳說至今還未從如月車站裡回來。
集結了驚悚與恐懼的「都市傳說社」,依然讓人趨之若鶩,只是近幾年來變得沉寂,若說有什麼類似的事件,最後也多半都是社會案件或是腦補的想像誤會,並不若當年的盛行。
「都市傳說社」沒有都市傳說就像足球社不踢球一樣,漸漸的從最大社團,變成空有一堆幽靈社員的空社團。
儘管在詭譎上的地位難以撼動,但狂熱者趨緩,也沒再發生過大事,「都市傳說社」變成只是討論都市傳說的社團,說的都是老生常談、了無新意。
所以,其他社團對於他們佔用最大的社辦非常有意見,因此──
高大的男孩抱著一尊假人模特兒進入窄小的房間,假人模特兒上半身圖案非常特殊,有一半是肌膚的六塊肌模樣、另一半卻是像解剖教學的肌肉束圖,自額頭開始一路到腰部,一半正常、一半肌肉,相當詭異,下半身卻是非常非常正常的假人,卻是鎮社之寶之一。
「嘿!就放這裡好了!」男孩把假人模特兒擱在一進門的邊邊,「我記得這是衣帽架,冬天可以掛外套的。」
正在擺桌子的另一個藍紫色頭髮的男孩皺起眉,「我個人認為它真的有點噁心。」
「別這麼說,以前的社長可以很寶貝它的。」帥氣的男孩聳聳肩,「別忘了這可是一定要保留的東西。」
藍紫髮男孩左顧右盼,跑到他旁邊附耳,「我看社長就一副很想把它丟掉的樣子。」
童胤恒挑了眉,「他只要一丟,我就跟學姐說!」
「嘖,認識小靜學姐了不起喔!」小蛙嘖了一聲。
「不過我覺得社長不敢對這些東西動手。」童胤恒勾起笑容,他跟小靜學姐沒多熟,只是很久以前發生血腥瑪麗事件時,是他在上學途中發現屍體,因此才有交集。
但正是從那個事件,讓他對都市傳說產生興趣,努力的考上A大,就為了進「都市傳說社」!
「招牌掛哪裡啊?」社長正跟副社長在討論,「我覺得這塊木頭快爛掉了耶,掛在外面好嗎?」
社長康晉翊手上拿著一塊木板,上頭刻著「都市傳說社」五個大字,聽說這是從「第十三個書架」的殘骸中取得的木板片,爾後夏天社長製成了「都市傳說社」的招牌。
「當然要掛在外面啊,處理一下就好了。」童胤恒主動走上前,「學長,我來幫忙整理吧,清洗乾淨後再上防護漆,就應該沒問題了!」
康晉翊轉頭,有點遲疑,「童子軍,大家都用統一學校發的牌子,我們……」
「這塊牌子是都市傳說社的特色,不能廢。」童胤恒很認真的看著他,「這是都市傳說的一部分耶!」
副社簡子芸瞇起眼,「就是這樣我才會毛毛的,負能量太大?你看看現在都市傳說社的現狀?」
現狀?童胤恒回首,看著小小的社辦。
幽靈社員太多,再加上沒有什麼特殊的事件,「都市傳說社」沒落得很快,雖說社員名單高達五百餘名,但事實上常到社團裡的根本十人不到,連幹部都興趣缺缺,搞得社長跟副社幾乎兼了所有職務。
前幾屆申請的社辦太大了,顯得冷清空曠,爾後其他社團因應崛起,有人需要更大的空間,「都市傳說社」不該佔著不放,於是現任社長便決定換到一個最適合他們的角落。
不但直接搬出社辦大樓,還挑了校園最安靜的地方──舊社辦,那陳舊的鐵皮屋角落。
這兒現存的社團數量非常少,多是需要場地的社團,鐵皮屋只有一排是社辦,其餘全是空地;其一是熱舞社,他們需要空間排舞;第二就是話劇社,他們也是需場地排練;三是演辯社,因為他們常要討論練習演講,所以需要不會吵到別人的環境。
一樓平房鐵皮屋,只有四個社團,社團長條型一排,剩下的一整片空地大家都能自由運用;而「都市傳說社」,就搬到西邊邊角,最後一間,僅八坪大小,茶几、沙發、一張辦公桌,其他都是椅凳,但也已經足夠。
「這些事跟招牌沒有關係。」童胤恒笑笑,主動接過招牌,「我來處理好嗎?」
「隨你吧!」康晉翊聳了聳肩,他也不擅長處理那塊木板。
康晉翊其實是個很為難的角色,他當初對都市傳說極有熱忱,才會加入社團,但結果跟想像的落差太大!既沒人來找「都市傳說社」委託任何事件,也沒有人遇到都市傳說,大家都只能討論過去發生的事情,其實真的很無趣。
社員一個個離開,他大二後莫名其妙變成社長,票選那天他根本還沒來咧!
他不討厭「都市傳說社」,他依然熱愛都市傳說,但是這份熱誠卻隨著光陰逝去而減少,沒有同好的感覺也很辛苦,所以他決定從大社辦換到這陳舊的小鐵皮屋,不想再去面對其他人的目光。
或許有人會覺得「都市傳說社」是在他手上敗壞的,他也無所謂,社員已經不多了,這樣大小的空間反而讓他覺得溫馨。
現在會常常到社辦來的也就這四個了,他、副社簡子芸、新生童胤恒,還有一樣一年級的小蛙。
「其實這樣挺清幽的。」簡子芸是極度神經質的女生,但也非常細心,嬌小可愛,對都市傳說亦情有獨鍾,「至少不必面對空蕩蕩的社辦。」
「我也這麼覺得。」童胤恒拿著掃把經過,正要好好打掃新社辦。
連搬家也只有他們四個人,明明都發了通知,不過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大概也沒人想沾吧!
康晉翊無奈的拿著抹布擦拭架子,他正努力維持熱情,深怕再磨下去,熱情也有被澆熄的時候,唉。
四個人在社團內外忙裡忙外,小蛙正努力擦著社辦外牆,招生海報得記得貼在這外……面……他轉頭,看見門口站著一個女生,狐疑的往裡頭瞧。
「嗨。」他主動打招呼,「請問找誰?」
「我找……都市傳說社。」女孩用很困惑的神情打量著外面,「我聽說搬到這裡來了,但是……」
從頭走到尾,只有這一間沒有招牌,但前面都很明確的不是「都市傳說社」啊。
「咦?汪……汪聿芃?」從外面折回的童胤恒嚇了一跳,「妳是汪聿芃吧?」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1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