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以色列建國以來最暢銷著作!
根據史實記載、第一手採訪,以及以色列政府最新解密的檔案撰寫。
以色列總統、美國國防部長,破天荒推薦肯定!

「這本書,揭露了諸多世人已知的事件,以及背後未知的真相。」
──以色列總統希蒙.佩雷斯(Shimon Peres)

「這本書像是一本間諜小說,只是書裡的內容,全部都是真的!」
──美國國防部長查克.哈格爾(Chuck Hagel)

「情報工作,真如電影『OO7』嗎?告訴你,這本書比『OO7』更精彩。」
──前國安局駐法代表 李天鐸


以色列祕密情報局莫薩德 (MOSSAD),是全球人數最少、編制最小的特務機構,卻與美國中情局CIA、英國軍情六處MI6齊名,並列全球最頂尖情報組織!對以色列人而言,莫薩德 (MOSSAD)是抵抗核武威脅、恐怖主義和中東一切陰謀活動的最佳防衛力量。所以:

為了遏止死對頭巴勒斯坦的恐怖活動,專長是「讓敵人身首異處」的莫薩德前局長達岡,一手策畫了「變色龍行動」,多位恐怖分子不到一分鐘全數被殲滅。電影《神鬼認證》的跨國謀殺行動,對莫薩德而言不過是例行公事。

《凌晨密令》描述美國花了十二年追殺賓拉登,莫薩德的英勇事蹟絲毫不遜色,為了追殺納粹屠夫、活捉納粹魔鬼埃席曼,不管目標躲在地球哪個角落,就算躲藏十七年,他們都不放過。

《亞果出任務》描述的營救行動讓觀眾歎為觀止,莫薩德執行這種任務駕輕就熟,他們不僅冒死營救120名敘利亞年輕女孩,更策畫「摩西行動」,將一萬多位衣索匹亞猶太人接回以色列祖國;而為了從伊拉克救出被俘擄的幹員班波拉特,莫薩德策畫一場更離奇的空中救援任務:從還在機場跑道滑行準備起飛的民航機上,垂下繩索直接把人拉上飛機。

莫薩德的真實臥底故事,比電影《風聲》的爾虞我詐更精彩:莫薩德的雙面間諜不僅寫下莫薩德傳奇一頁,甚至高明到連俄羅斯政府都頒發最高榮譽勳章給他;然而莫薩德史上最偉大臥底郭恩,卻被絞死在敘利亞,至今敘國仍不答應歸還他的遺體。

莫薩德不但誓死捍衛以色列的生存,他們越過國境,執行暗殺、下毒、駭客、美人計,他們的臥底甚至滲透敵國執政層峰!如今藉由本書,連以色列國民都是首次得知,莫薩德究竟幹下多少改變歷史的任務:

摧毀伊朗的核武計畫:伊朗曾揚言要讓以色列從地圖上消失,但傳奇的「暗影之王」:達岡局長不僅對伊朗持續發動隱蔽戰爭,更篤定的表示,伊朗的核子武器,到 2015年都無法研發成功。

導致蘇聯集團的瓦解:莫薩德特務竊得蘇聯冷戰時期領導人赫魯雪夫,那篇批判史達
林的內部講稿,並轉交美國公布,波蘭與匈牙利隨即掀起反蘇風潮,許多附庸國家與
蘇聯分道揚鑣,從此揭開共產世界瓦解的序幕。

改寫戰爭結果:神通廣大的莫薩德特務,不僅偷來一架七○年代蘇聯最強戰機米格21,甚至還因此幫助以色列打贏1967年的第三次中東戰爭;贖罪日戰爭時,要不是莫薩德在埃及的臥底:「天使」,不斷提供第一手情報,以色列不可能險勝。


本書以莫薩德各任局長為主軸,並根據最新解密的史料、當事人的口述,忠實重現這些勇敢英雄們所完成的偉大任務。書中也毫不隱瞞的揭露他們的失誤與敗績,也披露了如自殺恐怖攻擊之父夏克齊、FBI頭號恐怖分子穆尼葉是怎麼死的,以及莫薩德如何不靠美國,瓦解敘利亞的核子陰謀,為了完成任務,他們甚至與賓拉登的父親合作……也讓讀者一併回顧以色列的白色恐怖時期。
這些任務不但塑造了以色列的命運,也造就了全世界的命運。這批神祕的菁英,早已改寫了全世界的命運。



作者簡介:
麥克‧巴佐哈 (Michael Bar-Zohar)
以色列歷史學家、小說家以及政治家。1960年代踏入以色列政壇,成了以色列工黨黨員,而後並成為該黨的重要幹部,1981年透過選舉進入以色列國會。
他所著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非小說和小說除了在以色列當地出版外,在英、美、法與其它國家都有授權紀錄。
曾寫過包括以色列總統希蒙.佩雷斯 (Shimon Peres) 以及莫薩德前局長埃瑟.哈雷爾(Isser Harel) 的傳記作品。

尼希姆‧米修 (Nissim Mishal)
以色列最有名的電視名人之一。在取得政治學碩士學位之後便加入以色列國營電視台並成為一位政治記者,派駐於美國首府華盛頓,之後並擔任特派主任職位。在以色列建國十五及十六周年,出版兩本主題有關以色列歷史相關事件為主的暢銷著作。這兩本著作並被翻譯成英文、法文、俄文以及西班牙文。


譯者簡介:
李宛蓉
主修新聞與傳播,曾任職雜誌採訪編輯及報社編譯。現專事譯作。譯作有:《給孩子的心情療癒》、《最近,你為公司做了什麼?》、《誰說偉大的事都被有錢人做完了!》、《破案高手教你推理心理學》(大是文化出版)、《我的探險生涯》、《企業進化論》、《中非湖區探險記》、《人生的第一個作文題目》、《商業裸體革命》、《無國界管理》等書。


內文試閱:
對伊朗發動全面的隱蔽戰爭
  西元二○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下午四點半,兩名機車騎士,出現在伊朗首都德黑蘭南區的巴尼哈瀋街,他們從夾克裡抽出自動手槍,射殺街上一個正要邁入家門的男子。被害人是三十五歲的物理教授瑞札伊納賈德(Darioush Rezaei-Najad),在伊朗祕密核武計畫中,負責開發啟動核子彈頭所需的電子開關。
  瑞札伊納賈德並非第一個遇害的伊朗科學家。伊朗官方聲稱,他們發展核子技術是為了和平用途,還宣稱俄羅斯協助建造的布希爾(Bushehr)反應爐,是該國重要能源供應設備,由此可以證明伊朗發展核子技術並無惡意。然而除了布希爾反應爐之外,外界也發現其他機密的核子設施,全都由重兵看守,外人根本無法靠近。伊朗政府之後也不得不承認某些核子研發中心確實存在,但是仍舊否認發展核武的指控。然而此時西方情報單位和伊朗的地下反對組織已經得到消息
,伊朗的大學裡有好幾個重量級科學家獲得延攬,為伊朗建造第一顆核子彈。於是,伊朗境內幾個「不明組織」,開始展開一場殘酷的戰爭,誓言阻止這項祕密計畫。

  西元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早晨七點四十五分,伊朗首都德黑蘭北區某條街上出現一輛機車,跟隨在伊朗核子計畫領銜科學家沙瑞亞里博士(Dr. Majid Shahriyari)的座車後方,接著頭戴安全帽的騎士,把某個裝置黏在汽車擋風玻璃上,幾秒鐘後,該裝置轟然爆炸,殺死了這位四十五歲的物理學家,並傷及與他同車的妻子。同一時間,德黑蘭南區的阿塔西街上,另一名機車騎士用同
樣手法,在阿巴西達凡尼博士(Dr. Fereydoun Abassi-Davani)的轎車上安裝炸藥,這位舉足輕重的核子科學家和妻子雙雙被炸傷。
  事發之後,伊朗政府立即把矛頭指向莫薩德。遇襲的兩位科學家在該國核武計畫中的角色原本是不為人知的,可是該計畫主持人沙列希(Ali Akbar Salehi)卻公然宣稱,暗殺攻擊讓沙瑞亞里博士不幸淪為犧牲品,也讓他的團隊痛失「珍寶」。伊朗總統艾馬丹加(Mahmoud Ahmadinejad)也巧妙的表達對兩位被害者的慰問:阿巴西達凡尼傷癒後不久,艾馬丹加就任命他擔任伊朗副總統。
  而暗殺兩個科學家的刺客一直沒有找到。
  西元二○一○年一月十二日早晨,七點五十分,德黑蘭北區蓋塔瑞喜(Gheytarihe)一帶的夏利阿提街上,莫哈瑪迪教授走出家門,打算開車去夏立夫科技大學的實驗室上班。他拿出鑰匙開車門時,巨大的爆炸聲震動原本寧靜的街坊,迅速抵達現場的警察發現,莫哈瑪迪的車子被炸成碎片,本人也被炸得粉身碎骨。當時莫哈瑪迪的汽車旁停了一輛機車,炸藥就藏在機車裡引爆。伊朗媒體指稱,這是由莫薩德所策畫執行的暗殺行動。
  五十歲的莫哈瑪迪教授是量子物理學專家,也是伊朗核武計畫的顧問,根據歐洲媒體報導,他曾是伊朗革命衛隊(親政府的非常規軍)成員。不過,莫哈瑪
迪的生與死都籠罩著疑雲,他的幾個朋友堅稱他與軍事計畫毫無關係,一輩子只埋頭做理論研究;但是另一些朋友則說他支持異議運動,並參加過反政府抗議活動。後來在莫哈瑪迪的葬禮上,出席人士當中超過半數是革命衛隊成員,抬棺的是革命衛隊軍官,後續調查終於證實,莫哈瑪迪實際上非常積極支持伊朗發展核武。
  西元二○○七年一月,莫薩德被控以輻射毒物殺害霍山普爾博士(Dr. Ardashir Hosseinpour)。這則暗殺新聞登上倫敦的《週日泰晤士報》,引述的消息來源,是位於美國德州的策略與情報智庫「戰略預測公司」(Stratfor)。伊朗官方對此報導嗤之以鼻,宣稱單憑莫薩德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在伊朗境內執行這項任務,同時指出「霍山普爾博士的死因,是住家失火時吸入濃煙窒息而死」,還堅持這位四十四歲的教授只不過是電磁學專家,與伊朗的核子計畫毫不相干。
  後來事實證明,霍山普爾在伊斯法罕(Isfahan)地區的一處祕密處所工作,該地設施用來將鈾原料轉化成氣體,而加工好的鈾氣體則運到遙遠的納坦茲(Natanz)地下防禦工事裡,經由多道氣體離心程序,最終得到濃縮鈾。
  暗殺這些伊朗核子科學家,只不過是更大規模戰爭的其中一條戰線,根據倫敦《每日電訊報》報導,達岡率領的莫薩德訓練出一支攻擊武力,成員囊括雙面間諜、打擊小組、暗中破壞小組、空殼公司,運用他們的力量,年復一年發動阻撓伊朗核武計畫的祕密作戰任務。

************************************************
雙面間諜,寫下莫薩德傳奇一頁
  沒想到令美、英、法這些情報大國全都束手無策的這份演講稿,竟然被還不成氣候的以色列特務單位拿到手。那個下雨的星期五,馬諾爾一頭埋進那疊影印文件中,雖然文件用俄文書寫,對他來說並不是問題,因為他所精通的七國語言當中就有俄語。馬諾爾一邊讀,一邊領悟到赫魯雪夫的演講稿何等重要;他立刻
跳上車,匆匆趕往班古里安家中。他對總理說:「你一定要看看這個。」班古里安也懂俄文,他把文件讀了一遍。第二天是星期六,班古里安一早就緊急召見馬諾爾,他說:「這是具有歷史意義的文件,足堪證明未來俄羅斯將成為民主國家。」
  小埃瑟於四月十五日拿到演講稿,立刻看出它對以色列的價值非比尋常,比方說可以用來提升莫薩德與美國中央情報局的關係。莫薩德和中情局從西元一九四七年開始接頭,一九五一年班古里安訪問美國時,拜會了二次大戰結束時與他在歐洲有過一面之緣的貝德爾.史密斯將軍(General Walter Bedell Smith),此時貝德爾.史密斯已經是中情局局長(不過他的位置很快就被前戰略情報[OSS ]官員杜勒斯[Allen Dulles ]取代,杜勒斯的兄長是後來艾森豪總統的國務卿)。
  貝德爾.史密斯瞻前顧後一番,終於同意中情局可以和莫薩德建立有限的合作關係,合作的要點是,希望從蘇聯和東歐陣營遷往以色列定居的人能夠提供簡報,這些人很多是工程師、技術人員,甚至軍官,曾經在蘇聯或華沙公約國境內的設施工作過,因此能夠針對共產集團的軍隊武力提供詳盡資料。由於這些資訊定期傳遞出去,令美國方面刮目相看,因此中情局指派一位代表與以色列方面進行聯繫,此人堪稱傳人物——中情局的反間諜頭子安戈頓(James Jesus Angleton)。
不過這次小埃瑟和馬諾爾亮出來的,是移民簡報遠遠比不上的好東西。他們決定把赫魯雪夫的演講稿交給美國——不是透過特拉維夫的中情局人員,而是直接交到華盛頓。馬諾爾特別派人送了一份講稿,給莫薩德派駐美國的代表杜羅特(Izzi Dorot),由他親自趕往中情局總部,將文件面交安戈頓。四月十七日,安戈頓把演講稿交給杜勒斯,同一天這份講稿就呈到了艾森豪總統的辦公桌上。
美國情報專家目瞪口呆,沒想到令美、英、法這些情報大國全都束手無策的這份演講稿,竟然被還不成氣候的以色列特務單位拿到手。中情局的資深幕僚心存疑慮,找來專家詳細檢查文件,結果專家一致同意這份文件如假包換。有了專家的背書,中情局便將講稿內容洩露給《紐約時報》。西元一九五六年六月五日,該報將赫魯雪夫演講稿刊登在頭版,立刻引發共產世界大地震,也促使數以百萬、千萬世人唾棄蘇聯。有些歷史學家主張,西元一九五六年秋天,波蘭和匈牙利不約而同出現抗蘇風潮,正是導因於赫魯雪夫揭露史達林罪行。這次情報戰大捷,使莫薩德和美國情報單位的關係有了重大突破。甜美的盧西雅讓英俊男友葛雷葉夫斯基有緣親睹那本小冊子,但誰想得到這本冊子,卻使得遠在以色列的莫薩德,就此成就了一頁傳奇。

再回頭看看華沙的情況。沒有任何人懷疑是葛雷葉夫斯基,把赫魯雪夫的演講稿走私到美國。西元一九五七年一月葛雷葉夫斯基歸化以色列,滿懷感激的馬諾爾出面替他在外交部東歐司謀得一職,不久之後,國營廣播網「以色列之聲」
也聘請他擔任波蘭組的編輯兼記者。
葛雷葉夫斯基很快又找到第三份工作。搬來以色列後不久,葛雷葉夫斯基就在專門教授移民與外國人的希伯來語學校裡,認識了好幾個蘇聯外交官。到外交部任職之後,有一天他湊巧在外交部大廳碰到其中一位外交官,對方發現葛雷葉夫斯基這個新移民竟然能位居如此要職,不禁留下深刻印象。蘇聯情報局KGB 情員旋即在特拉維夫大街上「巧遇」葛雷葉夫斯基,KGB 情報員與他攀談,提醒他過去在波蘭身為反納粹分子與共產黨員的往事,然後,邀他替KGB 在以色列工作。葛雷葉夫斯基答應考慮,之後直接呈報莫薩德總部,他問道:「我該怎麼做?」
莫薩德的人員聽了後心花怒放,他們說:「太妙了,趕快接下來!」他們把葛雷葉夫斯基變成雙面間諜,藉以提供假情報給俄國人。於是葛雷葉夫斯基展開一份歷時長久的新事業,他為俄羅斯人提供莫薩德變造過的情報多年,負責控管他的KGB 聯繫人會約他在耶路撒冷與中部城市拉姆拉(Ramleh)周邊的森林裡,或是在雅法、耶路撒冷、提伯黎亞斯市(Tiberias)的俄羅斯教堂或修道院碰面,有時候則在擁擠的餐廳和外交場合「不期而遇」。在葛雷葉夫斯基擔任雙面間諜的十四年當中,蘇聯方面從來沒有懷疑過他其實在利用俄方,反而一再讚美他提供的資料無比出色。莫斯科的KGB 總部甚至謠傳,蘇聯在以色列政界安插了一個身分極其隱密的情報員。
多年下來,蘇聯對葛雷葉夫斯基推心置腹,從未質疑他的可信度,唯一的例外發生在西元一九六七年,那次他們對雷葉夫斯基提供的情報與結論置之不理;但是諷刺的是,那是他所提供的情報當中,唯一完全正確的一次。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1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