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原始結集的佛典以及佛教初期分裂時各部派不同語言的典籍,都是依靠集體背誦與口傳的方式來傳承。南傳上座部的巴利語佛典直到公元前第一世紀才在斯里蘭卡(錫蘭)被書寫下來。巴利語「三藏」中的「經藏」收錄了《長部》、《中部》、《相應部》與《增支部》。現存眾多的佛經當中,此四部是唯一保存於古印度語言且卷帙完整的初期佛經。

《增支部》共有十一集,本書是前三集的譯注,依據緬甸版、泰國版、錫蘭版和英國版。遇到不同版本有異讀之處,便設法判斷較適切的讀法,或列出各種異讀及其可能的翻譯,供讀者參考。本書的翻譯以現代白話文為主,文字力求淺顯易懂。

《增支部》在佛教義理的發展史上居於承先啟後的地位。作為「經藏」的一部分,《增支部》保存了最早的教理;另一方面,阿毘達磨也在此經典中醞釀而後發展成「論藏」。《增支部》的一些經文甚至啟發了大乘佛教的若干重要思想。《增支部》有多處記錄了在佛陀的時代,婆羅門教、耆那教、邪命外道等宗教或學派與佛教的互動。在經文中除了教義闡述之外,還可見到包羅萬象的資訊,有的可能來自佛陀的親身經驗與見聞,有的大概是佛陀的弟子們在各自不同的環境中接觸到的信息,這些都有助於我們了解兩千四、五百年前的印度社會各階層,以及當時的風俗習尚與生活方式。


延伸閱讀:
《金剛經‧心經》
《法華經》
《一本就通:佛教常識》

作者簡介:
關則富
1965年生於台北。曾任國民中學教師。赴英國求學時研習巴利語佛典。1998年獲得劍橋大學東方研究碩士學位,2005年獲得牛津大學東方研究博士學位。現任元智大學通識教學部副教授。十餘年來在國內外期刊與書籍出版中、英文論文與譯作二十六篇,出版中、英文專書各一本。希望將來有機會全力投入翻譯工作。

內文試閱:
增支部一集
1. 色等品
1 (1) 如是我聞:有一回,世尊住在舍衛城祇陀林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說:「比丘們!」那些比丘回答世尊:「師父!」世尊說:「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種色 如同女人的色那樣佔據男人的心。比丘們!女人的色佔據男人的心。」
2 (2)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種聲如同女人的聲那樣佔據男人的心。比丘們!女人的聲佔據男人的心。」
3 (3)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種香如同女人的香那樣佔據男人的心。比丘們!女人的香佔據男人的心。」
4 (4)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種味如同女人的味那樣佔據男人的心。比丘們!女人的味佔據男人的心。」
5 (5)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種觸如同女人的觸那樣佔據男人的心。比丘們!女人的觸佔據男人的心。」
6 (6)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種色如同男人的色那樣佔據女人的心。比丘們!男人的色佔據女人的心。」
7 (7)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種聲如同男人的聲那樣佔據女人的心。比丘們!男人的聲佔據女人的心。」
8 (8)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種香如同男人的香那樣佔據女人的心。比丘們!男人的香佔據女人的心。」
9 (9)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種味如同男人的味那樣佔據女人的心。比丘們!男人的味佔據女人的心。」
10 (10)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種觸如同男人的觸那樣佔據女人的心。比丘們!男人的觸佔據女人的心。」

2. 除蓋品
11 (1)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 如同淨美相 那樣,能使未生的貪欲(kāmacchanda)生起,使已生的貪欲增長、擴張。比丘們!若非理思惟 淨美相,則未生的貪欲生起,已生的貪欲增長、擴張。」
12 (2)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可憎相那樣,能使未生的瞋恚(vyāpāda)生起,使已生的瞋恚增長、擴張。 比丘們!若非理思惟可憎相,則未生的瞋恚生起,已生的瞋恚增長、擴張。」
13 (3)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不悅、倦懶、打呵欠、飯後睡意以及心的懈怠那樣,能使未生的遲鈍昏沉生起,使已生的遲鈍昏沉增長、擴張。比丘們!若有懈怠的心,則未生的遲鈍昏沉生起,已生的遲鈍昏沉增長、擴張。」
14 (4)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不寂靜那樣,能使未生的浮躁懊悔生起,使已生的浮躁懊悔增長、擴張。比丘們!若有不寂靜的心,則未生的浮躁懊悔生起,已生的浮躁懊悔增長、擴張。」
15 (5)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非理思惟那樣,能使未生的疑惑生起,使已生的疑惑增長、擴張。比丘們!若非理思惟,則未生的疑惑生起,已生的疑惑增長、擴張。」
16 (6)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不淨相 那樣,能使未生的貪欲不生,使已生的貪欲斷除。比丘們!若如理思惟不淨相,則未生的貪欲不生,已生的貪欲斷除。」
17 (7)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慈心解脫 那樣,能使未生的瞋恚不生,使已生的瞋恚斷除。比丘們!若如理思惟慈心解脫,則未生的瞋恚不生,已生的瞋恚斷除。」
18 (8)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奮發性(ārambhadhātu )、勤勉性(nikkamadhātu)、勇猛性(parakkamadhātu)那樣,能使未生的遲鈍昏沉不生,使已生的遲鈍昏沉斷除。比丘們!若奮發精進(āraddha-viriyassa),則未生的遲鈍昏沉不生,已生的遲鈍昏沉斷除。」
19 (9)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的寂靜那樣,能使未生的浮躁懊悔不生,使已生的浮躁懊悔斷除。比丘們!若有寂靜的心,則未生的浮躁懊悔不生,已生的浮躁懊悔斷除。」
20 (10)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5]如同如理思惟那樣,能使未生的疑惑不生,使已生的疑惑斷除。比丘們!若如理思惟,則未生的疑惑不生,已生的疑惑斷除。」
       
3. 不堪用品
21 (1)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未修習則不堪用。 比丘們!心未修習則不堪用。」
22 (2)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已修習則堪用。比丘們!心已修習則堪用。」
23 (3)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未修習則帶來大害。比丘們!心未修習則帶來大害。」
24 (4)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已修習則帶來大利。比丘們!心已修習則帶來大利。」
25 (5)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未修習、未顯明則帶來大害。比丘們!心未修習、未顯明 則帶來大害。」
26 (6)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6]如同心那樣,已修習、已顯明則帶來大利。比丘們!心已修習、已顯明 則帶來大利。」
27 (7)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未修習、未培育則帶來大害。比丘們!心未修習、未培育 則帶來大害。」
28 (8)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已修習、已培育則帶來大利。比丘們!心已修習、已培育 則帶來大利。」
29 (9)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未修習、未培育則帶來痛苦。比丘們!心未修習、未培育則帶來痛苦。」
30 (10)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已修習、已培育則帶來快樂。比丘們!心已修習、已培育則帶來快樂。」

4. 未調伏品
31 (1)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未調伏則帶來大害。比丘們!心未調伏則帶來大害。」
32 (2)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已調伏則帶來大利。比丘們!心已調伏則帶來大利。」
33 (3)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7]如同心那樣,未防護則帶來大害。比丘們!心未防護則帶來大害。」
34 (4)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已防護則帶來大利。比丘們!心已防護則帶來大利。」
35 (5)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未守護則帶來大害。比丘們!心未守護則帶來大害。」
36 (6)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已守護則帶來大利。比丘們!心已守護則帶來大利。」
37 (7)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未節制則帶來大害。比丘們!心未節制則帶來大害。」
38 (8)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已節制則帶來大利。比丘們!心已節制則帶來大利。」
39 (9)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若未調伏、未防護、未守護、未節制則帶來大害。比丘們!心未調伏、未防護、未守護、未節制則帶來大害。」
40 (10)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若已調伏、已防護、已守護、已節制則帶來大利。比丘們!心已調伏、已防護、已守護、已節制則帶來大利。」[8][攝頌:] 女人的色、男人的色、五蓋、不堪用等、五、五、心、未調伏。

5. 芒刺品
41 (1) 「比丘們!譬如稻子的芒刺或大麥的芒刺,其方向不正[對著手或腳],當它被手壓到或被腳踩到時,手或腳不可能被刺破而流血。為什麼?因為芒刺的方向不正。就像這樣,比丘依志向不正的心,不可能破除無明(avijjā)、生起明(vijjā) 、體證涅槃。為什麼?因為心的志向不正。」
42 (2) 「比丘們!譬如稻子的芒刺或大麥的芒刺,其方向是正[對著手或腳],當它被手壓到或被腳踩到時,手或腳有可能被刺破而流血。為什麼?因為芒刺的方向是正的。就像這樣,比丘依志向正確的心,有可能破除無明、生起明、體證涅槃。為什麼?因為心的志向正確。」
43 (3) 「比丘們!在這世上,有的人內心穢惡,我以[自己的]心覺察他的心而了知:『如果此時這個人死了,他會如同被帶走 而被放置在地獄。』 為什麼?因為他內心穢惡。由於內心穢惡,在這世上,有些眾生在身壞命終後往生苦界、惡趣 、墮處、地獄。」
44 (4) 「比丘們!在這世上,有的人內心淨善,我以[自己的]心覺察他的心而了知:『如果此[9]時這個人死了,他會如同被帶走而被放置在天上。』 為什麼?因為他內心淨善(pasanna)。由於內心淨善(pasāda) ,在這世上,有些眾生在身壞命終後往生善趣、天界。」
45 (5) 「比丘們!譬如有一水池,汙穢、攪動、混濁。視覺良好的人站在岸上,無法看到貝殼、沙礫、游動或靜止的魚群。為什麼?因為水汙穢。就像這樣,比丘依汙穢的心,不可能知道自己利益、他人利益、雙方利益,也不可能超越凡人而證得堪稱賢聖的殊勝知見。為什麼?因為心汙穢。」
46 (6) 「比丘們!譬如有一水池,澄澈、清晰、潔淨。視覺良好的人站在岸上,可以看到貝殼、沙礫、游動或靜止的魚群。為什麼?因為水潔淨。就像這樣,比丘依潔淨的心,有可能知道自己利益、他人利益、雙方利益,也有可能超越凡人而證得堪稱賢聖的殊勝知見。為什麼?因為心潔淨。」
47 (7) 「比丘們!譬如栴檀由於柔軟且好用而被稱為樹木中的極品。就像這樣,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樣,若被修習、培育,則柔順且堪用。比丘們!心已修習、培育,則柔順且堪用。」[10]
48 (8) 「比丘們!我不見有另一法如同心那般變化快速。心快速變化的程度,甚至連[找]譬喻[說明]也不容易。」
49 (9) 「比丘們!此心是明淨的,但被外來的垢穢所汙染。」
50 (10) 「比丘們!此心是明淨的,而得解脫外來的垢穢。」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1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