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眾家天使訊息的智慧啟示,一位心靈老師的內在蛻變!
讓正在尋找生命轉化與成長的你,成為自己的主宰,成為自由。

蔡慶輝 臉書媒體《酷新聞》創辦人
白曛綾 交通大學環境工程研究所教授
查理王 專欄作家、新時代科技與身心靈合一趨勢觀察家與實踐者
【真情推薦】

怎麼辨認你聽見的是否是指導靈與天使的訊息?
1.祂們不會替你做決定,在祂們界域來看,選擇沒有好壞,只有不同。祂們傾向於告訴你每個選項將會為你帶來的各種學習與收穫。
2.祂們很希望讓我們知道我們正在經歷的課題。
3.祂們總是帶來激勵與肯定的訊息。
4.透過與自己的指導靈或守護天使接觸,將會讓自己獲得能量層面的清理與治癒。

 如果生命是一段旅程,那麼你會怎麼走?我們可能會比較在意生命的風景、在意創造與實踐所帶來的滿足,而不僅僅是生存條件和安逸感。如此一來,我們的靈魂,正是以一段「帶來新風景」的態度來期許這段生命的。作者Angel,就是這麼一路走來。
 她從小就是容易感應靈界的敏感體質,但仍一路安於現實的唸到研究所;從花樣年華就被眾人捧在手心,在職場也勇於追求自我實現;直到歷經婚變,走入獨居。
 在某個機緣下,她透過內在自省而連結到加百列、邁可等天使的訊息,讓自身受用許多。現在,她教授「光的課程」,與學生、網友和夥伴聊心靈。對於Angel而言,靈性的探索,是靈魂恆長的軌跡裡無法避免的過程,而她已經很肯定,更高次元的世界不但真實存在,並且在我們往上探索的過程中,必定帶來更多愛與豐足!
 Angel以文學筆調,剖析自我的心路歷程,所思所言真摯感人。她說:「拉高視野去看,不論在靈魂旅程中如何顛簸起伏,穿越坎坷只是早晚的事;事實上,坎坷本身就是隱藏的恩典。而我明白,只有我自身內在更為堅強寧定,我才有機會身處這樣的視野,才有可能支持更多人以他自身的堅強走過苦痛。」與有緣得見本書的人分享。

選錄幾段天使或高靈的訊息——

◎你們也許知道每個人都有通靈本質,但如何能開啟通靈本質呢?答案很平凡。一是凡事向內看自己的起心動念,脫落小我的投射習氣;二是看到內在的負面念頭與模式便清理與療癒。這兩項動作都在清空那通靈的管道,以便讓訊息能夠流通;或者說,是在讓你肉身的振動更輕盈,能與更高世界的振動頻率接軌。因為每一個負面的念頭與情緒,都是沉重灰暗的,會黏著在你的存在體之中,拖累著它的振動頻率。——大天使邁可

◎向內的覺照力,是生命的第一盞燈,它照亮延遲脈輪綻放的黑暗。而綜觀之力,則是引路的燈塔,是生命的第二盞燈,它讓我們望見生命的更大版本,因此可以安步向前,不疾不徐。——展翅之鷹

◎靈魂旅程的目的不是犧牲奉獻,不是殉道,這是一條尋回神性之路。去找回自己的光與翅膀,讓自己成為主宰,成為自由。——大天使加百列

◎在有限的時空切面中,眾生的確不同;但從那永恆不動的制高之點綜觀世間,萬物從一而來、終歸於一。在這樣的綜觀力之中,自然有莫大的慈悲從中升起。你不卑不亢,萬物就不卑不亢。如此一來,方能透過與萬物的同理共振,洞穿萬事萬物的真實身分。——愛彌利亞

◎越著眼於目標,那麼就越容易錯過風景,但只有途中的風景才能滋養你生命的豐足與快樂,那本是你以為達到目標後才能擁有的。現在就開始享受風景,那麼「目標」會自動靠近你。——安德魯上師



作者簡介:
田安琪
中央大學大氣物理研究所畢業。曾於平面媒體、電子媒體、連鎖事業總部任職企劃與公關工作。目前經營工作室,從事媒體公關與文案工作。目前已淡出公關工作。
在身心靈經歷方面,進修至光的課程天使級次、默基瑟德教導II B級次、獲印度合一大學進階課程授證之傳導師。近年來,透過連結指導靈或守護天使來進行諮商。目前擔任光的課程教師。

作者小語:
在咖啡館看奧修,在靜心中寫案子,與工作夥伴聊心靈。
期許繼續在享樂中獲取豐盛,在工作中表達自己!

部落格:小貴婦的烏托邦http://tw.myblog.yahoo.com/humanangel-humanangel



內文試閱:
◆圓融而務實的做自己

越著眼於目標 那麼就越容易錯過風景
只有途中的風景才能滋養你生命的豐足與快樂
那本是你以為達到目標後才能擁有的
現在就開始享受風景
那麼「目標」會自動靠近你

別為自己安上標籤、設立形象
那會錯過自己的潛力

若你覺得不自由
那麼是你親手製作了一座困住自己的牢籠
或者 你自願居住在別人為你打造的牢籠中
你是獅子 但你不知道

生命本來應該是要有著俱足動力的
就像天體的運轉一般
那是自然與自動的現象 無須費力
因此你不是沒有動力
是你一直不處理內在的阻力
——安德魯上師


如果生命是一段旅程,那麼你會怎麼走?
我們可能會比較在意生命的風景、創造與實踐所帶來的滿足,而不僅僅是生存條件和安逸感。
而我們的靈魂,正是以一段帶來新經驗的旅程來期許這段生命的。


幾週前打電話給媽媽詢問她的身體狀況,後來聊到我的部落格、新班級與未來的新書,她說:「妳一直在走自己的路。」我稍微怔了一下,有點感動,覺得那是媽媽難得的肯定。但因為自己從來沒有以「做自己」或「走自己的路」來自詡,甚至可以說,我曾因為年輕時的自己實在過於理想性,而一直以為自己是在朝著「更入世」的方向努力。這樣的自我認知落差,讓我不免對一路走來的歷程檢視了一番。
的確,完成了國立大學理工科研究所的學業後,媽媽問我是否要到國外繼續學業。我搖搖頭,心裡想著:「本來連碩士都不想唸咧……」當時正羨慕著一位擔任業務工作的同學,可以搶先看到花花世界的燈紅酒綠與男歡女愛。在公家機關從事國科會計畫研究助理的半年期間,我竟然能躲過父母、老闆、指導教授的三面夾擊,他們認為我必須盡快考上高考,以便在公家機關安坐職缺。
而我默默地考上當紅的報社,然後自作主張辭掉了國科會的職位,之後才向父母先斬後奏。爸爸嚴肅地質疑我的工作性質,認為行銷企畫的職務就是拉下老臉賣東西的工作,我記得當時自己緊張地全身僵直,但最終爸爸仍然無可奈何放我去闖蕩天涯。
在報社的工作並不順利,三個月就解雇了我和同期考上的同事,我們這兩個天涯淪落的傻女孩當時並不知道,自己是報社人事鬥爭之下的犧牲品。這下子我沒有回頭路了,只好瞞著父母硬著頭皮在職海中流浪靠航。在〈生命的旅程碑〉文章中,我曾提到,當時去應徵的工作因為與本科系無關,所以我是以降級的學歷和兩萬起跳的薪水從頭開始的。
我一直在過於單純的環境中長大,所以那一段職海流浪的期間,密集地歷練了我的社會經驗,讓我親自搞清楚職場上的努力勤奮與積極表現之間的不同、清楚辨識什麼是真誠相待什麼是社交語言、倒底是工作的名分比較重要還是工作績效比較重要?……甚至是學習與伸出魔掌的老闆們周旋……當時的功課的確厚實地奠定了我日後掌握人生之路的基礎。
婚後的變化更大,我曾經無所事事地賦閒在家,認為反正有老公可以靠,不過他可不吃我這一套。某一天早晨上班前,他西裝筆挺地回過頭,對著還在賴床的我說了一句:「看看妳現在的樣子!」我警醒了起來,心想自己可能不擅長勤奮犧牲的家庭主婦角色,而懶散消極的狀態正在扼殺一個人的魅力。
又經歷了幾個媒體公關的角色後,我開了家店,從找點到簽約不過十個小時。一年多後,因為店務與外接公關案的雙重負荷過大,我選擇關掉才開了一年多的店,成為現在的角色——自由工作者。事實上,在我三十五歲以前,最長的工作也不過區區十四個月,對我而言,領到完整的年終獎金一直是緣木求魚的事情。
自從進入這個角色後,過往密密麻麻的職涯歷練才正式地被串連起來,我才逐漸搞懂,對於認真過日子的有心人而言,過往的經驗沒有一個片段會是白費的。我過去的同事、主管與客戶,後來紛紛找我合作公關案,甚至在我從事心靈教師與諮商師後,他們也開始對這個領域產生興趣。
回頭看看,我似乎沒有「規畫」過職涯,沒有「主張」過自己在人生中要扮演的角色,這反而讓我的生命更沒有限制地發展,我只是依循當時的心之所向往前走,然後帶著勇氣與決斷力順勢而為。當然,隨著歷練與見識的增長,在其中能更務實地考量與判斷。
「沒有主張」的狀態,很巧妙地反而讓我不易招致反對與抵制的力量。我只是默默地去做自己想做的,沒有夸夸而談,也學習不去抗辯,因為當自己所做的成果出現時,自然能說服一切。
因此,所謂的「圓融」,其實也不一定指的是要向周遭的人們妥協。它的精義是來自於超越了二元對立的狀態,在更高點找到平衡之處,在那裡,二元現象自然地整合與相容;相反的,當我們有了強烈的主張與意志,依據物質世界的二元法則,便容易引起對立狀態的反彈,我們就得耗費精力去安撫與突破。
而「務實」不但來自於扎實的歷練,更來自於意願。事實上,許多人無法務實的原因並不是經驗不足,而是因為輕忽執行層面的價值;他們並不尊重這個層面的事工,沒有意願投入精力去完成,以至於夢想與實踐總是涇渭分明,從來沒有合一過。而其實只要有心,那些不起眼的、與「一般人」糾纏的、要使用雙手雙腳完成的「低下」工作,才能穩住上層的心智並淬煉下層的耐心,這是越要追求靈性的朋友們越需要放下身段去經驗的過程。
總而言之,做自己其實沒有那麼可怕,其實不一定需要擔負那麼多的風險;它事實上只是一個「超越二元的圓融之路」,也是一個「連結夢想與務實」的整合之路。



◆超越競爭關係,回歸神性之路

靈魂旅程的目的不是犧牲奉獻 不是殉道
這是一條尋回大師之路
去找回自己的光與翅膀 讓自己成為主宰 成為自由

每個人都經歷好長一段披荊斬棘之路
在向內清理與再清理的同時
你們終究會來到舉杯歡慶的時刻
你們會收起手上的武器 會停止過度清理的意圖
你們甚至會讓他人取走你身上的致勝祕技
因為你早已攜帶著連結源頭的鑰匙
整個源頭的力量是你的後盾
整個源頭的愛滋養著你
到時候 你那生命之樹已然頂天立地
——大天使 加百列



從週一晚上開始,就感覺到一種沉甸甸的狀態。擺了兩天,想要釐清這情況是來自於集體意識還是自己,畢竟週二是二○一一年一月十一日。舉凡逢「一」,我便會有較深的清理,為了要迎向「一」的啟始新局,清理與更新是必然的。
這裡順道說說我自己對於數字能量的觀感。先不談有關數字學的專業理論,事實上,數字本來就乘載了最大量的集體意識,因為數字的通用性,人們對於數字的共識必然是大過於各自的語言與文字的。因此每一個數字以它自有的特質,以及大量集體意識對它投射的共識,而負載著強大的能量振動,以「一」而言,它所承載的能量意識便是「啟始、唯一」。
週三凌晨,沉重感紛至沓來。在密集而清晰的夢境之中與之間,我不由自主地不斷呼請上主與天使們協助我度過難關。醒來後沉澱了一會兒,反覆想想最近發生的一切:案子、課程、講座、寫作、關係……不過就是一般性的狀態,沒有特別重大的壓力;再加上幾位朋友們剛好也在這個時間點有同樣沉重的感覺,因此只能判斷,這與集體意識有關。
於是我祈請與自己親近的加百列天使長給出話語,希望能讓自己與更多朋友們有更多明白與釋放。訊息很短,不過有深意,完全打中絕對重要但被掩藏忽視的議題,以至於傳訊的過程中,我再一次以許多淚水做了一次深深的釋放。

「靈魂旅程的目的不是犧牲奉獻,不是殉道,這是一條尋回大師之路,去找回自己的光與翅膀,讓自己成為主宰,成為自由。」

我們可以說,內修之路就是一條找回自己力量的路。不僅是不再活在他人的期待中、不受他人的褒貶所影響;並且也不投射自己的偏見與苦痛在他人身上,因此便沒有「我這麼為你,看看你怎麼回報我……」這種犧牲奉獻與殉道的心情。這才是真正的自由。

「在向內清理與再清理的同時,你們終究會來到舉杯歡慶的時刻,你們會收起手上的武器,會停止過度清理的意圖,你們甚至會讓他人取走你身上的致勝祕技。」

大師(神性)就在每個人的內在核心,走向大師之路就是:把包覆著核心神性的那些障蔽清理掉的過程。到時候,我們的內在會越來越安靜,沒有對自己與他人的批判(過度清理也是對自己的批判),不多說不辯解,甚至,我們本來以為自己所掌握、致使自己超越別人的那些獨家特質與致勝利器,都可以讓別人取走,讓別人也同樣擁有你原來引以為傲的。
為什麼我們可以這樣充滿安全感,這樣無私無我呢?
因為到那時候,我們已知道,自己其實一直與浩瀚的源頭連結,「整個源頭的力量是你的後盾,整個源頭的愛滋養著你,到時候,你那生命之樹已然頂天立地。」
「你們甚至會讓他人取走你身上的致勝祕技。」
這句話精確地描述了我現在的狀態。我大力推薦好友出道,提供他許多我自己披荊斬棘以來的經驗,而以他優異的內在特質,勢必未來會大放光芒。我之後明白,這個沉甸甸的狀態壓倒性地浮現,是來自於我自身舊有的比較心、獨占心正要出離;既然我已在之前信誓旦旦地宣告,自己要超越人性弱點中的競爭關係而實踐「共同創造」的理念,那麼老天爺應允了我。
大大地釋放了一場後,我鬆了一口氣,繼續走我的回歸大師之路。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1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