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紐約時報書評」選書
★「洛杉磯時報好書獎」決選書單
故事可以改變你的行為,故事讓我們成為人類。
因為故事就是大腦的生存戰場!

本書活潑又具洞見,頌揚人類把周遭所有事物都化為故事的原始本能。
                               ──「紐約時報書評」

因為故事,我們才成為人類。本書以科學和故事告訴我們為何如此。
                          ──明尼亞玻利斯「明星論壇報」

充滿活力的科普讀物,它指出我們為什麼喜歡故事,以及為何故事會永遠存在。作者綜合最新的心理學、睡眠研究和虛擬實境,以深入淺出的方式寫作,他自己就是一位說故事高手。
                                ──「科克斯書評」

作者從人類學和神經科學的研究出發,發現故事是人類生存和演化的一部份。
                                ──「書頁專評」

這本書小心翼翼地結合藝術與科學,手法相當高明,讀起來很有收穫,令人振奮且擴展思維。
                    ──Terry Castle 史丹佛大學哈斯人文講座教授

這本書緊緊抓住了讀者的心思,作者分享了許多生動的故事,以及說故事本身的故事,綜合起來說明為何說故事是人類的本能。
                     ──Edward Wilson 哈佛大學昆蟲學榮譽館長

大家都知道我們一天花好幾個小時沉浸在故事中,但卻沒有人問為什麼?作者以機智的方式探索人類這項天性,原來我們熱愛故事本身就是一則故事,更重要的是,故事對人類具有極重要的意義。
                         ──Sam Kean 《消失的湯匙》作者

非常好讀易懂的一本書。作者深入觀察電視、小說、電影、電動、夢境、兒童、精神疾病、演化、道德、愛……而且文筆生動有趣,作者本身就是一位說故事高手。
                         ──Paul Bloom 耶魯大學心理系教授

人為什麼會說故事、聽故事、沉浸在故事的世界中?作者從多種面向切入探討,並舉出了許多心理學與神經科學的發現來說明故事的功能與未來……
                     ──林君昱 國立成功大學心理學系助理教授

兇手就躲在黑暗處,漸漸接近渾然不知的女主角……你竟然對著電視大喊:「快逃!他在你後面啊!」為什麼大腦明明知道這一切都是虛構的,卻不聽使喚地跟著主角恐懼、驚慌、痛哭?

透過最新的腦科學研究,作者挑戰了我們對故事的理解。故事往往只被視為休閒娛樂,它讓人放鬆心情,淨化人類的心靈。若是如此,為什麼許多經典小說情節中卻充滿了災難、恐懼、死亡、離別等沉重的事件?甚至連不同文化的小男孩小女孩,他們創作出來的故事也都充滿了暴力、毀滅等元素?從這些原型中又如何解讀出故事和人類大腦演化的關聯性呢?

作者透過分析各種故事原型,以最新的腦神經醫學、心理學研究和實驗為基礎,說明故事之所以會吸引我們,正是因為人類的大腦在接收故事情節的同時,學習並強化了自身對未知情境和各種棘手事件的反應,這是人類在面對大自然和社會複雜情境時所需要的生存本能。

故事就是大腦的生存戰場。

在今天充斥各種以故事包裝商品和個人形象的世界,故事的影響力愈來愈受到重視。想了解故事如何影響我們的大腦並改變我們的行為,這本書你一定不能錯過。


作者簡介:
哥德夏
華盛頓與傑弗遜學院英文系教授,編寫過五本書。作品曾經獲「紐約時報雜誌」、「自然」、「科學美國」以及其他媒體的報導。麻省理工學院心理學家平克教授說他是「才華洋溢的年輕學者」,並且形容他的寫作「絕對清晰、睿智並且令人興奮不已」。


譯者簡介:
許雅淑
台灣大學圖資系、清大社會所畢業,現為清大社會所博士生,終日與字為舞,為專職文字工作者同時也是一隻狂愛閱讀各種故事的動物。
李宗義
政大英語系、東亞所畢業,清大社會所博士,研究寫作之餘也熱愛翻譯,已有多本譯作,包括《Polaroid拍立得:不死的攝影分享精神》。


內文試閱:
P bj/6uru.4g4t《故事如何改變你的大腦?》節錄
第二章 為什麼我們需要故事
  對小孩子來說,生活中最棒的事情就是玩:拚命地跑、跳、扭動,以及在想像的世界中解決危險並享受成功。小孩子在故事中遊戲也是一種本能,如果將小孩子放在同一個房間裡,你將會看見自然發生的藝術創作。他們就像純熟的即興表演者,會先討論出一套有劇情的腳本,然後演出,他們常常打破角色的設定,調整劇本並且交換表演的筆記。
  小孩子融入故事,而這根本無需任何人指導,也不需要像拿錢哄他們吃花椰菜那樣費力引誘他們創作故事。對小孩子來說,演戲就跟做夢一樣是自然而然發生,擋也擋不住的。即使他們吃不飽挨餓,生活在貧困的環境中,甚至是大屠殺時住在奧斯威辛集中營的小孩都會演戲。
  為什麼小孩子是生活在故事中的動物呢?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需要先問一個更大的問題:人類為什麼需要說故事呢?問題的答案也許很明顯:故事把歡樂帶給我們。但是,故事「應該」把歡樂帶給我們這件事情並非絕對,至少不像吃與性那樣在生理上絕對會為我們帶來歡樂。故事所帶給我們的歡樂需要經過一番解釋。
  小說的難解之謎在於:演化是現實的功利主義者。為什麼小說這種看似奢侈的事物卻沒有在人類生命的演化中遭到淘汰?
  提出謎題很簡單,但要找到解答就困難多了。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請把你的雙手舉到面前,轉一下手腕,然後握緊拳頭,搖搖手指頭。把每一個手指頭塞到大拇指下,一個接一個。用手拿起一枝鉛筆把玩一下,接著把鞋帶繫好。
  人類的手真的是生物工程學的神奇見證。在一個小巧的空間裡,塞滿二十七根骨頭、二十七個關節、一百二十三條韌帶、四十八條神經與三十四條肌肉。手掌的每個構造幾乎都是為了某些事情而設計。指甲是為了抓東西、撿東西和敲東西。指紋或者稱為乳突紋線對我們的觸覺很重要。甚至連手上的汗腺都有功能:維持手部的溼潤,使我們抓得更緊(乾燥的手指接觸物品時容易滑動,所以你才會在翻書頁之前先舔一下手指)。但手掌上真正令人驕傲之處是可以和任何一隻手指對抗的大拇指。少了大拇指,我們的手充其量只是海盜鉤子的進化版本。其他沒有大拇指的動物,只能用牠們的蹄去扒、撞或者刮這個世界。人類因為有大拇指,所以我們可以握緊東西,還可以隨心所欲地操控它。
  現在,容我請你問自己一個有點蠢的問題:你的雙手可以用來做什麼?
  答案很明顯,手可以用來吃東西,可以用來愛撫、握拳和當成棍棒。雙手可以用來製造工具也可以拿來使用工具。手是好色的,可以探索、搔癢和挑逗。手還可以傳達意思,我們用手勢來強化說話的內容。以上的事,我的手都辦得到,但這些日子以來我的手幾乎都在翻書與打字。
  我們的手是工具,但演化並不是把手變成單一功能。手並不等於錘子和螺絲起子的生物版,手像瑞士刀那樣有多種目的,可以用來做許多事。
  手是如此,身體其他部位也和手一樣。眼睛主要是用來看東西,但同樣也可以幫我們傳達情感。當我們嘲笑別人或者大笑時,眼睛就會瞇成一條線。當我們感到悲傷,眼睛會流淚,奇怪的是當我們覺得相當開心時,也會感覺眼眶溼溼的。我們有嘴唇,因為我們需要一個開口方便進食與呼吸,但嘴唇同樣有多種功能用途:我們用嘴唇接吻表達愛意;假如我們感到快樂、悲傷或者氣得要死,只要嘴唇一撇,就可以讓其他人知道我們腦中在想什麼。當然,嘴唇也用來說話。
  嘴唇和手如此,大腦也是一樣,由大腦所控制的行為也是如此。以慷慨為例,當演化心理學家在爭辯人類是自私還是無私時,很明顯的事實是在許多情況下人都很慷慨。為什麼要慷慨?原因有很多:增加聲望、追求伴侶、吸引同伴、協助族人、做人情等等。慷慨不是為了特定的事,也不是由一種演化力量所形成。人類喜好故事也不例外,小說可能是為了許多原因存在。
  比如哪些原因呢?
  有些達爾文學派的思想家主張故事的演化來源是性的選擇而不是天擇。也許故事和其他藝術形式不只是迷戀性,也是高傲地展示我們的技術、智慧與創造力等心靈特質,藉此作為獲得性的方式。我們可以翻回前幾頁,看看上一章那張孔山族的照片,注意看看照片中正在說故事的人,左邊那位年輕的女人看起來非常美麗,完全陶醉在故事裡,而我的意思就是這個。
  故事也可能是一種認知遊戲。對於演化論文學家波依德來說:「一件藝術作品的創作就像心靈的遊戲場。」波依德認為藝術的自由創作,不論形式為何,對於精神上所產生的作用,就跟打鬧遊戲對身體肌肉的影響一樣。
  或者故事可能是低成本的資訊來源,或者是替代經驗。或許我們可以修正霍雷斯的說法,故事的樂趣是為了教導。我們透過故事學習人類的文化與心理,不需要直接親身經歷耗費巨大成本。
  或者故事可以是一種社會的粘著劑,讓世人一起圍繞著共同價值。小說家賈納準確傳達了這個概念:「真正的藝術能創造出一個讓社會得以存在而非凋零的神話。」再回到孔山族,看看他如何將大家聚在一起,心手相連。
  以上種種理論都說得通,我們之後會再回過頭來討論這點。但在此之前,我們需要處理另外一種可能性:故事根本不是為了任何目的而出現,至少沒有生理學上的目的。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2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