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 英國亞馬遜書店讀者5顆星滿分評價!
◇ 榮登愛爾蘭暢銷排行榜第二名!英國排行榜第三名!

既然無法化解宿仇,
那就面對面一決勝負吧!


鬼不理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在漫無邊際的荒涼冰原,
想起那艘罪惡血船上發生的一切,就感到內心陣陣絞痛,
對於人生的理想與信念,甚至包括自己的生命,
他都已經徹底放棄了,只想趕快找一個葬身之地。
突然間,一道神祕的山脊開口矗立在眼前……
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死者安息之地,也是鬼不理追尋已久的目的地。
就在他打算終結自己失敗的一生時,卻被一個神祕的人物救起!
重返人類世界之後,鬼不理怎麼也想不到,
他竟會開啟一段初戀,還將遇到人生中最大的背叛與打擊!


作者簡介:
向達倫Darren Shan

本名達倫.歐沙納希(Darren O’Shaughnessy),一九七二年出生於倫敦。他曾在愛爾蘭就讀大學,其後轉往倫敦唸社會學系及英文系。他從小就想當作家,十四歲有了第一部打字機,從此開啟寫作生涯,並曾獲愛爾蘭RTE編劇比賽第二名。十七歲時完成了首部小說《無言的追逐》,但一直未出版。

二十八歲時開始推出《向達倫大冒險》系列,不但榮獲「IRA-CBC」最佳童書、「親子指南兒童多媒體」傑出圖書獎,更橫掃愛爾蘭、英國、美國、日本、台灣等地的暢銷排行榜,全球銷量已突破一千萬冊!《向達倫大冒險》系列並已由環球電影公司改編拍成電影。而繼轟動全球的《向達倫大冒險》系列之後,向達倫再度推出《魔域大冒險》系列,同樣集集大受好評,除了榮登愛爾蘭、英國、台灣和亞馬遜網路書店的暢銷排行榜冠軍外,更榮獲蘭開夏郡圖書館兒童年度好書獎、紅橋青少年圖書獎,以及入圍英國伯克夏書卷獎、英國尼克羅狄恩頻道兒童精選獎、伍思特郡青少年好書獎等多項大獎!

《鬼不理大冒險》系列為《向達倫大冒險》的前傳,揭開向達倫筆下最受歡迎的「鬼不理先生」,神秘不為人知的過往,第一集《殺手誕生》一出版即造成轟動,備受各方好評,並入圍英國獨立書店最佳童書獎最終決選!第二集《噬血迷航》榮登愛爾蘭暢銷排行榜第一名,以及英國、蘇格蘭暢銷排行榜第二名,還入圍愛爾蘭圖書獎「年度最佳童書」!
在二○一一年的法蘭克福書展上,向達倫宣佈他的新童書系列將會和殭屍有關,準備開創全新的寫作領域。

譯者簡介:
楊沐希

一九八四年生。曾任職版權經紀公司,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譯有小說《起司》、回憶錄《美味關係──紐約四星餐廳女領班的私房密語》、《毒蛇之城》、《細瘦劊子手》、《殺手誕生》等書。


內文試閱:
離開那艘罪惡血船之後,鬼不理帶著僅存的孤兒走上荒涼的冰原,在嚴酷的暴風吹襲下,他徹底放棄了所有求生意志,然而命運真會這麼輕易放過他嗎?

鬼不理‧拉登憑著一股惱怒,一路爬上地勢難測的冰脊,走在鋸齒山峰的結冰海面上。他成為吸血鬼之後,這幾十年來已到過世界各地,但是這裡肯定是他來過最荒涼又險惡的絕境。冰原上零星點綴著一些外露的岩石礦脈,不用幾分鐘,紛飛的風雪就能讓人瞎了眼。氣溫太低,拉登每一次呼吸,喉嚨和肺部都會隱隱作痛。這是個對生物懷抱敵意又無情的化外之地。

拉登轉過頭,瘋狂欣喜地吼叫,他就是愛這樣。吸血鬼就該在這種沒人敢來的絕境裡了結殞毀。此處能讓他得到應得的殘酷死法,卻又甜蜜無比。野蠻的殺手就該這樣結束生命。

拉登帶著的小嬰孩開始低聲呻吟,雖然拉登已用上衣蓋住他小小的身軀,但他還是打著寒顫。拉登用一隻手緊緊抱著孩子,盡量替他擋住風雪。孩子一哭,他就內疚,然後屏住一口溫暖的氣息,呼進衣領裡。孩子開心地發出咯咯的笑聲,但沒多久又發起抖來。

拉登現在想,要是把孩子留在船上就好了,帶著孩子走真是瘋狂。雖然也許這樣能讓孩子從食人魔嘴裡逃過一劫,但拉登現在知道自己有多瘋了。孩子留在船上還有一絲活下去的機會,但暴露在這冰天雪地的死寂國度裡,肯定是死路一條。

「至少你會尋到天堂。」拉登低語,還搓搓孩子的背,保持溫暖。
「而我的靈魂不會在那裡困擾你。」
一陣冷風吹向拉登,他歪歪斜斜地走到山脊的另一邊。在這片冰寂之地,他已經不知今夕是何年。感覺好像已經走了好幾天,說不定實際上只走了半天。雖然吸血鬼在這種天氣裡還能活上好一段時日,但人類嬰孩呢?拉登覺得這小娃兒的體力,應該已經快要到達極限了。

他考慮將孩子帶回船上,但他在好幾個小時前就已經迷失方向了。一遠離岸邊,所有景色看起來都一模一樣,他也許再也找不到那艘划艇。就算回到划艇上,貨船可能早就離開了,再說他根本不知道城鎮該怎麼去。

拉登唯一掛心的,是要替孩子找一個洞穴做為墓地,就算自己死在外頭,讓風雪覆蓋遺體、任動物啃食這副臭皮囊,他也不擔心。他希望能對孩子好一點,找個能夠遮風蔽雨的地方,安安靜靜地讓孩子度過生命的最後一點時光。

風吹在他們身上,氣溫驟降。拉登原以為,天氣不可能再更冷了,但他可是大錯特錯。就連他身上的吸血鬼血液,都在血管裡越走越慢,就要結冰了。他裸露在外面的皮膚已經麻痺,嘴唇痛苦地瑟縮在牙齒上面,左頰的傷疤也冷到變成藍色的了。尚存一絲溫暖的,只剩下他的胸膛,也就是寶寶依偎的衣服底下。

拉登滑了一跤,差點壓在孩子身上,但他奮力一扭,用側身著地。積雪的寒冷讓他嚇了一跳,倒抽一口氣。他心底有些希望自己能就這樣躺在那兒,讓大自然善盡職責。若他只有一個人,大概就會停在這了。比起繼續前進,躺在風雪裡可是簡單多了,但他還是考慮到那個孩子,只好打理一下自己,起身繼續前進。

就在他奮力起身的瞬間,他看到有個東西朝他跑過來,動作好快,白得跟雪一樣,幾乎看不見。倘若不是那雙黑色的眼睛,拉登可要等到那玩意兒撲上來的時候才會發現。他以前見過北極熊吧?要是沒見過,他現在也肯定認識這兇猛的野獸了。在這種北方的荒野之中,不是北極熊,還會是什麼?

拉登扯開上衣,把嚇壞了的孩子抱出來,然後向前一跳。這是一頭母熊,實際大小並沒有乍看之下那麼龐大,但是站起來還是比拉登高。大熊看來又累又餓,年紀也已經大了,早過了壯年期。牠已經跟蹤拉登一個小時了,要是更精明一點,牠就該多等一會兒,直到獵物虛弱到無法反抗再出來,但大熊一看到拉登跌倒,就口水直流,根本等不住了。

拉登不顧大熊的齜牙咧嘴,直接將右手插進熊頸之中,皮毛又厚又硬,但拉登還是用雙手用力戳進火熱的血肉裡,汩汩鮮血流了出來。
大熊吐了幾口血,動作慢了下來,但拉登不肯放鬆,因為他可不能犯下大熊看見他跌倒時,所做出的錯誤判斷。他繼續啃咬,直到大熊倒下,身體微微顫抖幾下,然後再也沒有動靜。

拉登思索接下來的動作時,抓了抓自己受傷的背部,傷口雖然很深,但還不至於威脅性命。他大可以用指甲把獸皮卸下來,挖開胃部,裡頭可能有暖暖的液體,以及尚未消化完全的食物,可以搗碎用來餵食寶寶。也許這一餐令人作嘔,但那娃兒只要吃飽,就不會抱怨了。拉登還能把熊皮做成斗篷,自己和孩子都可以披著。肚子飽飽又不受風寒,大概還能再多走一、兩天,這樣便能替命運多舛的小娃兒,找到一個適合的洞穴。

拉登背上的痛楚讓五官糾結起來,他抹掉唇上的血,跪在熊屍旁,對著遺體迅速禱告,然後用指頭當作利刃,開始作業。他在永不停歇的風雪中弓著身子,切開熊的胃袋,手在黏乎乎的內臟迷宮裡掏摸。

暴風狂嘯,已經無預警地吹了好幾個小時。拉登在風中掙扎前進,臉埋在北極熊毛裡。寶寶整個都包了起來,在黑暗黏人的溫暖裡,開心地咯咯笑。

拉登滑倒好幾次,也差點摔在冰雪上。若不仔細點,這塊土地可是會要人命的。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跌下山脊或摔進冰雪的深淵。最好的應對方法就是身上披著熊皮、坐在原地等到風雪過去。

拉登吃力前進的時候,想起許多死者的臉,佛惑斯登、川茲、衛斯特的家人、魄祖拉,當然還有死在船上的船員和乘客,船上鮮明的死者比其他死去的人,更縈繞在他的心頭。

但他發現自己一直想起可憐的瑪蘿拉,想起她是為了保護他而死,自己又在她需要協助時缺席,拉登的內心充滿悔恨與內疚。瑪蘿拉最需要他的時候,他無法伸出援手,光是這點就讓拉登永遠無法原諒自己。

拉登的右方閃過一個東西,他以為這只是錯覺,但那個東西又再度出現,閃過一抹黃色和綠色。他停下腳步想了想。雪比平常厚,視線只能看到五、六十公分之遠,但他還是站穩腳步、張大眼睛。不一會兒,那色塊又出現了,但這次跑得更遠了。
拉登不知道那會是什麼玩意兒?是動物嗎?他可想不出,這裡會有身上帶有綠色和黃色的動物出現。是人嗎?也許拉登已經走到村莊了,也許那是一個獵人。
「喂!」拉登大喊,還把手圈在嘴邊,讓聲音變大。
如果對方是人,那他要不是沒聽見,就是不想理會拉登。
拉登來到先前瞥見有色塊移動的地方,結果發現只有冰霜,他愣在那兒,屏住呼吸看著冰雪茫茫的黑暗之處。有好一陣子,他什麼也沒有看見,但就在狂風稍歇之餘,他又看到那道黃綠閃光出現在遙遠之處,他打算大聲呼喚,但風雪一吹,那個東西又不見了。

拉登追著那魅影一整夜,越來越覺得那不是真實存在的東西,似乎是要帶領他前往死亡的鬼魂,現在只是先殘忍地玩弄他。也有可能是他的視力因為白雪而受損了,普通的黃綠閃光居然能燃起他眼中的火焰。若他只有一個人,他肯定會捨棄追尋那道彩光,不讓它嘲笑他最後一絲希望,但只要娃兒還有一口氣在,拉登就欠他一條命。只要有任何一絲拯救孩子的機會,拉登都緊抓不放。

就在天光破曉不久,拉登重新把熊皮斗篷拉好,保護臉頰不受微弱日光照射時,黃綠閃光又消失了。他早先跟丟過幾次,但他的眼角餘光一定會在不久後,再度瞥見那道光,於是他靜靜地等待。沒想到最後才發現,如果那道光真的存在,現在也已經永遠消失了。他和寶寶只能孤伶伶地,比先前更沒有方向感。

拉登對著風雪齜牙咧嘴,他早該知道了,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山洞,結果呢?他卻分心了。寶寶在這死寂的大陸上,是沒有希望的。而他的行為更是浪費時間,小寶寶很可能會和他一起死在曠野中。
「拉登還是老樣子。」他喃喃自語。「老是猶豫不決,但這已經是最後一次了。」
他站直身子,讓熊皮斗篷掉落到雪地上。夠了,真的夠了。他要開始幹一上岸就該做的事,也就是挖個洞把寶寶埋進去。小娃兒大概不會喜歡這種死法,但至少他的痛苦不會持續太久。要在冰塊和結凍的土地上挖洞實在很困難,但拉登的吸血鬼指甲很適合這項任務。一旦這個殘忍的任務結束,他也能去尋死了。

拉登彎腰停下動作的時候,風暫緩了一點,他看到自己左邊有一道山脊的開口,看起來像是山洞的入口。
拉登目瞪口呆地看著山脊,這是真的嗎?如果這真是個山洞,那早先的閃光應該也是真的。也許黃綠閃光是寶寶父母的鬼魂,他們就是要帶領拉登來到這個地方,如此一來,他們的孩子才能死在像樣的地方。這是不太可能啦,但拉登又不是沒聽說過這種怪事。

他嘆了口氣,撿起斗篷,把自己和寶寶包好,然後動身走進石洞。無論結果如何,他決定要在山脊裡和孩子分開,他們已欺騙死神太久,現在是還命的時候了。

結果這裡並不是山洞,而是死者安息之地。
拉登起初不敢相信,岩洞的開口比遠處看起來大得多,但他猜想,這一定不是普通的山洞。他開心地進入洞穴,慶幸自己能夠離開刺骨的寒風,也許這裡是合適的安息之地。他站在洞口一會兒,讓眼睛先適應黑暗。

後來他發現,身後的世界雖有東昇旭日的微亮日光,但洞穴裡也是明亮不已,遠端還有光源。拉登不解地皺起眉頭,把手擺到能輕易抽出利刃的位置。不知為何,他緊張了起來,踏著碎步前進,低語要寶寶保持安靜。

等到隧道通過一個巨大的空間,拉登忘了手裡的刀子、寶寶以及其他一切事物,靜靜盯著這片寂靜又讓人目瞪口呆的奇景。
這裡有很多冰雕,還從上方以繩索固定。除了看起來像是裝有蠟燭的吊燈、飲水泉、有四根腳柱的大床以及幾張椅子和寶座,剩下的全都是人,精確來說是吸血鬼。雖然他們的指尖沒有授血的記號,臉上和四肢也沒有作戰的傷疤,拉登還是一看就知道他們是血族。就算對方成了冰雕,吸血鬼總能認出同類來。

穴室中央有一尊最大的冰雕雕像,高六公尺,和吸血鬼山上的那座一模一樣。一陣難捱的鄉愁襲上拉登心頭,嚇了他一跳,畢竟沒人逼他下山,他是自願離開的。

巨大的雕像之下,有一座長長的冰棺。其他的棺材則散落在廳堂,因為地上有兩處裂口,棺材幾乎繞成了工整的圓,這點拉登稍後就會發現,但現在還是先來看看主棺吧。在滿足好奇心之前,拉登可不想死。

棺材上有漂亮的雕花圖樣,有熊、狼以及蝙蝠。武器埋在冰裡面,有寶劍、斧頭和幾把利刀。這些兵器都圍繞著一具赤裸的吸血鬼屍體,他是血族史上最偉大的戰士之一。就在拉登走近屍體時,他看了看冰蓋裡頭的吸血鬼面容。屍體保存得很好,死者好像才死了幾天一樣。拉登注意到斷手和遺失的下巴,只不過他不需要靠這些特徵,就認出了這位過世的將軍。拉登一走進山洞就了然於心,早在遠遠看到山脊開口時,他就明白這一切了。

拉登讚嘆地呼喚「普特‧文格拉」的名號,跪在他的安息之處。早在數百年前,這位吸血鬼就已經化身為傳奇了。
     
當吸血魔從血族分裂出來時,普特.文格拉比任何人都努力執行殲滅叛徒的工作。他痛恨分支出來的族群,但更崇愛吸血鬼。眾王子同意停火時,普特.文格拉無法接受這個決定,為了不要違抗領導,造成更多麻煩,他帶領一群志同道合的吸血鬼,離開血族,前往冰天雪地之處赴死,讓人眼不見為淨。

多年後,普特.文格拉的一名手下回歸血族,說出了了宮殿般的墓室與冰棺。幾百年來,沒有人知道這個故事是真是假。許多吸血鬼外出尋找普特.文格拉的安息之地,卻都無功而返。直到現在。

拉登仔細端詳這位過世將軍的臉龐,露出無力的微笑。真是太諷刺了,居然讓一個丟臉的窩囊廢,找到這位高貴的吸血鬼。命運的幽默感還真過分。這種殊榮應該屬於奈西霸或梵加,就算是讓衛斯特找到也好,反正不該是可悲的鬼不理‧拉登。
有一剎那,拉登打算把這個消息帶回血族,反正沒人知道船上發生的事,若他隱惡揚善,只回報他了不起的發現,眾王子肯定會接納他,將軍也會向他致敬,大家都會敬重他,未來的拉登不容小覷。

但拉登不想說謊,奈西霸教他很多事情,最重要的就是誠實。若要他帶著冒險事蹟回去,他也一定要將壞事全盤托出。他不能接受自己只說出一半的實情,也不想和老師承認自己丟臉的作為,所以最好還是依原訂計畫進行就好。

拉登喃喃低語,說了一聲:「將軍,抱歉打擾您休息。」然後就把小寶寶從熊皮斗篷中拿出來,擺在棺材上。小娃兒因為很冷,倒抽了一口氣,然後又笑著踢腿。拉登微笑,輕撫孩子的臉頰。他本想埋了這個孩子,但現在倒覺得沒這必要了。這裡是死亡之地,但空氣裡又彌漫一股神奇的力量,難道是因為凍死的眾將軍鬼魂,守護著這個地方,還是有其他力量?拉登唯一確定的是,寶寶的屍體就算公然擺在冰棺上,也不會受到任何打擾。

「小傢伙,願你雖死猶榮。」拉登溫柔地說,然後就把孩子留在這片冰天雪地裡。過程不會需要太多時間,而拉登也想不出,還有哪裡會比傳奇人物普特.文格拉保存良好的屍體上方,更適合做為這無辜寶寶的等死之地了。
拉登把熊皮斗篷脫在冰棺旁邊,走向穴室外緣的裂口之處。這道冰上的裂痕從這一頭一路畫到另一頭,最窄之處有一百六十公分,最寬之處有四百五十餘公分寬。這個裂縫是最近才造成的,因為兩具位於裂口上的棺材掉了下去,周遭的棺材也受到影響。
拉登低頭看著裂口,下方居然深不見底,好像一路深入地心一樣。他拿起石頭扔進去,卻沒聽見石頭著地的聲音。
「就這樣結束了。」拉登低聲地說,真不知道摔下去會花多久時間,底下會是冰雪還是岩漿呢?也許這是超自然的裂口,底下會有鬼魂攻擊他、折磨他,讓他懸著一條命死不了。在這個神秘、玄妙的洞穴中,他覺得任何想法都是可信的。
拉登急著想跳下去,但他先逼自己回想一下主人奈西霸,榮耀他的名字。他也想起同甘共苦、情同兄弟的衛斯特,還有眾王子、梵加、瑪蘿拉、伊芳娜,他一一想起這些人,還對每個人說了一些話,對他們道歉,因為他的死可能會讓這些人傷心難過。吸血鬼自殺絕不是值得驕傲的事,但若真的沒有其他選擇,自殺也有分為對的方式以及錯的方式。這是拉登在人世的最後作為,他可不想搞砸了。

就在拉登向這個世界告別的時候,他又微笑看了看那個深淵。他真慶幸一切就要結束了,也很抱歉必須走到這一步,至少他不用再繼續受苦了。某些人相信輪迴之說,要是他真有機會投胎轉世,他下次會做得更好。這輩子從一開始就很辛苦,也許這樣才是最好的結果。

拉登想要大聲呼告:「願我雖死猶榮!」但他的自殺根本不是光榮的事,他緊閉著嘴,靠向前讓自己摔下去。
就在他打算躍下裂口的瞬間,他睜大了眼。死亡的逼近讓他搞清楚狀況了。此刻,拉登覺得自己真是個傻瓜。沒錯,這幾年來他迷失了,也曾經陷入困境,不但讓自己蒙羞,還使伸出援手的人失望,可是生命卻給了他更高的力量,他沒有權力這麼輕易將這條命送出去。他該盡力奮鬥,好讓自己贖罪才是。自殺既自私又浪費生命,這是懦夫的行為。我們不該輕易交出性命,若時間到了,死亡會自己找上門,繼續前進、繼續生活才是我們的責任。

拉登驚慌地大喊,用力揮手打算保持平衡,但已經太遲了。他的重量讓他摔離岩架,他已經掉下去了,沒救了。地心引力拉著他,現在他眼前就只有摔落、重擊地面,以及……
一隻手拉住拉登的上衣,拉登嚇了一跳,愣在那裡。就在拉登懸在半空中,又害怕又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有個人笑著說:「哎呀呀,看看這是誰啊?」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2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