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真正的企業家,他的腳下絕對沒有任何安全網。」
──美國最大私募基金KKR創辦人亨利•克萊維斯

肥貓執行長 V.S 企業禿鷹 爭奪美國最大的餅乾王國納貝斯克
史上交易額最高的融資併購案 列入各大財經教科書的經典案例


《門口的野蠻人》堪稱至今為止最具影響力的商業書籍,完整報導了八○年代美國史上最大的購併案。這兩位前《華爾街日報》記者以詳實的蒐證功夫和引人入勝的妙筆,追蹤這個事件的內幕。不僅讓我們了解企業高層的運作過程,也是一部上層社會的文化觀察。

主角爾虞我詐,情節有如商戰小說。一端是美國肥貓執行長的代表,納貝斯克執行長羅斯•強森。他白手起家,憑著靈活的生意頭腦、幽默風趣的口才,成為餅乾王國的國王。他揮金如土,運用公司資源毫不手軟,不僅以公司名義購買個人豪宅,還購買專機作為商務洽公之用。

但是,在城堡的門口滿是企業掠奪者。這些「門口的野蠻人」專門靠著垃圾債券收購企業,經過重整、裁員、分割之後,再以高價出售。其中最為決斷無情的,便是私募基金操盤手亨利•克萊維斯。此人熱愛藝術,個性沉著冷漠,他想要的公司,無論用各種手段,一定都要奪下來。

除了他們兩人之外,加入戰局的還有自喻為「救世主」的企業家泰德•佛斯特曼,他大聲疾呼,美國經濟都被高風險投資搞垮,他要挽救納貝斯克,喚起苦幹實幹的企業精神,免得全國都落入這種貪婪遊戲之中。

納貝斯克爭奪戰之後,企業界發現併購遊戲中蘊藏著驚人的財富,更是瘋狂地投入。之後的企業肥貓更是擅於大撈特撈,勇於掠奪公司的資產,連強森都要甘拜下風。「門口的野蠻人」全面勝利,這也是本書至今長青的原因。





作者簡介:
布萊恩•伯瑞(Bryan Burrough)
目前為《浮華世界》的特派員,過去為《華爾街日報》記者,特別擅長撰寫大企業的興衰爭鬥,曾三度獲得財經記者的最高榮譽「羅布獎」(Gerald Loeb Award)。著有《大富時代:德州四大石油豪族的興與衰》(The Big Rich: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Greatest Texas Oil Fortunes),以及《頭號公敵:美國的犯罪狂潮與FBI的誕生》(Public Enemies: America's Greatest Crime Wave and the Birth of the FBI, 1933-34)。

約翰•赫萊爾(John Helyar)
曾為《華爾街日報》、《財富》、ESPN撰寫報導。著有體育類暢銷書《諸王爭霸:檯面下的棒球史》(Lords of the Realm: The Real History of Baseball)。





譯者簡介:
胡瑋珊,國立中興大學經濟學學士,曾任英商路透社財經新聞編譯、記者。譯作三度獲經濟部金書獎殊榮。目前專事筆譯與口譯,譯作三十餘本,類別廣及財經、企管、科技、勵志各領域。其他譯作有《看見價值:巴菲特一直奉行的財富與人生哲學》、《魔鬼都在數據裡》、《杜拉克的最後一堂課》、《星巴克模式》、《長尾理論》、《富國的糖衣》等。




內文試閱:
第一章

一九八八年垮台之前,強森的人生就是在企業界一場又一場的冒險。當中,他不但爬上權力的顛峰,同時也對企業界的傳統秩序宣戰。

昔日的商業界裡,大型企業的發展緩慢、穩定。《財星》五百大企業的經營者都是「企業人」:低階主管從基層一步步向上爬,把一切都貢獻給公司;高層主管則是扮演舵手的角色,捍衛公司的命脈,小心翼翼帶領大家前進。

強森卻是徹底的「非企業人」:他破壞傳統,廢棄部門、並且顛覆管理。這種非企業人在一九七○和一九八○年代大行其道,他們滿腦袋都是交易、獲利,在企業之間流竄。這種遊牧民族認為他們的使命在於服務投資人,而不是捍衛公司傳統。他們對自己通常也很大方。

不過在這種非企業人當中,強森最會賺錢;他談的生意最大、一言九鼎、而且享有最優渥的薪資福利。強森堪稱企業界「八○年代風雲」的象徵。而他這筆世紀交易,讓美國最大、歷史最悠久的公司就在他的手中煙消雲散,把整個八○年代帶入高潮。

佛德列克.羅斯.強森(Frederick Ross Johnson)這個新商業時代的代表人物,出生於一九三一年一個中下階層的家庭,當時正是傳統商業秩序大行其道的年代。他的成長過程是在經濟大蕭條時期的溫尼伯市度過。大家都叫他羅斯,從來沒有人叫他佛德列克,那是他爸爸的名字。老強森是個五金業務員,閒暇之餘喜好做些木工,是個非常沉默寡言的人。羅斯少年時期就展現出對數字和辯論的天分,應該也是來自母親的遺傳。至於少年得志,則要歸因於時勢造英雄。強森家並不窮,但是一直到羅斯八歲時,才買得起自己的平房。

大約在那段期間,年少的羅斯就開始在放學之後打工。他做過各式各樣的工作,賺到的錢則是用在買衣服這些重要的支出上。一開始的時候,他跟一般小孩一樣在社區附近遞送雜誌、在馬戲團賣糖果;後來他開始發揮創意做起生意,譬如出租珍藏的漫畫書。年紀漸長之後,他開始挨家挨戶推銷一種附上新生兒照片的紀念證書。大學時代只要缺錢,他都是靠著這種生意度過難關。

畢業之後,強森接連在多家加拿大企業擔任中級主管,但是將近二十年來都沒有什麼傑出的表現。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蒙特婁的加拿大奇異電器擔任會計,一待就是六年的時間。他在倦怠之餘,決定轉到多倫多的行銷部門試試看自己有沒有業務的本事。「好玩的派對都在這兒」,強森這樣跟朋友解釋。他在業務部門擔任低階主管的職位,負責行銷電燈泡這種平淡無奇的工作,但他卻在這兒開始出現對行銷工作的狂熱。他想出一種昂貴的燈泡,在燈泡內部漆上顏色,並想出「光影」這個名字。這項新產品大受歡迎,後來強森也在該部門的耶誕樹燈泡業務創下極為亮麗的業績。

他在燈泡的行銷工作雖然很在行,但是真正讓他展現創意的卻是在支出帳戶上。他縮減手下業務員的支出預算,把大多數的經費挪為己用。這些額外的經費就被他拿來宴請客戶──他特別喜歡計畫和舉辦所謂的「百元高球賽」,通常在城裡比較高檔的高爾夫球場舉行,然後再到高級餐廳享用美酒與佳餚。在一九六○年代初期要花掉一百美元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對強森可是輕而易舉。他揮金如土的能耐,加上討好長者的天賦,讓他在公司升遷的階梯上平步青雲。「對羅斯而言,花錢一直是一大享受,」威廉.布朗戴爾這麼回憶說:「他深信所有的決策都是掌握在公司大老手裡。他覺得能讓這些錢發揮最大的力量。」

強森本來就熱愛狂歡派對,一邊啜飲威士忌、一邊閒聊到深夜是他的最愛。即便如此,第二天他照樣可以穩穩地走進辦公室。在奇異電器,他最擅長以開玩笑來四兩撥千金。如果要在有話直說和幽默之間做個抉擇,強森肯定會選擇後者。如果是挖苦自己更好。強森在當會計的時候曾經這樣說過:「會計是把頭埋在過去,屁股對著未來的人物。」他在公司吸引了一批對他深深認同的年輕人。強森說話的鼻音很重,低沉、單調的聲音聽起來彷彿有催眠的魔力一般,讓這些年輕人對他言聽計從。「跟我來吧,」他的態度和風采彷彿是對這些年輕人這麼說:「我們要好好玩一玩。」他結婚的時候,他的伴郎們穿著燕尾服去滑水,徹夜狂歡。

儘管如此,十三年之後,三十二歲的強森依然是個小人物。年薪只有一萬四千美元,為了補貼家計,晚上他還在多倫多大學兼課。這時候太太懷了他們的第一個小孩。除了本身獨特的領袖魅力之外,他跟多倫多其他努力想要出人頭地的聰明年輕人沒有什麼兩樣。不過他沒有什麼耐心。他後來申請轉調到奇異電器的美國總部(這可是最熱門的地點),在遭拒之後隨即跳槽。

他在依頓這家加拿大的大型連鎖百貨公司擔任中階主管時,結識了東尼.派斯吉特(Tony Peskett)這位良師益友。依頓是一家笨重、死氣沉沉、反應遲緩的公司,但是身為人事部門主管的派斯吉特決心要帶領這家公司邁向二十世紀。強森在一九五○年代在奇異電器從事行銷工作,現在,身處龐大的「派斯吉特管理團隊」之中,強森進入了一九六○年代。派斯吉特鼓勵他發揮挑戰權威的天性。派斯吉特的人馬認為應該為了改變而改變,致力於改造他們過時的老東家。他們深信企業應該不斷追求改革,並密切注意加拿大百貨業的動態,以便隨時回應競爭對手的行動。派斯吉特這派的人信奉歌手巴布.狄倫當時傳頌一時的歌詞:「若非汲汲於重生,便是邁向死亡。」派斯吉特主張:「公司從一成立開始,就開始邁向衰敗。」這讓強森領悟到一個終身受用的道理──要懂得從混亂的局面中發揮創意求生,並將此濃縮成「攪糞」這個充滿個人色彩的哲理,也就是要熱愛持續不斷地進行組織再造和重整。日後不論經營什麼事業,強森都秉持這樣的理念。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2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