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買一送一!
原版插畫
×
魔法元素
兩款書封一次擁有!


後《哈利波特》時代,
10年來第一部讓我們廢寢忘食的奇幻神作!


《骸骨之城》、《奇幻精靈事件簿》兩大千萬暢銷天后破天荒攜手合作!

這本書到底是有多好看?!

★美、英、法各國Amazon書店讀者4顆半星一致好評!
★《惡靈古堡》電影公司以七位數美金高價搶下電影版權!
★出版《哈利波特》和《飢餓遊戲》的美國Scholastic出版社以400萬美金天價一口氣簽下五部曲!
★英國Orion出版社以100萬英鎊天價簽下英國版權!
★已售出美、英、法、德、西班牙、瑞典、芬蘭、波蘭、以色列、巴西等十多國版權,預付金總額超過3億元台幣!


凱爾,你必須學著抵抗這種力量,如果再使用,你就會被魔法師帶進他們的地道。他們是真正的惡魔,甚至會把小孩從家人身邊偷走拿來做實驗!別忘了,就是他們害死了你媽媽!……

拜爸爸從小到大的恐嚇所賜,當同年紀的孩子們正在怕黑、怕床底下的怪獸時,凱爾怕的卻是魔法師,更怕自己就是一個魔法師。

爸爸會擔心他也不意外,不知道從多久以前開始,凱爾就必須竭盡所能地避免讓考卷在天上飛,跟人家打架時一不小心還會讓運動場崩裂成大峽谷。

但由於幼時的嚴重腳傷,凱爾無法參加任何運動,還總是成為同學嘲笑的對象,一個朋友都沒有。少了這股「力量」,真的是比魯蛇還魯蛇。

十二年的廢材人生過去,爸爸擔心的事情還是來了!凱爾受邀參加「鋼鐵試煉」,一旦被認定擁有魔法能力,就必須強制進入「魔法教誨院」接受魔法教育。

凱爾照爸爸的話做,刻意搞砸所有的考試,獲得了前所未有的「負分」。正當他鬆一口氣時,想不到學院裡最德高望重的如佛大師竟然宣布要收凱爾為徒!

就算滿心不願意,凱爾還是只能乖乖來到魔法教誨院。但沒過多久,凱爾就驚訝地發現,學習魔法實在妙不可言!而且他還認識了艾倫和塔瑪拉,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交到的朋友!然而有一天,號稱有預知能力的火元素獸「地靈」竟然跟他們說:我能看見你們的未來,你們之中有一個會待不下去,有一個會死,還有一個已經死了……

作者簡介:
荷莉.布萊克Holly Black & 卡珊卓拉.克蕾兒Cassandra Clare
十多年前,她們在荷莉人生中第一場簽書會上認識,因為同樣愛好奇幻而建立起深厚的友誼,從《魔戒》的壯闊奇景、《蝙蝠俠》的黑暗寫實,到《星際大戰》充滿英雄和超自然元素的史詩巨作都是她們的愛好,於是兩人決定攜手創作屬於她們的奇幻史詩故事,而這正是《魔法學園》系列的由來。
荷莉是總銷量超過千萬冊的美國暢銷作家,《奇幻精靈事件簿》系列的作者,並曾以小說《娃娃的骨骼》榮獲美國兒童文學界的奧斯卡「紐伯瑞獎」。
卡珊卓拉也是享有盛名的千萬暢銷作家,代表作包括《骸骨之城》和《渾沌魔器》等系列。兩人的作品都被翻譯成30多種語言,全世界讀者爭相捧讀。
她們的合作被譽為奇幻小說界的最強組合,《魔法學園》還未上市就已掀起文壇巨浪,出版《哈利波特》和《飢餓遊戲》的美國Scholastic出版社以400萬美金天價一口氣簽下五部曲,各國版權預付金總額更超過1000萬美金!製作《惡靈古堡》、《刺客聯盟》系列電影的康斯坦丁電影公司也以高達七位數美金買下電影版權,堪稱近年來全世界最受矚目與期待的奇幻大作。

譯者簡介:
汪芃
自由譯者,台大外文系畢業。專事文學及科普翻譯,曾獲林語堂翻譯獎優選,譯有《12.21》、《大亨小傳》、《幸福陰影之舞》等書。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凱爾倫姆.亨特在他住的北卡羅萊納小鎮是傳奇人物──但不是好的那種。大家都知道他最會用嘲諷的話逼走代課老師,還擅長惹惱校長、糾察和午餐阿姨;每個輔導老師起初都想幫他(畢竟這個可憐的小男生年幼喪母),但最後都巴不得他再也別出現在辦公室門口,因為面對一個憤怒的十二歲孩子卻想不出什麼犀利的回嘴,再也沒什麼比這更丟臉了。凱爾總是陰沉著臉,頂著一頭蓬亂黑髮,還有一對使人無法信任的灰色眼眸,他的芳鄰們對他的模樣再熟悉不過。他喜歡玩滑板,儘管當初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找到竅門,而許多鄰居的汽車都還有他一開始練習時撞出的凹痕。他的身影經常出現在漫畫店、電子遊樂場和電玩店窗外。就連市長也認識他,畢竟五一大遊行那天,這孩子在店員眼皮下鬼鬼祟祟溜進寵物店,帶走一隻原本準備要餵蟒蛇的裸鼴鼠,想忘記他也難。凱爾當時是覺得那瞎眼皺皮的小傢伙很可憐,沒辦法救自己──此外為了公平起見,他也放了所有白老鼠,因為牠們就是蟒蛇的下一頓飯。
凱爾沒料到老鼠會在遊行群眾腳下亂竄,老鼠真的不太聰明;他也沒想到圍觀民眾會為了閃避老鼠而四處奔逃,但人也不是多聰明的生物,這是凱爾爸爸事後的解釋。遊行毀了並不是凱爾的錯,但所有人都一副就是他害的樣子──尤其是市長。除此之外,爸爸還要他把裸鼴鼠還回去。爸爸不允許偷竊行為。
在他看來,偷東西幾乎和魔法一樣糟。

*****

凱爾倫姆在校長室前硬梆梆的椅子上焦躁地動來動去,心想不知明天還能不能來學校上課,還有如果不能的話,誰會想念他。他反覆想著各種搞砸魔法師測驗的方法──越驚心動魄越好。爸爸已再三叮囑各種搞砸的方法:徹底放空,那些魔頭要你做什麼,你就專心想相反的事,否則就別想自己的測驗,專注在別人的測驗上。凱爾揉揉小腿肚,今早上課時他感覺小腿又疼又僵硬,他的小腿不時會痛,而他越是長高,感覺小腿越疼。魔法師測驗不曉得會考什麼體能測試,但至少這部分他可以輕鬆搞砸囉。
走廊另一端傳來學生上體育課的聲音,球鞋在光滑的木地板上吱嘎作響,孩子們扯開喉嚨,彼此嚷嚷挑釁。他真希望自己也能加入,一次就好,他或許沒辦法像其他孩子一樣快,平衡感也比較差,但卻充滿躁動的精力。他不必修體育課,因為腿的關係,就連以前在小學,他下課時試著跑跳或爬高沒幾下,糾察便會走過來提醒他把動作放慢,免得傷了自己,而如果他繼續,他們就會叫他回室內。
好像撞幾個瘀青是發生在一個人身上最可怕的事似的。好像他的腿還能更糟似的。
凱爾嘆氣,眼睛望著學校玻璃門外爸爸平常停車的地方,爸爸很快就會來了。他的車十分惹眼,是一輛一九三七年的勞斯萊斯「幻影」,烤成亮銀色,鎮上沒半個人有像這樣的車。凱爾的爸爸在主街上開了一家古董店,叫「時時古董行」,他生平最喜歡的就是找來老舊破爛的東西,然後整理得閃亮簇新。為了讓那輛車能跑,他幾乎每個週末都得修車,而且經常要凱爾去洗車,以及打上一種奇怪的舊式車蠟,防止車子生鏽。
勞斯萊斯跑得很順……不像凱爾。他雙腳在地上踏,低頭望著自己的球鞋。他像這樣穿著牛仔褲時,腳一點也看不出有問題,但一站起來走路就很明顯了。他從嬰兒時期就開過無數次刀,做各種物理治療,但幾乎沒什麼用,他走起路來仍然往一邊跛,就像在左右搖晃的船上設法站穩似的。
他小時候,有時玩遊戲會扮海盜,甚至就只扮個裝了假腿、在漫長砲戰後隨著船沉入水中的英勇水手;他扮海盜、忍者、牛仔,也扮外星人探險家。
但他不曾玩過有關魔法的遊戲。
從來沒有。
他聽見引擎的轟隆聲,準備站起身,但隨即不耐煩地坐回長椅上。不是爸爸,只是一輛普通的紅色豐田汽車。沒過多久,跟他同年級的凱莉.邁歐斯匆匆忙忙經過他,還有一位老師走在她身邊。
「祝妳芭蕾甄選順利喔。」凱莫老師對她說完,便轉身走回教室。
「喔,謝謝。」凱莉說著,撇過頭來奇怪地打量凱爾,像在審視他。凱莉從沒正眼看過凱爾,除了她的閃亮金髮和獨角獸背包,這點就是她的另一個正字標記;他倆一起在走廊上時,她的視線掠過他,彷彿他是個隱形人。
接下來更怪、更令人驚訝的是,她走向那輛豐田汽車前還稍微揮了揮手。凱爾看見她的父母坐在前座,神情焦慮。
她不會也要去他去的地方吧?她不會也要參加「鍛鐵試煉」吧?但如果她真的要去……
他一把從椅子上站起來。如果她要去,得有人警告她。
很多孩子都以為這代表與眾不同,凱爾的爸爸曾以明顯的憎惡語氣說,他們的父母也是,特別是魔法能力代代相傳的家族;另外有些魔法將近失傳的家族則把有能力的孩子視為重獲力量的希望;不過最可憐的還是那些家族裡沒人有魔法的孩子,他們會以為這像電影裡演的一樣。
這一點都不像電影。
就在這時,爸爸的車發出刺耳煞車聲,在學校路邊停下,完全擋住了凱莉的身影。凱爾一跛一跛走到大門外,但等到他走到勞斯萊斯那兒時,邁歐斯家的豐田汽車已經在街角拐彎,消失在視線中。
想警告她也沒輒了。
「凱爾。」爸爸已經下車,靠在副駕駛座的車門上。他的黑頭髮蓬亂濃密──他跟凱爾一樣,有一頭糾結的黑髮,但兩鬢已然發白。雖然天氣很熱,他依然穿著一件肘部有皮革補丁的粗花呢外套。凱爾經常覺得爸爸看起來像BBC舊影集裡的福爾摩斯,有時別人聽到爸爸說話沒有英國腔,似乎還有些驚訝。「準備好了嗎?」
凱爾聳肩。面對一件如果搞砸就可能毀掉你一生的事,誰能準備好呢?或者應該說,如果沒搞砸,就可能毀掉一生。他回答:「應該吧。」
爸爸打開車門。「很好,上車吧。」
勞斯萊斯裡面就像外觀一樣纖塵不染。凱爾看見後座放著他以前用的那副拐杖,十分驚訝,他已經好多年沒用了,上回用是他從遊戲場攀爬架摔下來扭傷腳踝的時候──他把正常的那條腿扭傷了。爸爸上了車,發動引擎,凱爾指著拐杖問:「你拿那個做什麼?」
「你看起來越慘,他們越可能不收你。」爸爸陰沉地回答,一邊轉頭看後面,把車開出停車格。
「這樣是作弊吧。」凱爾反對。
「凱爾,作弊是要贏,想輸怎麼能算作弊。」
凱爾翻了翻白眼,心想隨老爸怎麼想吧,他只知道除非必要,否則他絕不可能拄拐杖。但他不想為這件事吵架,爸爸今天已經夠反常了,早餐時烤焦了吐司,凱爾抱怨為什麼今天明明要早退還得先去上學時,爸爸還厲聲訓斥他。
此時爸爸伏在方向盤上,咬緊了牙,右手五指緊握排檔桿,換檔時帶著不必要的狠勁。
凱爾試著把目光集中在車窗外的樹,這時節樹葉開始轉黃了。他回想他所知道關於魔法教誨院的一切。爸爸第一次告訴凱爾那些大師以及大師如何選門徒的事情時,他讓凱爾在他書房的一張大皮革椅坐下,那天凱爾在學校跟人打架,一隻手肘纏著繃帶,嘴唇裂傷,也根本沒心情聽爸爸說話,此外,他的表情嚴肅得令凱爾害怕,說話的方式也是,彷彿要說凱爾得了什麼不治之症。結果這不治之症竟是魔法能力。
那時爸爸說著話,他則在椅子上縮成一團。他已經習慣被找碴了,其他孩子以為他跛腿就好欺負,而他通常能讓他們知道自己錯了,然而那天是放學後,幾個年紀比較大的男孩子在攀爬架旁的棚屋後面堵他,把他推來推去,並用他經常聽到的那些侮辱話語罵他;根據經驗,他知道只要出手抵抗,對方通常會知難而退,因此他就出手打其中最高大的男孩子,這是他犯的第一個錯;他們一夥人很快把他打趴在地上,其中一個坐在他膝蓋上,另一個則往他臉上痛揍,要他說對不起,說自己是個跛腳小丑。
「對不起,因為我太強了,你們這些廢柴。」凱爾回嘴,旋即昏厥過去。
他一定只昏倒了一下,因為他再度張開眼時,只看到那群男孩子落荒而逃的背影,他們已經跑得遠遠的,凱爾不敢相信他的回嘴竟有這種神效。
「對,」他坐起身嚷道,「跑吧你們!」
然後他轉頭張望,這才發現遊戲場的水泥地裂開了,一道長長的裂縫從鞦韆架延伸到棚屋牆壁,小小的棚屋已經從中劈成兩半。
他就像是躺在迷你地震經過的路徑上。
他覺得這件事酷斃了。爸爸卻不這麼想。
「魔法能力會遺傳,」爸爸說,「不一定家族裡每個人都會有,但很不幸,看來你有。凱爾,我很遺憾。」
「所以地上的裂縫──你是說,那是我弄的嗎?」凱爾感覺竊喜又恐懼,不過竊喜逐漸佔了上風,他感覺自己嘴角上揚,他努力壓抑。「魔法師就會做這種事嗎?」
「魔法師會召喚各種元素──大地、大氣、水、火,甚至虛空元素──這能用來施展最強大、最可怕的魔法,也就是混沌術。魔法師可以用魔法做很多事,包括讓地面裂開,像你今天那樣。」爸爸自己點了點頭。「魔法剛出現時會非常強,是很原始的力量……但平衡能削弱魔法能力,要擁有像剛甦醒的魔法師那麼強的力量需要許多修練。年紀輕的魔法師不太能控制力量,但是凱爾,你必須學著抵抗這種力量,再也不能使用魔法,如果再使用,你就會被魔法師帶進他們的地道。」
「學校就在那裡嗎?魔法教誨院在地底嗎?」凱爾問。
「深埋在地底,沒人找得到的地方,」爸爸嚴肅地說,「那下面沒有光,也沒有窗戶,是一座迷宮,一不小心就會在洞穴裡迷路,死在那裡,沒人會發現。」
凱爾突然覺得嘴唇發乾,忍不住舔了舔。「可是你就是魔法師,不是嗎?」
「我從你媽死後就沒用過魔法,我這輩子再也不用了。」
「媽媽也去過那裡嗎?去過地道嗎?真的嗎?」凱爾渴望著聽到媽媽的事,他對媽媽所知甚少,只有一本舊剪貼簿上的幾張泛黃照片,照片裡是個漂亮女人,跟凱爾一樣有墨黑的頭髮,眼眸是一種凱爾無法分辨的顏色。他很明白不要問爸爸太多關於媽媽的事,平常除非萬不得已,爸爸從不談她。
「對,沒錯,」爸爸回答,「而且就是魔法害死了她。魔法師打仗的時候──他們經常打仗,打仗時他們根本不在乎會犧牲誰,這也是另一個你不能吸引他們注意的原因。」
那天夜裡,凱爾大叫著驚醒過來──他夢到自己困在地底下,身上蓋滿沙土,像要被活埋了,無論怎麼狂亂掙扎都沒辦法呼吸。接著他又夢到自己正被一隻怪物追著跑,那怪物由煙霧凝結而成,眼睛裡流轉著一千種邪惡的顏色……但他的腿使他跑不快,在夢裡,這條腿就像個死掉的東西在後頭拖著他,最後他跌倒在地,怪物溫熱的氣息覆上他的頸間。
凱爾同年級的同學都是怕黑、怕床底的怪獸、怕殭屍、怕拿著巨斧的殺人魔,他怕的卻是魔法師,更怕他自己就是一個魔法師……

凱爾的爸爸處心積慮想讓他遠離魔法,但強大的魔法師血統卻一直召喚著他!凱爾即將參加「魔法教誨院」的入學考試,他究竟能不能順利「搞砸」呢?讓人熬夜也要一口氣讀完的精采劇情發展,絕對不能錯過年度奇幻神作《魔法學園》首部曲《鋼鐵試煉》!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2979